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十四章 爹爹的音信?

第十四章 爹爹的音信?

  青阳把平板车推到后院,到灶房洗了手,青敏端出红薯,喷鼻的香甜味道传来,青菀食指大动,她洗了手,拿出一个轻轻地剥下外皮,深深地嗅了一口,递给江氏:“娘,你尝尝。”江氏咬了一小口,就不再吃。“真甜!你们吃吧,娘不爱吃甜的。”青菀执意让江氏再吃一个,哪有人不爱吃甜食的,江氏拗不过,只好接过来吃了。青菀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纯天然,无污染的原生态红薯,口感绵密,入口香甜。青敏和青阳也都拿了一块吃了,纷纷夸赞好吃,一共就一盘子红薯,娘几个分着吃了,心里也是比蜜还甜。

  这一日,天晴日暖,几片薄薄的白云,点缀在天空中,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连日里的晴好天气,使得河塘里的冰都化开不少,新家后面的空地上,几道身影正忙碌着,江氏和青阳用铁锹挖开前面的地,青敏和青菀跟在后面捡石子,有些挖出来的石子,都被青菀偷偷地收到了空间里,即便这样,娘几个也都很累,这样的忙碌已经好几天了。前几日江氏就到里正那里买了这块地,里正虽然奇怪她哪里来的银钱,却并未多问。每日里忙忙碌碌的,娘几个过得很是充实。开菜地,整菜洼,种上菜种子,直忙活到天空变成橘红色,太阳也落山了才总算是完工,娘几个才收拾停当回家。

  将中午剩的饭菜热热,简单地吃了晚饭,娘几个倒头就睡。第二天一早,江氏是被拍门声吵醒的,她耳朵里传来熟悉的和骂声,许久没有听到徐氏的和骂声,恍惚间让她以为还在梦里,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直到又听见砰砰的砸门声才清醒过来,愤怒的和骂声又传来:“……没良心的贱东西,分了家就不认两老了吗?我这都回来几日了,也不上门问候。非得我这一把老骨头上门来是吧?该遭天谴的玩意,还不给我死起来,一个个眼里都没有老人!”江氏赶紧穿了衣裳迎出来,就看到徐氏一脸寒霜地站在门口,赶忙问道:“娘,您咋来了,快进屋!”徐氏斜睨了江氏一眼,冷哼一声,抬步向正屋走去。青菀和青敏也都穿了衣裳起来,她们也很奇怪徐氏怎么忽然上门。

  “哼,咋啦?你这里我还不能来了?别忘了,这房子和地,还都是我分给你们的哪!”徐氏进屋后,一屁股坐在条凳上,她一脸不屑的四处瞅了瞅,看到极为简单的几样摆设,又看了娘几个寒酸的穿着,刻薄的话又接着出来:“离了我那,我看你们也没有翻出天去。”

  “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别多想。”江氏赶忙解释。

  “奶,你今日干啥来了?”青菀开口问道。

  “死丫崽子,咋跟我说话的,上来这半天了,连口热乎茶都没有,这是你娘教你的规矩?”徐氏眼角夹了青菀一眼。青敏看徐氏这个样子,不像是马上就走的,赶忙去灶下烧水。

  “我听说,你买了两亩地?”徐氏一脸的寒霜,冲着江氏阴森森地说道。

  “是的,娘,我把,把杂树林那两亩荒地买下来了。”江氏小心地答道。

  “富川今年的军饷钱粮下来了?”徐氏眼睛眯起来,一瞬不瞬地盯着江氏。

  “娘,每年他爹不都是托人捎给您的吗?这个我不清楚啊。”江氏一脸惊讶地说道。

  “往年冬月初就捎来了,这都腊月了却迟迟没动静。说,你哪里来的钱买地?你个黑心烂肺的婆娘!”徐氏一拍桌子,大声骂道。

  “奶,我爹咋可能知道我们分出来?”青菀替江氏辩解,“而且我们都分家了,别说我爹的军饷钱粮没有捎回来,就是捎回来那还不是应该的?分家以后就是两家人了。咱可都是立了档子的,还有里正他们可以作证,奶你这样大张旗鼓地闹上门来,被外头的人知道,只怕不合适吧?”

