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十三章 喜事将近!

第十三章 喜事将近!

  晚饭前,家里大门被拍响了,青菀有些意外,自从搬过来,还没有人上门过,她放下手里正摘的菜。

  “家里有人在吗?”外面又传来砰砰敲门的声音。

  “谁呀?来了。”青菀边走边问。

  “春花婶子,快请进来……”一个身穿雪青色半旧袄裙的妇人,站在门口,她年纪约莫三十出头,一脸福相,笑起来眼睛眯成弯月状,显得特别有亲和力,她手里还挎着一个篮子。

  青菀赶紧开门请她进来,一边还冲着灶房叫道:“娘,我春花婶子来了。”江氏应了一声从灶房出来,“哎呦,春花妹子,真是稀客,快请进,我这烟熏火燎的,你快屋里坐。”

  “二嫂子,做饭哪。我这没啥事,就给你送几斤红薯来,这玩意儿是我兄弟从大老远的福州府带来的,咱这地界没有,就带来给你尝个新鲜。”春花婶子边说着还把篮子递了过去。青菀一脸喜色,她赶紧凑上去一看,有的圆溜溜,有的细长长,还真是红薯,她到这里这么久,还没见过呢。想到烤红薯香甜的味道,她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春花妹子,这咋好意思呢,你看你还大老远地送来。”江氏有些不好意思。

  “二嫂子,别跟我客套了,咱俩谁跟谁啊。上回你不还给我送了土豆吗,我这也是借花献佛。”春花说话极为爽利,她四处打量着这里说道:“富川二哥不在家,苦了你们娘几个了。”

  “唉~不怕你笑话,这比以前哪,是天上的日子了,现在我才算是有了盼头。嗐,咱别光站着,快进屋暖和暖和。菀菀,去给你春花婶子倒杯热茶来,走了这一路,累坏了吧。”江氏地拉着春花就往屋里走。二人坐定了,春花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家小姑子秀红定亲了你知道不?”

  “啥?没听说这事啊!”江氏一惊,春花压低声音跟江氏嘀咕起来,青菀倒了一杯热茶水进来,看二人说话,也不打搅,放到春花婶子前面的桌上,就出去了。到晚间她才知道,原来春花婶子今日过来跟江氏说了花秀红定亲的事。

  说起来这事怪稀奇的,徐氏带着花秀红躲到镇上,李家三日之约后,到花家自然是扑了个空。可是无巧不成书,那一日,花秀红趁着墟集日热闹,溜出家门,结果却差点被几个泼皮给调戏了,这时候一人跳出来救下花秀红,还被那几个泼皮打了一顿,花秀红见那人生的高大俊逸,又救了她一命,所以一颗芳心暗许,那人将花秀红送回花家铺子。一番问询,才知道此人好巧不巧的正是李福满,那李福满也算磊落,言明自己不会挟恩图报,没有借机再提求娶之事。这下子花秀红反而害了相思病,每日里都盼着那李家再次上门求亲,可是李家却迟迟没有动静,后来还是徐氏心疼小闺女,让花老爷子舍下老脸去求到李家生药铺,才算是定下了这门亲事。

  “看来,上回花婆子没说错,咱花家是要办喜事了。”江氏低声地说了一句,青敏和青菀对视一眼,没有发表意见,那娇蛮霸道的小姑要嫁人了,总是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这天正好是送菜的日子,江氏到白家去了,所以只好青阳和青菀兄妹二人一起去镇上,所幸一路都是官道,路很平整,兄妹二人推着四百斤各样菜蔬,倒也不费什么力气,到了好味斋,方大厨让人称菜算价,青阳把背篓卸下来,说道:“方大叔,昨日在林子里捉到一只野兔子,您要不要?”青菀把背篓的盖子打开,从里面拎出一只灰色的兔子,兔子很肥硕,它的皮毛溜光水滑,那方大厨拎过兔耳朵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兔子挺肥!难为你们了,这冬冷寒天的还能捉到这稀罕物,就给你们算三十文一斤,我收下了。”小二拿称称了斤两,五斤八两,方大厨给算了六斤整,给了一百八十文钱,青菀喜出望外,这只兔子是青阳去挖好的陷阱里捉到的,他自然不知道,这是青菀事先丢进去的,今日又卖了一百八十文,加九百文菜钱,一下就赚到了一两多银子,方大厨拿出一两碎银子,又拿出八十个铜钱,递给青阳,青阳递给了青菀收着,青菀想了想,将一两银子收到空间里,八十个铜板递给了青阳,说道:“哥,你想买啥就买点啥,剩下的咱留着买地。”

  “哥啥都不要,你自个留着吧,给你和你姐俩人买点东西。”青阳揉乱青菀的小脑袋瓜,将她抱到车板上,推着往前走,语气极为宠溺。青菀笑了笑,她指着不远处的铺子说道:“哥,咱去买点纸吧,我看上回买的纸用的差不多了。”

  “不了,等咱家里以后宽绰了再说吧,上回你给我做的那个笔,哥拿着蘸水书写挺好。”青阳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分外阳光。

  兄妹俩一路聊着天很快就回到家里,江氏坐在灶房门口的小板凳上,她手里针线翻飞,正缝着一件衫袄,颜色是清爽的苍青色,看大小是青菀的衣裳,这也是她自己选的,这衫袄的样式一看就是男装,她为了出行方便,特意让江氏给缝制了上袄下裤的样式,老是穿着裙子也不方便她出来进去的。江氏想着老是让她跟着抛头露面到底是不好,所幸就把她当男孩去打扮,也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娘,给你。”青菀笑眯眯地把银子给了江氏,江氏也笑着收好,又将她额前的几缕头发捋到耳后:“累了吧?娘锅里煮了红薯,你们去吃吧。”

  “娘,你咋都给煮了?我还想留着种哪!”青菀一惊,连忙问道。

  “娘没都煮了,你春花婶子说这好吃,娘捡那小的先煮了几个给你们尝尝味。娘听你春花婶子说,这红薯喜热,咱现下种下去只怕也不能成活哪。”江氏说完,还指了指灶房门口的篮子。青菀看到篮子里还静静地躺着一些红薯,才舒了一口气。

  “那咱先放着,等开春时候再种嘛。”青菀趁着江氏不注意,丢了些进空间里,才放心下来。江氏点点头,也随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