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十九章 出人意料的压岁钱

第十九章 出人意料的压岁钱

  早饭是年糕汤,这年糕汤是寓意年年高升。吃饭前,青阳到门前又放了一挂鞭炮,这通鞭炮叫做“开门炮仗”,寓意“开门大吉”。噼里啪啦一顿响亮的爆竹声之后,碎红满地,灿烂夺目,祥瑞喜气,称之为“满堂红”,是极好的彩头,也是寓意来年生活红红火火!青菀觉得很有意思,真是处处都彰显着过年的韵味,不似现代的都市生活,年味早已淡去。

  吃了早饭,便是要去东街大宅给花老爷子和徐氏拜年,娘几个收拾停当,就往东街去。一路上遇到不少乡亲。江氏也都带着兄妹几个打着招呼,互相拜年说点吉利话,倒也不觉得路途遥远。约走了一刻钟,就到了地方,只见花家大门上贴了两幅巨大的门神,显得很是威武。门的一侧有些放过的鞭炮留下的红色纸屑,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热闹的说话声。一个妇人从正屋出来,她看到江氏带着几个孩子进来,笑意似又深了几分,快步迎上来说道:“二弟妹,你们可来了,快进来,一路冻坏了吧!”她拉过江氏的手,很是亲热的样子。青菀见来人长相有几分随了徐氏,倒不是很出挑,就是穿着不俗,一穿赭红色绣金线袄裙,头上簪着一根鎏金云纹团福字簪。从她翻起的袖口,青菀隐隐看到一只黄澄澄的镯子露出来,上面的雕花极是精细。

  江氏嘴里叫了声“大嫂”,又吩咐兄妹三人叫人,青阳开口叫了声:“大伯娘。”青菀恍然大悟,原来这位是大房花富海的妻子,也是徐氏的本家侄女,小徐氏,难怪和徐氏有几分相像。姊妹跟着叫了一声,小徐氏双眼细长,她扫视兄妹三人一圈,接着咧嘴笑道:“大伯娘也好些日子没见,一晃眼都长这么大了。到家才听说你们分出去了,这以后可得多走动走动,别生分了。青阳,你青木哥和青树哥都在东屋,有空去找他们玩啊。小敏儿出落得真是水灵,伯娘看着怪稀罕的,倒是我们的小菀这身打扮怪有意思的,大伯娘看着真是可爱呢~”说着伸手捏捏青菀肉肉的小脸,青菀佯装不好意思地躲开她的手,那小徐氏真是八面玲珑,她也不生气,仍是笑着说道:“嗐,看大伯娘这记性,咱快别在这站着受冻,快,快进屋吧,你们的爷在屋里呢。”说着又拉着江氏往正屋走去,江氏表情极不自在的被她拉着走,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小徐氏没有跟着进去。

  青敏姊妹二人对视一眼,说不上为什么,这个大伯娘看着挺和气,可是她扫视的那一眼,却让人有些背脊发凉。姊妹俩跟在青阳后面走,进门后,就看到花老爷子坐在正屋主位,左边下首坐着一个年纪四十多的中年男人,他的长相和个头都随了徐氏,一张脸有些细长,精瘦的体格不高,也就一米七出头,可能是因为比较瘦的缘故,脸上的褶子不少,看着倒比实际年龄大上几岁。

  他一脸严肃地坐在那里,时不时低声和花老爷子说着什么,见小徐氏带着江氏进来,便停了话头,这时候徐氏从外间掀了门帘子进来,她看到江氏进门,冷哼一声坐到主位的右侧,江氏带着几个孩子上前给花老爷子拜年问好,又转向花富海叫了声“大哥”,花富海说了一句:“弟妹多礼了。”便不再多言。

  打过招呼后,没人再说话,气氛一下子僵持住了。娘几个就这么在气氛诡异的正屋站着,花老爷子冲徐氏使眼色,徐氏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掏出三个小布包,递给江氏,“哪,这是给三个孩子的压岁钱,大过年的,你们又分家了,以后常来常往才是。”江氏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这还是徐氏第一次主动给压岁钱,徐氏话锋一转又说道,“老二家的,初六你过来一趟,我有事跟你说。”说着眼神似乎无意扫过青敏和青菀。不知为什么,青菀没来由的心里一紧。

  娘几个从东街大宅出来的时候,还不到中午,徐氏也没有留饭。当然了,娘几个也并不想在徐氏这里用饭。事实上,青菀的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每年南山都有庙会,只是她只是听说,从未去过,这一回倒要好好见识一下!

  青菀掏出怀里的小钱袋,将徐氏给的压岁钱倒在手心,明晃晃的三个铜板,嗯,很符合徐氏一贯的抠门性子,她早已料到,不过是面子情罢了!就这三个铜板,估计徐氏都得肉疼半天,以徐氏的逻辑,哪怕只给一个大子,你也得对她感恩戴德!何况还慷慨地给了三枚,青菀想到这里有些好笑,她将铜钱装回布袋,塞回袖袋里。

  一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男女老少,多是去赶庙会的,庙会上午开始,现在去也不算晚。

  据说静慈寺早前只是在大年初一这天举行祭祀活动,还会在庙会结束后,由寺里僧众在山下施粥,因来自各地信众众多,后来小商小贩便会趁着人多,来售卖一些小玩意儿,直到后来规模越来越大,时间久了,这里慢慢形成庙会,延续了多年。

  南山不是很高,静慈寺在山顶处,坐北朝南的格局建造,江氏说先去拜过佛祖和菩萨,再去庙会,兄妹三人从善如流,也跟着往山上来,庙前有108级台阶,中间一扇大门,两旁两扇小门。

  中间那座大门盖成殿堂式,叫“山门殿”。殿内塑有两尊金刚力士像,形貌雄伟,怒目相向,手持金刚杵以震慑妖魔鬼怪。左边的力士怒目张口,右边的力士怒颜闭唇。跨过山门殿,有钟、鼓二楼相对,左侧为钟楼,右侧是鼓楼,一般晨起先敲钟,以鼓相应,傍晚先击鼓,以钟相应,所以有晨钟暮鼓之说。

  庙宇的主体建筑是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就是正殿,也是僧众朝暮集中修持的地方。大雄宝殿前大院正中摆放着一座巨大的宝鼎。其北则摆放有燃香供佛的大香炉。殿前各有旗杆一对,旗杆顶部各有一个幡斗,两侧设有一对玲珑塔。殿内佛像前张挂着许多经幡、欢门及各种法器,使得大雄宝殿显得庄严肃穆,令人肃然起敬。大雄宝殿中供奉本师释迦牟尼佛的佛像。正殿旁边还设有其他殿堂,天王殿,弥勒殿,观音殿等等,其中观音殿的香火最旺,尤其是年轻的后生和姑娘,上来求姻缘,或者已婚妇人求子的香客极多,据说也很是灵验。

  江氏捐了香油钱,请了几炷香,便跪在佛前的蒲团上磕头,她的表情极为庄重,一脸虔诚的叩拜,嘴里还念念有词,青菀跟着叩头之后,见周围很多虔诚的香客也都表情肃穆,无一人大声喧哗,整个氛围很是神圣。她拉着青敏悄悄起身出了大殿,青阳背对着观音殿,站在钟楼边望着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