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三十二章 元宵灯会

第三十二章 元宵灯会

  人潮沿着广场边沿围地里三层外三层,要不是刚好被挤在最前面一排,以青菀的个头是看不到里面的。有些小一些的孩子,骑在父亲的脖子上,眼睛盯着广场,都是一脸的兴奋与期待。

  正当她奇怪这些人为何来到这里的时候,有两条五彩斑斓的长龙被高高举着迤逦而来,当先一个高大的壮汉,头戴五彩巾,身穿五彩裳服,一身打扮极是喜庆。他高举着火红的龙珠,后面紧跟着两条威武的滚龙,那整个龙头由五彩斑斓的彩条和毛竹制成,扎制得极为精致,那两颗滚圆的龙眼,也不知是何物所制,竟散发着幽幽的光。整个滚龙长达十几米,当先一人高举龙头,后面紧随着十几名舞龙人,一众舞龙人皆是穿着五彩裳服,高举着两条长长的龙身。

  青菀发现广场一侧有一面巨大的鼓,一个彪形大汉拿着巨大的鼓槌立在鼓下,他的额上戴着火红的发带,长长的带尾,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突然,他深吸一口气,怒吼一声,健壮的双臂抡起巨大的鼓槌,重重地敲击在鼓面上,发出“咚咚”地巨响。这鼓声雷动,青菀离得不远,鼓声似乎每敲一下都使她胸腔震荡一番,整个场面不可谓不震撼,青敏也是一脸的激动,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没分家以前看灯会哪有他们二房的份,所以看到如此场景,极为新鲜!

  随着“咚咚”的鼓声传来,龙身动了!龙珠在前,二龙紧随其后,龙头追随着龙珠上下翻飞,前后舞动,鞭炮声“噼噼啪啪”地传来,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鞭炮鼓鸣声,似乎更加激励了舞龙人的斗志,两条龙舞的更是生风,这舞龙可是极为需要体力的,所以现场的舞龙人,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的年轻壮汉,随着龙身的上下翻飞,十几个舞龙人配合得极为默契,跟着龙珠的指挥,随着鼓点的密集或疏淡,两条滚龙时高时低,时快时慢地舞动长长的身体,龙头摆动,龙身紧随,龙尾翻飞,蔚为壮观!

  舞到精彩处,整个龙身似是要活过来一般,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叫好声!惊叹声!夹杂着小孩子欢呼的拍手声!整个氛围被烘托到白热化!青菀也看得热血沸腾,这是她头一次现场观看,巨大地滚龙,似要腾空而去,直上九霄,观之令人神往!

  不大一会儿,后面又陆续地跟进来更多的举灯人,云灯、马灯、兔子灯、八角灯、莲花灯,五福灯,灯内皆是点着蜡烛,将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映衬得如此鲜明。随着各灯的进场,场面越发壮观。

  看罢龙灯会的青菀,有些意犹未尽,青敏也是小脸兴奋,这是她过得第一个生辰,想来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姊妹俩每人手里都捏着一根糖葫芦吃得正欢,就看到有一列队伍在沿街给小贩发红包。当先的一人气度不凡,颇有威仪。他身后还跟着许多兵士,青菀极为惊讶,作为一个现代人,穿越到古代,经历了许多没见过的事,真是见什么都新鲜。江氏笑着解释给她听,青菀一边吃糖葫芦,一边听得津津有味。

  原来,覃阳镇作为边关重镇,商贾云集之地,每年都是整个府城的缴税大户。所以每年到这一天,府尹都会派人到灯市上巡视,并且根据各家商铺所悬挂的花灯数量,配给一定的蜡烛、灯油等物,府城离覃阳镇也就二十几里地。有时候府尹还会亲自从府城前往覃阳镇的灯市,其随行者携带一只装满钱币的布袋,给灯市上摆摊的流动小贩发一些红包,以感谢他们对灯市繁荣所做的贡献,谓之“买市”。

