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十二章 徐氏归来

第十二章 徐氏归来

  这一日,青菀在东街大宅喂了猪和鸡,刚锁好门,就看到一辆大青骡子从街口驶来,直奔花家,青菀退到巷子里,不想和他们照面。那骡车驶到近前,花老爷子率先从车上下来,伸手扶出徐氏。

  后面花秀红和花富江也钻出车厢,青菀发现花秀红面色红润,一脸地容光焕发,不知为什么,青菀想到了待嫁的新娘。再看花老爷子却是眉宇轻蹙,他一脸严肃地冲着徐氏说了什么,徐氏和花秀红相搀着近了家门。青菀从另一侧抄小路回了家,到家后,她把徐氏他们回来的事情和江氏说了,江氏并不意外,徐氏一走就是大半个月,眼看就要年关了,也是时候回来准备过年的。

  第二日是墟集日,娘俩推着新买的平板车去了镇上,青敏还是在家看家做饭。这平板车是花钱从木匠那里定做的,花了足足二百文,老是从春花婶子家借也不是个事,虽然每次江氏还车子时候,都送了礼物,可是平板车也算是一个大物件,弄坏了影响邻里关系就不好了,索性,江氏一咬牙置办了一个新的,虽然家底掏空了,却觉得非常值。娘俩早早来到镇上,还在之前固定摆摊的地方,胖大婶最近家里有事,几个集上都没来。青菀才收拾停当,就陆续有生意上门。

  “哟,小姑娘,今日还新加了几样菜蔬啊,你们可真行,咱这大冬天,你们家的菜蔬也这么水灵,啥价钱啊?”一个大婶挎着篮子蹲在摊子前说道。

  “大婶,您来了,咱这土豆还是老价钱……”青菀熟练地用称称菜,这称是市场租来的,三文钱一天,她动作很是纯熟。江氏叮嘱她两声,就揣着一个小包袱走了,街对面有一家叫锦绣阁的绣庄。江氏之前卖过自己绣的几块帕子,绣庄老板看她的绣工简直是惊为天人,特意拿了好尺头,跟江氏定了几幅复杂的绣品,江氏这段时间在家抽空绣完了,今日去交绣品,也能得些银钱。

  青菀送走几个客人,见江氏也走远了,转身借着筐子的掩护,引出一些灵泉水喷洒在菜蔬上,带着水滴的菜蔬,明显比之前更水灵。

  “这菜咋卖的?”一个略粗的声音问道。青菀见来人是一个矮矮胖胖中年大叔。

  “大叔,还是老价钱,菠菜五文一斤,萝卜和土豆三文钱,白菜两文钱。”青菀脆生生得说。

  “好,菜不错,你家大人没在?这些我打算都要了,能送到前面好味斋大酒楼吗?”那矮胖大叔翻检了几个筐子问道。

  “大叔,我娘去前面店铺,马上就回来了,等我娘回来给您过去可好?”那中年大叔听了青菀的话,点头同意后,就起身就走了。青菀把菜收拾回筐子里,不大一会儿,江氏就回来了。

  “唉?菀菀啊,咱这摊子咋收了?”江氏好奇地问道。青菀把之前人家定菜的事说了,江氏也很高兴,娘俩打听了好味斋的位置,就推着车过去,好味斋在街市的北侧,和西街正好是交叉口,这地段是相当好的,青菀抬头一看,一座三层的建筑物矗立在那里,一面黑底金字的招牌,上书几个遒劲的大字:好味斋!大开门的三间铺面,极为敞亮,一个身穿油青色短打衣衫的小二,肩上搭着巾子立在大门口,因为还没到饭点,所以店内客人并不是很多。青菀上前搭话,那小二似乎是得了指示,引导着娘俩来到后厨,江氏和青菀把筐子搬下车。

  “二位来了,我是这里的大厨,姓方,前些日子,有顾客跟我说起你们家的菜,我特意去买了一回,发现同样的菜蔬。你们家的烧出来的菜,口感、卖相都相当不错,所以我们酒楼准备长期从你们这里购买。不知你们能否长期稳定的供应,另外这价格?”之前那矮胖的中年男人出来,说道。

