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二十六章 庆喜庄

第二十六章 庆喜庄

  “好了,腌制个七八日,将坛口打开,翻一面,抓匀腌料后,再腌制七八日,便可食用了。不过口感嘛,比之风干的那种。自然是差强人意的。若是想要达到最佳的口感,则需要用细麻绳将腌制好的肉条悬挂风干,短则半月,多则一月便可,大叔,这风干后的肉干,就算吃到明年也无妨的。”青菀洗了手,和方大厨说道。

  “嘿,玉小哥,你这方子……”方大厨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以他多年的掌勺经验,青菀又是炒,又是抹,又是腌的,他早就看出门道,光是闻着炒制好的腌料香味,他就能想到,假如这么做出来,那风味是可想而知的。

  “大叔,方子我自然是不能给您的,不过方法我是可以教您,您以后要是想腌制了,我倒可以卖些调味料给好味斋!咱是老交情,这价格您自然放心。”青菀有些滑头的说道,一通百通,以后用这腌料去腌别的东西都是可以的,她也不怕方大厨去药店和杂货铺问她购买的东西,她特意买了好几样用不到的药材。就算方大厨照着做,那味道也不会一样的。她前世最爱吃腊肉,所以专门去学了腌制的方子,每年冬日里,都会腌制不少腊肉和腊肠,留着自己慢慢食用。

  方大厨有些不好意思,他想了想说道:“花家大嫂,你等着,掌柜的在前面,我去回了掌柜的,看看能否将这头山猪称了重量,今日就给你们把账结了。”说完也不等江氏回答,就疾步去了前面,不大一会儿,进来一个续着山羊胡须的老者,这老者迈着方步进来,有些倨傲地说道:“在下是好味斋的罗掌柜,可是大嫂要卖山猪?”江氏点头答道:“正是小妇人。”

  那罗掌柜咧嘴一笑,说道:“呵呵,本来我们年关备下足量的猪肉了,不过大嫂既然送来了,我们就收下也无不可,只是嘛,这山猪不比家猪,肉质要肥厚粗硬一些,口感自然也略差,不过,若是能将什么腌肉的方子拿出来,这价格自然就好说……”他捋了捋下颚地短须,斜睨了江氏一眼,卖起了关子,方大厨赶忙冲青菀使眼色。青菀作不懂状,这罗掌柜看着是个老奸巨猾的,似乎是借由此事,来拿服他们娘几个,诓她把方子拿出来。

  “娘,哥,既然罗掌柜为难,我们就拉回去吧,反正腌成腊肉也能放,咱留着慢慢吃!”青菀还真是吃软不吃硬,真当她是好欺负的,青菀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江氏似乎还有些犹豫,青阳却先反应过来,他推着板车就往外走。江氏冲方、罗二人歉意地一笑,也跟着出去。

  “哼!不知好歹!”罗掌柜见娘几个不顺着他的话来,气的一甩袖子,“小方,这是你找来的?乡下人,真是不识抬举!以后这种人不要再招呼进来!”方大厨见娘几个被气走了,罗掌柜也甩袖而去,弄得他里外不是人,他心里暗恨罗掌柜的自大和倨傲,又想到那块还腌制在坛子里的肉条,不禁有些五味杂陈!

  江氏看着大山猪有些愁肠百结,青阳却是一笑:“娘,这山猪咱本来就没花啥成本,真像二妹说得那样,倒也是个进项,您别急。”

  “娘不是急这个,娘是想到咱的菜蔬,只怕开春后,咱的新菜蔬下来,好味斋不会再收了。”江氏叹了一口气。

  “呵呵,娘,咱酒香不怕巷子深,实在不行,咱可以做成腊肉来卖,我算了下,这样的话,咱手里的钱,够租一间小些的铺子,开一间饭庄,或者杂货铺都行,有娘酿制的豆酒,咱的菜蔬,再加上咱的风味腊肉,都是招牌,而且咱家还有野兔肉,这些都不要啥成本的。”青菀话语一出,江氏不禁一愣。

  “开铺子,咱哪懂这些啊?”江氏有些踌躇,她虽说也读过书习过字,但到底是没亲自去做过这些,所以心里有些没底。

  “娘,眼下还是年关,咱先别急,等开春后慢慢合计也来得及的。”青阳也安抚着江氏,他倒是觉得青菀的提议不错。

  娘几个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后面有人追上来:“哎!花家大嫂,你等等……”几人回头一看,方大厨那矮胖的身影渐渐近了,他喘着粗气说道:“呼呼~大嫂,我有一个远房亲戚在那个,呼~那个西街开铺子,叫庆喜庄,店铺虽然不大,却专门是卖野味的,你可以去问一下,就说是我介绍的。”方大厨估计是跑得急了,额头上冒出了细汗。

  “多谢方大叔了,让您跑这一趟。”青菀不禁有些感动,这方大厨一起合作这么久,能为他们做到这一步,也非常难得。

  “嗐,我家里也有孩子,这些天的相处下来,我都看出来了,你们家几个孩子都是好样的。就说我家里那闺女,和玉小哥年纪相仿,嘿嘿……额,扯远了,你们沿着西街走到头就是。这次的事对不住哈,让你们白跑一趟。”青菀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毛毛的,咋觉得方大厨用看女婿的眼光看她!

  “方大厨有这份心,我们都是十分感激的,多些方大厨为我们考虑。”江氏有些不好意思。

  几人推车一路就往西街而去,走到头果然看到有一个饭庄,木质的匾额,上面写着“庆喜庄”三个大字,这个时候已经到饭点,店里生意还不错,小二哥热情地招呼着顾客,有四五张桌子都坐满了。青阳上前去,跟小二说了两句,又指指她们娘俩的方向,那小二去里面把掌柜的请出来。

  很意外的是,掌柜的居然是一个极为爽利的妇人,她生得有几分姿色,头上梳着利索地单螺髻,只用一根银钗装饰,便再无其他。一身装扮也很是利索,年纪也就三十四五岁的样子。还没有到几人跟前,那声音就先到了:“几位是我那表哥介绍过来的?那敢情好,快跟我来吧,这大山猪块头可真不小。二喜,愣着干啥,快帮把手啊。”没等几人搭话,她就径自安排小二上来帮忙,那小二也是个有眼力劲儿的,听掌柜的这么一说,赶紧上来把江氏替换下来,两手扶着车辕,就拉着去了后院。

  “掌柜的如何称呼?”江氏见她说话爽利,也上前说话。

  “在下柳千禾,大嫂就唤我柳掌柜便可,不知大嫂如何称呼?”柳千禾爽朗地一笑,露出嘴里整齐的牙齿。

  “我夫家姓花,唤我花大嫂就可以了,今日真是麻烦柳掌柜了。”江氏说道。

  “嗐,大嫂客气了,我这正愁着没有野味下锅呢,大嫂可真是及时雨啊,这两个后生是大嫂家的孩子吧,生得可真够俊的,咱别站着这里说话,都进去吧,两位小哥,快,赶紧进来暖和暖和。”柳掌柜的十分自来熟,这就招呼上了,几人进门后,小二端上几杯热茶送来,青菀接过来捧在手里,冻僵的手才算是缓过来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