  “哟,小丫崽子,这里哪轮到到你说话,分家咋啦?我就不能管你们了?”徐氏蛮不讲理。

  “奶,你可还记得上回咱家进贼的事?”青菀眼睛眯起来,有些危险地说道。

  “啥啥进贼的事!这都过去多久了,你个小丫崽子还没完了是吧?”徐氏扬起手就要打青菀。

  “她奶,有啥事你冲我来!要打就打死我,别动我的孩子!”江氏赶忙把青菀护在身后,难得的硬气。

  “老二家的,有些日子不见,你真是出息了!敢这么跟我说话!孝道大于天!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徐氏一下子站起来,冲着江氏吼道。

  “为了我几个孩子,我不怕!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她奶,我今日话就放这里,你要闹我也随你,大不了闹个鱼死网破!”江氏算是豁出去了。徐氏愣愣地看着江氏,似乎不认识这个二儿媳了,她一屁股坐在了条凳上。

  “我听到一个消息,老二只怕是,只怕是回不来了!”徐氏半晌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声音里带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啥叫回不来了!她奶,你把话说清楚!”江氏一把拉住徐氏的手臂追问道。

  “老二家的,我也是做娘的,这些年虽然,虽然对你们苛刻了些,富川到底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青菀有些惊悚地看到,徐氏眼角竟滑下一滴泪。

  “我近两日经常梦到富川一脸的血,冲着我叫娘,我去南山找了高僧算过,高僧说,大凶!这还不算,那一日,你爹铺子里来了一个行商,他和你爹是老相识,话语间,他提到了我辰国和祁辽国边境出了大乱子,祁辽国夜扣边关,整整一个营的兵都被杀完了!虽然后来有援兵打退了祁辽国,可是整整一个营的兵,无一活口,老二他那些年往家里捎东西,你爹说,老二他,他可能就在那个兵营!我本以为老二要是把军饷钱粮捎给你了,这也算有了消息,谁知道,谁知道……”徐氏说道这里,声音里的颤抖越发明显。

  江氏兀自站在那里,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徐氏的话,仿佛在她的心肠上面系了一条绳索,说一句,牵扯一下,牵的心肠阵阵作痛,直到最后,又化成一个个炸雷劈在脑子里,让她失去所有的意识。身子向后倒去,青菀眼疾手快地伸手去扶她,可是江氏的整个身子都瘫软在地上,似有千斤重,青敏听到动静跑过来,扑到江氏怀里:“娘,你别吓我,你说句话啊!娘!”可是任凭她怎么摇,江氏都没有反应,青菀也被镇在当场,虽然对这个便宜爹素未谋面,可不知为何,乍然听闻这个消息,她的心底竟也生出一寸寸的疼来,眼睛湿湿的,冷冷的,似是有泪滑下。

  徐氏什么时候走得她们都不知道,直到青阳的声音传来:“娘,大妹二妹,你们咋啦?是不是咱奶来过了!她又欺负你们?我去找她算账!”

  “哥,哥别去!”青菀一把拉住他,他刚从伍先生处回来,近来经常熬到半夜,他的眼底一片青黑。

  青菀小声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的嘴紧紧地抿起来,眉头也皱紧,眼里的悲伤几乎溢出来,可是作为家里的男子汉,他却只能强忍流下泪水。探身把瘦弱的江氏打横抱起,放到床上,江氏很轻,连日来的劳作,让她刚有些丰腴的身子又清减下去,都是为了这个家在苦苦支撑罢了!想到这里,他的眼眶微红,替她盖好被子,他骨节分明的手握住江氏说道:“娘,我爹他肯定还活着,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来,那些话不过是我奶的猜测!娘,你醒醒!”

  “是啊娘!你快醒醒,你看我姐眼睛都哭肿了,你这样,我也害怕,娘……”青菀也压抑住心里的悲伤,凑到床前,小声地在江氏耳边说道。短短的时间,江氏只觉得整个心脏变得异常沉重,她的身体也开始失重,似乎灵魂都将要离体飘走,是青敏沉痛的哭声和青菀压抑的呼唤,使她的理智慢慢回笼。她看着几个年幼的子女,他们趴在她的床前,眼里的慌乱和无助,刺痛了她的心,她的孩子,要是失去她这个娘的庇护,不知道该怎么生存下去,她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搂过青敏和青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八年了,你们的爹,他这一去就是八年,他好狠的心哪!”

  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鹅毛一样的雪花,被寒风裹挟着飘进了屋里,融化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如他们此刻冰冷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