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二十一章 不可理喻的人

第二十一章 不可理喻的人

  “多日不见,二弟妹倒是越发年轻貌美,二弟不在家,你这面色也不知是如何养护的,倒比从前更加娇艳几分。”仔细看去,她发现江氏云鬓乌黑,面色红润细腻,虽衣着普通,却难掩丽色。花秀英和江氏同年生人,现下看着倒似乎比江氏大上五岁不止。虽然嫁到覃阳镇,家境也不错,但也只是殷实而已,一家大小的起居,都离不开她的操持,所以难免要沧桑一些,不过比以前的江氏,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她一直都是隐隐觉得高江氏一等的,如今再看江氏这般容色,倒让她产生几分嫉妒之心,说出来的话,也有些意有所指。

  “大姐,你这是啥意思?我江素莲自从嫁到你们花家,可曾有过半点越矩的行为,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平白污我名声,就算告到里正那里,也要还我个公道!”江氏被花秀英气的脸色煞白,身子也微微颤抖着。

  “二弟妹,我说啥了?你可不要瞎说,我哪一句话污你名声?”花秀英看着四周有人看过来,不由有些心虚。

  “大姑,这是啥地方?由得你信口雌黄!佛祖可看着呢,胡说八道,是要下拔舌地狱的!”青菀幽幽地说道。花秀红吓得一机灵,也不看好戏了,赶紧拉了花秀英一把:“大姐,快别说了,咱回吧!”

  “你这死丫崽子!胡说啥,大过年的,啥叫下拔舌地狱!敢咒我,看我不大嘴巴扇你!”花秀英被青菀阴冷的眼神吓得一哆嗦,抬手就想打人,却被青阳一把抓住扬起的手臂,他眼睛危险的眯起来,低声说道:“大姑,我看你是长辈,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不要太过分,闹得太难看,对大家都不好!”说完一把将花秀英的手一推,花秀英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摔个屁股墩。花秀红上前扶住大姐,冲青阳叫道:“小畜生!敢对你大姑动粗,我看你不想活了。”

  “小姑,都定亲的人了,还是不要出来抛头露面,下次再被流氓调戏,可没人从天而降去救你!”青菀凑近花秀红,语调凉凉的说道。

  “你!你胡说啥!”花秀红跳脚,这件事她一直以为只有自家知道,乍然听到青菀奚落她,脸涨成猪肝色。

  “人在做,天在看!山高风疾,望你们好自为之!”青阳说完,拉着两个妹妹跟着江氏下山去了,留下花秀英姐妹俩站在原地,风中凌乱。

  山下极为热闹,这时候已经聚集很多人,生生地将地上的积雪踩得无影无踪,这一大片地方,早就修筑成石板地面,倒也不会泥水驳杂,青菀站在半山腰看下去,下面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人群,像是一条流动的黑色玉带,街市上摆起临时的长摊,有的摊子上挂了各式五彩的幡子和彩灯,随风摆动,煞是好看。有些卖首饰、小玩意儿的摊子,前面围了很多的年轻女子,挑拣着的,还价的,好不热闹。

  还有些舞狮子,踩高跷的队伍,围着一圈的男女老少看热闹,旱船,竹马,大头舞,表演的人卖力,观看者也极是捧场。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几声喝彩声,鼓掌声雷动!青菀从未见过这么热闹的场景,觉得非常稀奇,热闹太多,倒叫她看得有些眼花缭乱,视线再一转,有些皮影戏,转糖盘,吹糖人的摊子,前面围着一群孩子,有得拿了压岁钱去上一个糖人,拿在手里小心翼翼地舔着,有的没有压岁钱的则吵闹着让大人给掏钱,一年就这么一回,家里的大人也会掏出那么一文两文来满足孩子的要求,这份人间烟火气,十足的真实,青菀拉着青敏的手,加快下山的脚步。

  “敏儿,菀菀,慢点走,别摔着……”江氏担心地在后面跟着,叮嘱着姊妹俩,姊妹俩笑着应了,脚下的步子却越发动的欢实。青阳笑着摇摇头,说道:“娘,您别管她们,难得的热闹,让她们疯去。”