  娘几个说说笑笑地一路往前走,见一个摊位前围了许多人,青菀也挤过去凑热闹,原来是在猜灯谜,那摊主高举着一盏七彩琉璃灯,这琉璃灯制作得极为精巧,以细木雕刻精致花纹为骨架,镶以绢纱和琉璃。八片七彩琉璃镶嵌在外围,内侧以绢纱绘制着八幅精致的画作,仔细看去,每一个面都不同,有一团和气、和合二仙、三阳开泰、四季平安、五子夺魁、六国封相、七才子路、八仙过海、再加上灯帽上的九子登科图、都是寓意极好的画面!整个花灯做工精致细腻,堪称艺术品。

  那摊主冲着围观的众人,大声说道:“各位客官!我手里这盏灯,各位看看,这可是从流沙城传过来的,据说是一位西域大师精工打造,您看这光泽,您看这做工!这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不过……”说着那摊主还卖了个关子,看到众人成功地被吊起了胃口,他心满意足地接着说:“今日猜中我这灯谜,白送!您没听错,就是白送!其余灯盏皆是如此,每盏灯都有一张灯谜,十数以内猜中者,即可拿走相应的灯,猜不中亦可以原价的八成价钱购买!普通的五文钱猜一次,上不封顶!这一盏嘛,三十文猜一次怎么样?各位,尤其是我手里这一件,仅此一盏,可谓是镇店之宝,走过地路过的,不要错过了!”青菀饶有兴趣地观看,所有的灯谜都卷起来粘在灯座上,只要付了钱,就可以打开,猜中即可白拿!

  这老板好灵巧的心思,一盏灯至少要十五文起,有的好些的价格则更高,现在五文钱猜一次,看似是赚到的,但那得是猜中的前提下,实际要是没猜中也不怕白白花了五文钱,还有一个八成价购买的机会!这样皆大欢喜,既有趣味性,也可趁机卖出灯笼!

  这时候有一个小童指着一盏兔子灯,闹着叫他娘买,他娘笑着付了五文钱,那老板将灯谜打开,大声念道:“兔子请客,老虎到来!打一词!”青菀略一思考就知道了答案,她却不能说。那摊主数过十个数,大笑一声:“十个数已经结束,大婶可有谜底?若是没有谜底,还可再加五文钱,多数十个数!”那妇人看了看灯谜,却是满脸的窘迫,十数以内,时间太短,她实在是想不到谜底,那小童见妇人猜不出,急得在一边闹。妇人见围观者众多,小童闹得欢实,也觉得丢人,便掏出钱袋问那摊主的:“这灯多少钱,我出钱买便是!”

  那摊主一脸的笑意说道:“兔子灯,二十五文,您给八成价,二十文即可!”那妇人痛快地掏出二十个铜钱递过去,小童笑着接过灯,妇人也一脸的笑意,娘俩提着灯心满意足地走了。青菀差点笑出声,这摊主套路可真不少,那妇人实际是足额支付了二十五文,却觉得占了大便宜!青阳见她笑得贼兮兮的,也反应过来,嘴角终于有了今晚第一抹笑意。

  围观的人见真的可以八成价买到灯,也纷纷下手指着自己想要的灯交钱,一时间热闹非凡,那摊主眼睛都笑弯了。只是最中间那种七彩琉璃灯却因起价太高,无人相问。青菀笑过一转头,就见青敏眼睛亮晶晶地盯着那盏最显眼的七彩琉璃灯,青菀咧嘴一笑:“姐,你想要不?”青敏哪好意思,她摇摇头。

  青菀掏出三十文钱,冲着老板笑道:“老板,猜灯谜!”那摊主笑嘻嘻地应了,接过来说道:“小哥想要哪一盏?”青菀指着那盏七彩琉璃灯笑道:“就这个!”那摊主拿过七彩琉璃灯前的灯谜,递给青菀,青菀拿过来一看,上面写着:沙漠一只船,船上载大山。远看像笔架,近看一身毡!

  青菀一笑,难怪这摊主如此笃定,这东西恐怕时人百分之九十没见过,流沙城自来沙漠多,离覃阳镇极为遥远,真正去过那里的人,只怕少之又少,没见过这东西,也是情有可原。这盏灯恐怕也真的如摊主所说,是从流沙城传来的!摊主一边数数,一边觑着青菀的表情,此刻见她一脸笑意,暗叫不好,可是为时已晚,十数结束。摊主只得开口问道:“小哥可有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