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十七章 送年礼

第十七章 送年礼

  扫屋子,祭灶神后,就开始准备各样年货,这几次青菀买回来不少东西,也算是比较丰盛。江氏又炸了萝卜丸子和鱼丸子,点心做了麻叶子和黍米油糕两样,忙得热火朝天。青菀拿了锤衣服的棒子,把河塘里的冰敲开一个大洞,用手伸到水里去,放出灵泉水,不一会,就有鱼游过来,她用意念将这些鱼全部收到空间里去,比较小的又放回河塘里,只留下两条大青鱼和四五条一、两斤的草鱼和鲫鱼等,有了这个技能,以后家里是不愁有鱼吃了。

  “姐!快来帮我。”青菀冲着家里叫道。

  “咋啦咋啦!哎呦,这么多鱼!菀妹你等着,我来帮忙。”青敏听到赶忙跑过来。姊妹俩一边一个抬着篮子就回了家。

  “这可真是好兆头,年年有鱼,咱明年的日子肯定更好过了!”江氏迎出来也很高兴。

  下晌,青菀和青敏姐妹俩拎着年礼,就去了东街大宅。过年了,也得给长辈送点节礼,不管徐氏对她们咋样,该有的礼数,江氏是不会忘记的。

  伍先生的那一份早早地就让青阳带去了,还送了几样江氏炸好的丸子和黍米油糕等物,青菀还在街上买了几盒点心,再加上江氏和青敏二人给做的一套棉衣和鞋袜,算是比较丰厚的了。

  徐氏那边,只拿了几样菜蔬和一条大青鱼过去!徐氏倒是难得的没有摆脸色,还旁敲侧击地问江氏的情况,青菀只说一切都好,徐氏便放她回来了。

  青敏去春花婶子家送了一条草鱼和一条鲫鱼,又送了半篮子菜蔬,春花婶子很高兴,回赠了一盒槽子糕,青敏推辞不过便收下了。姊妹俩会和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东街靠近南头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从外面一看就不富裕,房子只有三间,以茅草做屋顶,泥坯做墙壁,青菀上前去拍门,不大一会,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谁呀?”伴随着脚步声,一个高大的汉子从里面把门打开。

  “赵三叔,过年好呀!”青敏和青菀一起叫道。

  “咋是你俩,快进来!这大冷的天。”这位是青菀穿过来那天,把她背回家的好心大叔,一直以来,青菀都没过来谢过人家。姊妹拎着篮子进了屋,一股热气烘出来,很是暖和,青菀四处打量着,屋子里十分简陋,除了东北角有一张架子床,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赵家三婶披着厚厚的毡子,带着三个孩子围坐在火盆前,火盆里点着快要燃尽的小段木柴,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烟火气,两个小的男孩手和脸都黑黑的,最小的那个,手里还攥着半个土豆,土豆皮黑乎乎的,一看就是刚从火盆里扒出来,他吃得津津有味。赵家三婶咳嗽两声,有气无力地问道:“咳咳,当家的,是谁来了?”

  “三婶,是我和我姐来看你来了!顺便给您拜个早年!”青菀脆生生的答道。赵三叔又往火盆里丢了两根木柴,火更旺了些。

  “二宝,三宝,你俩去床上做,把小板凳给两个姐姐坐,妞妞,你去给两个姐姐倒碗热茶来暖暖身子。”赵三叔指挥着几个孩子,最大的妞妞就要去灶房倒水。

  “不了,二宝,三宝你们自己坐吧。妞妞,外头冷,别忙活了!”青敏赶忙拦住妞妞,妞妞有些怯生生的,她看了一眼赵三叔,还是出去了。

  “三叔,三婶,这是我娘让我们送来的。三婶收下吧,是我娘的一点心意。”青菀说着把手里的篮子放到地上,篮子里有一条三四斤的青鱼,还有两条鲫鱼,青敏篮子里则是一些菜蔬和五斤黍米,这些都是江氏备下的。

  “这咋行!快拿回去,咳咳,你们也才分家,日子也不好过,我们咋能收下你们的东西,咳咳……快拿回去吧。”赵三婶赶忙阻拦,可能是她的身子弱,起了两下都没站起来。赵三赶忙伸手将她搀扶着站起来。

  “三婶,你快坐下,比起我三叔的救命之恩,这些不算啥的!你这身子是咋啦?我看病得很重,没找大夫看看吗?”青菀上前问道。

  “嗐,老毛病了,生下三宝就做下了病根,药吃了不少,家底都掏空了,还是那样,咳咳,让你们笑话了,小姐俩快坐吧,三婶家没啥好招待你们的,你们别见怪哈。”赵三婶长得很是清秀,年纪也不大,也就三十左右的样子,可能是因为常年病痛的折磨,脸色苍白无血色,带着些苦相,她的身子虚得厉害,即便烤着火盆,裹着厚毡子,还是哆嗦着。

  “三叔,我听镇上的人说,大北边有一种土炕,有烟道直通灶房,灶房那边烧上一把柴,土炕就热乎了,人睡在上面通身都是暖的,你不如在屋角支个炕,在屋子里烧火盆,到底不安全。”青菀小声地和赵三叔说道,她见赵三婶这么热的屋子还是打哆嗦,有些不落忍。赵三一听,赶忙问细情,青菀就把自己知道土炕的盘法都告诉他,前世她有个东北的朋友,暑假去东北玩了几天,就住上了土炕,因为好奇,她专门问了做法。

  妞妞端着两个碗进来,青菀接过来,水温刚好,她端起了一口气喝完,又问道:“妞妞,姐姐还是口渴,能跟你去灶房再倒一碗不?”妞妞小脸一红,她腼腆的点点头。青敏有些纳闷,她本想把手里的碗给妹妹的,却见青菀冲她使了个眼色,就随着妞妞去了灶房,趁妞妞倒水的功夫,青菀将赵三家的水缸注满灵泉水。假如赵三婶喝了这些灵泉水,身子肯定是会慢慢好起来的,这也算是报了当时赵三的救命之恩了。

  青菀硬是将春花婶子给的槽子糕也留下,二宝和三宝都很听话,妞妞也很乖巧,青菀和青敏心里都很触动,她们想到从前没分家时候的自己。看赵家家徒四壁的样子,这个年肯定也没什么吃的,有了这些年货,赵三婶娘几个起码能吃顿像样的年夜饭,她们走的时候,赵三一个高大的汉子,眼圈都是红的。

  回到家的时候,青敏跟江氏说了赵三家的情况,江氏叹了口气说道:

  “你赵家三婶,也是个命苦的,嫁到老赵家,头生是个闺女,不得赵家老太太的待见,不是打就是骂,好容易生了二宝和三宝,又做下了病根,也是个可怜人,生生的让赵家老太太给赶出家门,这些年看病啥的,家底都掏空了。你赵三叔也是个好的,分了家,哪怕过得这样苦,对妻儿却总是知冷知热的,也是个好人。”江氏说完又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乎很是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