  “这孩子,你也去玩吧,别管娘,娘自个儿慢慢走就成。”青阳不置可否,他自认是大人了,端的是老成持重。再说,江氏刚刚被花秀英气的不轻,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便跟在她身边陪着她。

  姊妹俩远远地甩开江氏娘俩,离台阶最近的地方围了不少小孩子,走近了才看清楚,原来这里是一个玩具摊子,小贩手里拿着牛皮拨浪鼓,一边摇得山响,一边还大声吆喝着:“都来看一看啊,都来瞧一瞧,京都城来的稀罕玩具,无锡府来的泥人……”他面前的摊位摆满了各种假面、泥人,戏剧木人、小车、刀矛、小竹龙等等玩具,种类繁多,制作精巧,件件都称得上是手工艺品。青菀拿起一个精巧的山鬼面具戴在脸上,青敏则是拿了摊位上唯一一个制作精巧的小泥人摆弄着,姐妹俩正看得稀罕。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夺走青敏手里的泥人。

  “这个我要了!多少钱?”那人竟自问价。

  “你这人怎么回事?这是我先拿到的!”青敏有些错愕地看向来人,只见那人不过十来岁的年纪,神情很是倨傲,她一身红色的织锦洒金袄裙,上面绣着精细的缠枝花纹,一看就价值不菲。

  “哼!光看着就是你的?你买得起吗?”她斜睨青敏一眼,眼底滑过不屑的神色。

  “你这人怎么这般无理!”青敏有些生气。

  “无理又怎样?穷酸!”转而又向小贩问道:“老板,你到底卖不卖!有些人就算看上一天,都不会掏一个大子出来的!”

  那小贩似乎左右为难,他冲着青敏歉意的一笑“姑娘,不好意思了!”

  “老板,你做生意也不容易,我们也不好为难你,这样吧,既然都想要这个泥人,那我们价高者得如何?”青菀将姐姐拉到身后,冲着小贩说道。那小贩听她这么一说,不由眉开眼笑:“这泥人是五文钱一个,就剩这么一个了,二位姑娘都要的话,小的也为难,嘿嘿,不若就按小哥说的去做,价高者得就是!”青菀见他答应,转头挑衅地瞥了那红衣小姑娘,那小姑娘鼻子冷哼一声:“你又是谁?”

  “你管我是谁!我出十文钱,你不出,就归我了!”青菀不搭理她,说着就掏出十文大钱要拍在摊位上。青敏见妹妹如此,赶忙拉她一把,示意自己并不是非要不可,不要做意气之争,青菀给她一个安抚的颜色,示意她稍安毋躁,她绝对要替姐姐报仇。

  “你!我出二十文!”红衣少女也不相让,出完价还挑衅的冲青菀一哼。青菀见她上钩连忙又加价,红衣少女再翻倍,周围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人你来我往,寸步不让,旁边的小贩激动得手都哆嗦了。

  “我出十两!”红衣少女小脸涨得通红,似乎头脑发昏地叫出一个价,青菀嘴角一勾,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那少女方如梦初醒。五文钱的泥人,竟被炒到了十两,可谓是天价!看着对面那小子笑地贼兮兮的,她的眼里要冒出火来。

  “老板,这位姑娘愿出十两,你还不赶紧收钱?一会儿人家反悔了,你哭都没地哭!”青菀闲闲地提醒小贩,那小贩才如梦初醒,连忙上前冲红衣少女一脸的讨好,那少女冷哼一声,从袖口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钱袋,从里面掏出一枚细巧的小金锭,重重地拍在摊子上,恨恨地拿起泥人,冲青菀冷哼一声:“臭小子!算你狠!下次别让姑奶奶碰到!”周围人看着小金锭,有些惊讶,看着她的眼神都变了。

  “金子!”小贩拿起小金锭用牙咬了咬,一脸的激动。一两金兑十两银,金子在这乡下地方是极为少见的,目测那红衣少女的小钱袋鼓鼓的,似乎装了不少。

  “菀...弟,下回可不能这么胡闹!”青敏那声菀妹差点脱口而出,看到周围的不少人,生生的换成了菀弟。青菀见她的窘态,有些忍俊不禁:“姐,心里舒坦一些没有?”青敏点点头,别说,有她这么一闹,堵住心底那口闷气突然就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