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二十三章 翩翩美少年

第二十三章 翩翩美少年

  娘几个逛庙会,吃得玩的,买了不少东西。青菀和青敏一边一个挽着江氏的手臂,叽叽喳喳地说着庙会的见闻和趣事,青阳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身后,娘几个行到长街尽头,这里有一个临时摆起来让香客歇脚的茶摊。

  “娘,咱进去歇歇脚吧。”青阳提议道。江氏点头应了,娘几个便找一张空桌围着坐下。茶摊的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看着有些面生,应该是附近村镇的人。茶摊老板娘拎着一个大茶壶,给娘四个都倒上,热腾腾的茶汤闻着还挺香,青菀端起来喝了一口,口感微微涩口,略有回甘,应是去年的陈茶,不过五文钱一大壶,还送一小碟点心,也不能要求过多。爬了山,又逛了一下午,青敏也有些饿了,她拿起一块绿豆糕小口地吃着,吃相很秀气。

  青菀斜后方的桌子围坐着三个捕快,他们谈话声音不算大,青菀背对着他们,仔细听还是可以听到一些的,起初她没有注意听,直到其中一个声音略尖的捕快略微压低说道:“唉,听说了吗?原来那位是国公爷家的嫡出小姐,这回够那几个泼皮喝一壶了,就是不知这个小世子要怎么处罚他们......”

  “是啊,咱这地界,还能碰上这等贵人,也是极为难得的了,那几个没长眼的东西这回可是踢到铁板唠!”另一名声音略粗些的附和。

  “哎~我听说,那里头有一人是咱们县太爷的小舅子,只怕不会那么轻易就范吧。”最后那年纪最长声音低沉的捕快语出惊人。

  “嗐,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小舅子,不过是县太爷一位如夫人的本家兄弟,平日里狐假虎威的鱼肉乡里,这回招惹到大人物,只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那略尖的声音嗤笑一声,似乎很是看不起。

  “也不能这么说,那如夫人眼下可是正得宠,咱的老父母被她那枕头风一吹,身子还不先软了半边……”低沉的声音反驳,说完还不怀好意的坏笑两声,另外二人一听这话,也跟着笑起来。

  “说起来,这位如夫人可是来头不小呢,曾是咱们怡翠阁的头牌,老父母家里那位母大虫,这回只怕又要闹将起来了。”那略粗的声音又添了一句,三人顿时笑作一团。

  “啧啧啧,我也是远远看过一回,那勾人的身段,那柔软的腰肢,那眼睛跟带着钩子似的,哎呦,这要是能睡上一晚,别提多销魂了......”接下来的话,越发不入流,青阳脸色涨红,他伸手捂住青菀的耳朵,冲着江氏说道:“娘,时候不早了,咱早些回吧。”

  青菀暗笑,这个小古板就坐她旁边,估计也听到几个捕快的议论声。江氏放下手里的茶碗,过去茶摊老板娘那里把账结了,手里又拎着一个油纸包递给青敏:“敏儿,这点心你爱吃,娘多买了一份,带回去慢慢吃吧。”青敏连着吃了三块,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油纸包,说道:“谢谢娘。”

  娘几个出了茶摊就一路往西而去,走出不远,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路口,拉车的是一匹高大的骏马,这匹马通体黑色,连一根杂毛也无,毛色顺滑透亮,很是神骏。马车辕上坐着一个青衣护卫,这护卫面容端肃。

  娘几个不做停留,径自绕过马车,那护卫见几人过来,却跳下马车,冲娘几个一叉手施了一礼,又对着青菀说道:“敢问可这位小公子,今日可有在长街上救过一位红衣小姑娘?”青菀一愣,她点点头,这时候马车门被推开了,从里面下来一位玄衣束发的翩翩少年,这少年面如冠玉,生的是棱角分明,眉间一颗殷红的小痣,不光不显得女气,反而将他衬托得更加惊才绝艳,他整个人的气质沉凝冷素,显得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青菀被他的容色惊艳在当场,浑然没有注意此人浑身散发的冷气,青敏却紧紧地拉住江氏的手臂,被他的气场镇住。

  “哼!”一声冷哼传来,青菀咂咂嘴,后知后觉地反映过来,这人只怕是不耐烦被别人如此注视,眼底里尽是厌烦。“这位......额公子,不知是何事拦住我们去路?”

  晏鹤鸣叉手施礼,道:“打扰几位,晏某特地等在此处,是为了谢过公子对舍妹的救命之恩,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他的语调清冷,虽说着感激之言,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冷素。那护卫从马车里端出一个约一尺见方的红木箱,递到青菀面前。

  “好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公子无需介怀,感谢就更谈不上。说起来,此事源于我与令妹的一场意气之争,说白了,也是因我而起,说救命之恩,实在是愧不敢当。”青菀并不愿意呈情,毕竟要不是她的捉弄,也不会招致这场风波,想都没想便直接拒绝。

  “你不想知道箱子里是何物吗?或者问问你的家人?”晏鹤鸣有些意外,又加了一句。

  “这位公子,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不必如此挂怀,令妹能平安脱险,也是她自己的运道而已!我二嗯,二弟的做法,我们都是赞成的,确实是无功不受禄。请收回去吧!”青阳也是语调坚定地拒绝。

  晏鹤鸣有些意外,几人的穿着,不似家境富裕的。更难能可贵的是,青菀从头到尾的这一份不卑不亢。再就是她的家人,也都毫不迟疑的支持。见微知著,这一家人虽是出身农门,品行都是极好的。

  想了想,他自怀里掏出一枚玉佩,递给青菀:“公子高义,是晏某唐突了!这一枚是晏某的信物,公子有何所求,但凡晏某能做到,定当不遗余力地去办,届时只需拿着这枚信物,去覃阳镇大浦商号便可,我定然竭尽所能地为你完成!告辞!”说完又冲着几人施一礼,脚步轻盈地上了马车,那护卫一拱手后,驾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