  “原来是方大厨,久仰久仰,小妇人的菜,都是自家种的,长期供应恐怕是不行,毕竟菜蔬也要生长时间不是?”江氏有些迟疑地问道。

  “娘,咱的新菜地不是马上能收获了吗?先紧着这两块地的收成卖,咱新家周围还有好些空地,到时候也可以开垦出来种菜不是?年前应该是没有大问题的。不知方大叔要多少?”青菀拉拉她的衣袖,示意她答应下来。

  “呵呵,年前就年前,这眼看天越来越冷了,也是难为你们种出这么好的菜蔬。先暂定菜蔬各一百斤,你每十日送一回过来,咱们结现钱可好?”那方大厨转而又说:“不过,这位大嫂,咱有言在先,你这菜蔬可不能再供应给别的酒楼饭庄。”

  “这是自然,方大厨你尽管放心。”江氏痛快地答应下来。

  最终,每样菜蔬都少算一文钱一斤,菠菜四文一斤,萝卜和土豆两文钱,白菜一文钱每斤,四个筐子都抬下来,方大厨找人来过秤,土豆七十五斤挂零,白菜六十斤,菠菜四十五斤,萝卜五十斤,共计四百九十文钱。

  方大厨痛快地付了钱,让几个伙计把菜蔬都搬到库房里去。江氏拿了钱后心里很是开心,虽然没有摆摊时候赚得多,可是这么痛快地卖出去,也省得娘俩受冻了,大冷的天,寒风一吹,那个凉意能渗入骨头缝里去,娘俩又没有特别御寒的冬衣。四百九十文加上江氏做绣品赚到的一百文钱,今日就进账近六百文。

  青菀算了笔账,假如每十日送各样菜蔬共计四百斤的话,那么就有九百文的进项。那一个月满打满算也有近二两七钱左右的银子进账,以现在的物价来说,真不算少了。毕竟一个寻常三口之家,一家的花销也不超过三两银子。而且按照菜地的收成时间来算,要是灵泉水浇的勤,那收成完这一茬菜,第二茬正好能接上,自从开始卖菜后,江氏没事就把家周围的地都开垦出来,边边角角都种上了菜,两个菜园子占地不小,基本上供应一个月没问题,到时候再开垦些新菜地出来,加上月牙泉水的滋养,接上供应也是没问题的。

  “想要啥不,娘给你买?”江氏对孩子并不吝啬。青菀摇摇头,表示没有要买的,江氏看了一眼闺女身上的破旧袄裙,青菀近期好像长高不少,衣裳下摆短了一些,娘俩推着车去了布庄,江氏掏钱买了一些尺头,有些细布的,也有棉布的,接着又买了好些棉花放在车上,走到街口的肉铺,又买了一些肉和大骨回去,几个孩子都在长身体,饭食上面也要补补。娘俩到家的时候,还不到中午。

  “娘,菀妹,咋这么早就回来了?”青敏剁了些细菜叶,准备拌了黍米喂小鸡,小鸡是前几日江氏去春花婶子家买的,捉了二十只,个头都小小的,唧唧一叫,还带着奶味。

  江氏笑着把筐子都搬下来,跟她说了好味斋的事,青敏也很高兴。娘几个热火朝天的去开新菜地,新家周围除了杂树林,还有一大片荒地,因为土地里有很多碎石子,所以没法种植作物,江氏说开垦出来也可以,就是费功夫,得先把地底下的碎石子都捡拾出来才行。青菀想了想,反正她们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了,不能怕麻烦,所以她就对江氏说:“娘,这片荒地咱得想办法买下来,省得以后开垦出来被村里收回去。”这一大片地有两三亩,因为临着山脚。又都是碎石子,所以一直荒着,地上杂草丛生。要是娘几个费些功夫,倒也是可以开垦出来的。

  “这荒地应该要不了多少钱,娘去里正家里问问。”下晌,江氏回来了,她一脸的喜色,青菀围过来问道:“娘,咋样了?”青敏端了一碗水递给她,江氏接过咕咚喝了两口说道:“成了,里正说这块地临着杂树林,又是无主的荒地,就圈下来卖给咱。一两银子一亩,这里共有二亩三分地,就给咱算二亩,要二两银子。娘算了下,咱这段时间除去家里开销除去的,还剩下了五钱银子,还差一两五钱,咱再给好味斋送两回菜就能挣上来了。”

  “这么便宜!”青菀知道这时候的上等田要六两银子一亩,中等田地也要四两左右,这荒地只要一两,委实是不算贵。新开垦的菜地还可以再种些菜蔬留着平时零卖卖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