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二十八章 嘴甜心苦

第二十八章 嘴甜心苦

  日头已经升起老高了,青阳才回来。好些卖酒的铺子都已歇年,他是到了庆喜庄,才买到一壶陈年的女儿红。

  天空中飘过几片云,在日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疏淡,有风吹来,夹杂着冬日的刺骨寒凉,让人整个都冷到骨子里。青阳带着兔毛做的皮帽子,脸上还是冻得通红,他脚下加快步伐,进门的时候,江氏还带着青敏姊妹俩坐在檐下,青敏早上烧的饭菜放在灶台上,动都没有动过,显然娘几个还在饿着肚子。

  “娘,咱先吃饭吧,忙了一早上,大妹和二妹也肯定饿坏了。”青阳将打来的女儿红放到灶台边的桌子上,洗了手,招呼道:“娘,这事是急不来的,咱先吃饭。”

  青菀也帮着端菜,热腾腾的黍米红豆粥,过年剩下的一些肉菜,还有特地留下的红烧鱼,也算是丰盛,可是娘几个却味同嚼蜡的吃完。江氏就跟青阳一起去了里正家,里正家靠近东街的最西侧,离他们家也不算特别远,青菀见江氏他们走远了,就回了屋,青敏手里拿着绣花绷子在机械地缝针,突然,她吃痛地叫声传来,原来是不小心戳到手指,鲜血汩汩冒出,她又流下眼泪,嘴里喃喃地道:“菀妹,你说咱爹要是在家多好,这样他们谁也不敢欺负咱。咱娘也不要过得这样辛苦!”青菀一边拿了干净的帕子给她擦拭手上的血迹,一边却觉得只怕未必,花富川都能被徐氏逼着去从军,一去就是这些年,家也顾不上,孩子也没有教养过。要是再是个耳根子软的,倒不如没在家,最起码这样也能少一个徐氏的应声虫。

  不到中午,江氏就带着青阳回来,娘俩一脸的轻松,事情应该很顺利。

  转眼就到初六这天,江氏早早地就起来,青敏也在灶房烧猪食,青菀在剁菜叶准备喂鸡,娘几个在后院忙活一早上,喂猪、喂鸡、喂兔子,不知不觉,后院隔出来的空间都被占满了,有青菀灵泉水的喂养,这些小动物都长得十分健康。小鸡唧唧叫着,小山猪也没有刚关起来时候叫得欢,变得温顺起来,有的在猪栏里拱来拱去,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江氏将镇上买的豆渣拌好,倒进猪食槽里,小猪都飞快地围过来抢食着,吃得很是热闹,江氏看到这些景象,心底里不禁又有了希望。日子总是一天好起来的,就算徐氏再怎么把她踩到泥地里,她也不会轻易地就投降,为了儿女,她也不能倒下。她心里的信念越发坚定!

  东街大宅,徐氏左等右等没有等到江氏,花秀英今日又来了,还带着她的闺女王凤娇,这王凤娇生得粉面桃腮,不过十三岁的年纪,着一身桃红的细布掐腰袄裙,嘴上涂着鲜红的口脂,脸上有少女的娇色,将个才发育的身子,硬生生地衬得成熟了几分。

  她乖巧地倚在徐氏身边,小手不轻不重地给徐氏捶着腿,嘴里说着讨巧的话:“外婆,您这身子可是越发硬朗了,面色也好看。赶明儿个我长大了,可得好好孝敬您和我外公。”

  “呵呵,我的乖娇娇,你能多来看看外婆,比啥都强。”说完还伸出手摸摸王凤娇的脸,徐氏这段时间干活手指粗粝了些,王凤娇被徐氏的老手摸得很不舒服,眉间轻微的蹙了蹙,花秀英赶忙冲她使了个颜色。

  “小姨,你的手可真巧,这鸳鸯就像要活过来似的。比咱覃阳镇的绣庄出品,也不差啥的。”王凤娇不着痕迹的转头躲开徐氏的手,对花秀红说道,语气里的真诚是十足十的。

  “小妮子,惯是个嘴甜的,来小姨这里,小姨教你,以后到嫁到婆家去,做些体己的衣裳讨好婆婆和夫君,那是极好的。”花秀红听得心花怒放,放下手里的正绣着鸳鸯戏水的花绷子,招呼她过去。

  “哎呀,小姨你说啥呢,人家还小呢。”王凤娇扭捏着,小小年纪就有了一份与年龄不符的娇媚。

  “你小姨跟你闹着玩呢,还不快去跟你小姨多学学,你小姨肯教你,你就偷着乐吧。”花秀英也笑着说道,屋里一派和谐的画面。说起来,花秀英这段时间跑的次数,倒是比以前加起来都要多。是孝顺还是无利不起早,那就见仁见智了。

  “娘,你说老二家的会来吗?”花秀英又加了一句。

  “她敢不来!她的性子,这些年你还没摸透?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给她三分面子,她敢不接着。”徐氏似乎很是笃定。

  花秀英讨好地给徐氏捶着肩膀,说道:“娘,您最是心善的,她敢忤逆您就是她不孝顺,大过年的您也别生气,这回事要是成了,我妹子的压箱钱肯定是厚厚的。”事情还没成,她就夸下海口,似乎极力拉拢徐氏。

  “呵呵……就你嘴甜!你就这一个老妹子,出门子是大事,肯定是不能委屈了秀红的,那李家虽然家境不错,也说了不要啥嫁妆,咱也不能让人小瞧了不是?”徐氏嘴里笑着。花秀英看向一脸娇羞的妹子,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神色,李福满家的生药铺可是开了好几家分店的,这条件,比她嫁得王家,可是好得没边了,以前还觉得王家也不错,好歹是镇上的,家里也开了间杂货铺,可是前两年她公公去世后,她家男人不上进,连铺子也倒了。这几年不过是在吃老本,勉强就是个温饱而已,不过她以前一直觉得很满足,至少比嫁给泥腿子要强。可是如今和妹子一比,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了。花秀红好吃懒做的,却摊上这么好的一户人家,也真是她的运道。

  屋里的几个人心思各异,却都是各有算计,直等到日头渐渐西斜,也没有等到江氏,徐氏的脸都气歪了,其实更多的还是江氏脱离掌控的气愤。花秀英自然也不会高兴,她暗恨江氏的不识抬举,一边又盘算着如何逼江氏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