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青菀 > 第四章 当家的回来了

第四章 当家的回来了

  “老二媳妇儿,带几个孩子都起来吧,天气寒凉,别冻着了,都进屋来暖和暖和吧”。待走到院子里,他看到江氏娘几个的狼狈模样,脸色不是很好,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十足关心子孙的模样。

  花老爷子冷冷地盯了一眼撒泼的徐氏,一句话也没说,提步就向正屋走去。后面跟着回来的一个伙计,也不多话,手脚麻利地将大青骡子拴在院外的猪栏边上,又手脚麻利地搬下来几个箱笼,跟花老爷子耳语几句,就赶着车回去了。

  见花老爷子阴沉的脸色,徐氏也顾不上丢面子了,赶紧得从地上爬起来,回头还瞪了江氏娘几个几眼,充满警告的意味。青菀看着花老爷子的背影,若有所思,花老爷子今年不过六十多岁,除了头发里夹杂着少许银丝外,丝毫没有老态,他的体型很是高大,目测在一米八以上,生的面皮微白,鼻直口方,看得出年轻时候长相不俗,可能是常年做生意的原因,眼角的纹路很深,笑起来的样子充满和气,可是此时拉下来脸的时候,显得分外严肃和吓人,至少看青阳青敏的表情就知道,旁边的花秀红也没有好多少,低低地叫了声爹就再没敢多言,浑然没了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

  经过这半晌,江氏缓过来一些,内伤使她除了不敢深呼吸,倒也看不出太大的异样!她的眼里划过一丝希冀的目光,似乎是期待花老爷子能够为他们做主一般,可是青菀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花老爷子是个老派思想的人,他主外,徐氏主内,他从不插手内院事宜。青阳扶着江氏到了正房堂屋,花老爷子坐在主位上。

  “老爷子怎么这会子回来了,铺子里的生意不是忙得脱不开身,前几日才托了人,说要年关下才能回来吗?”徐氏先进了屋,有些陪着小心。

  “回来自然是有事,倒是你当得一手好家,门口围着那一起子人,到底是所为何事?这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若不是我赶巧回来,这花家的脸,倒要被你丢到覃阳镇上去了。”花老爷子冷哼道。

  “这还不是你的好儿媳,带着几个孩子没事找事...”徐氏倒打一耙。

  “我不管你这家是如何当的,只需记得一点,家丑不可外扬,今日的场面,若是传遍四里八乡,我看江儿和秀红也不要想着说亲事了!”花老爷子摆了摆手,似乎不愿意再听徐氏的狡辩。

  “青菀的头是怎么回事?”花老爷子似乎才注意到青菀头上的伤,貌似关心地说道。

  “从山上摔下来了...”青菀老老实实地回答。

  “既然受伤了就该好好歇着,小小年纪,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来,你奶毕竟是长辈,在外人面前随意顶撞,说出去到底是不好听,今日的场面也不好看!还有老二媳妇儿,老二不在,孩子的教养上面,也该下些功夫!好了,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今日也该闹够了,都各回各屋歇着去吧!”花老爷子并不关心她是如何受的伤,说出来的话似乎意有所指。江氏的脸色涨得通红,她扑通一下跪在花老爷子脚下,咬着牙说道:

  “爹!我有话说!今日闹到这番田地,我本期待着您老能给我们娘几个做主,没想到,您竟是不问青红皂白,就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江素莲,从十六岁嫁到你们花家,起早贪黑地伺候这一家人,何曾有过怨言?您不念在我的这份辛苦上,也该看看您老这三个孙子孙女,今年我儿青阳已经十四岁了,青敏和青菀也都懂事了,他们几个长这么大,从未吃过一餐饱饭,从未置办过一条新衣,我总以为,做儿孙的,多敬着家里长辈没错,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凡事多做些,累不死人,我少吃一口,我几个孩子都能多吃上一口,我的几个孩子从小也都是这般懂事乖巧,可是今日又得到您老的一分爱重了吗?”江氏越说越心酸,她脸上的泪水,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我今日算是看透了!我青菀说得对,同样是儿孙辈,大哥一家过的是啥日子?我们二房又是啥日子?还记得我娃他爹刚去从军那会子,我一边带着几个孩子,一边还得在家里劳作,就这样娘还说我是白吃饱不干活,几个小的也张着嘴等着吃饭,我是拼命干活也讨不了娘的欢心,好容易我凭着一手绣技,求着相熟的管事婆子递话,在白家求了个营生,赚几个大子月月供给娘花用,娘的脸上才算是开了晴。这还不够,就连我儿青阳,小小年纪,也要被娘给指使到白家,去做个被人看不起的书童!就为省下那些口粮,还好白家老爷宅心仁厚,管事的也看在一个村上的乡亲份上,我儿青阳并没有签身契,爹呀,我想问您老,我青阳是不是您老的亲孙子?我青敏青菀姐妹俩不是您的亲孙女?难道我江素莲的儿女活该就是比别人要低上一等?活该就是伺候别人的吗?我江素莲吃苦也就罢了,难道我的儿女就活该被别人踩在脚底下,做那永远上不了台面的烂泥吗?”江氏爆发了!似乎这么多年的委屈都从胸腔里喷薄出来,青菀从未见过江氏这般模样,她的心底里涌起对江氏的心疼来!为母则刚,以江氏的性子,若她是为了自己,断不会如此顶撞花老爷子的,她的本心一直认为百善孝为先,可是今日为了自己的儿女,她才不得不强硬起来。

  “这...老二媳妇儿,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你娘的脾性你也知道,她嘴是厉害了些,可是没有坏心...你和青阳在白家做工这个事,我也是方才知道,这事儿确实是你娘她不对,以后那白家,爹的话,你和青阳就不必去了!”花老爷子只有年节才回来,恐怕真没想到徐氏能做下这样的事来,他回头瞪了一下老妻,想要说什么,看看如今的场景,毕竟还是要给老妻留一些脸面,便作罢了!徐氏看到花老爷子冷冷的眼神,心虚的低下了头。

  “爹,啥也别说了,我们心里都有数,今日我就是想求您把我们二房...分出去!我就算顶着不孝的名声,也愿意带着几个孩子分出去单过!我真的怕……怕再这么磋磨下去,我的几个孩子活不到他们的爹回来啊……”分家的话一说出,江氏似乎再没什么可怕的,她的目光越发坚定。

  在这个时代,小辈主动提分家,是件很不孝的行为,若不是逼到绝境,江氏是不会主动提出分家的。时人大多觉得,父母在世的时候谈分家,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可是徐氏的行为,显然是不被大多数人接受的,今日闹到外人的眼里,已经是摊在明面上了,所以即便江氏现在提出来分家,也是为大多数时人能理解的。

  “胡闹!老二媳妇,你可真是反了天了呀!你这说的是啥人话?我和你爹还在,老二如今也不在家。你一个妇道人家就敢提分家?我不同意!”没想到花老爷子还没说话,徐氏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奶,您总说我们娘几个是白吃饱,不干活,我娘提出分家,不正和了您老的心意吗?再说了,您老也说我们三个毛都没长齐的,做不了什么活计,分出去了,也能省的您一些口粮不是?”青菀一字一句的将徐氏的原话反驳回去。

  “大人说话,咋就轮到你这个小丫崽子在这里插话,这说破大天去,我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徐氏格外的坚持。

  “老二媳妇儿,你这家里也没个壮劳力,我把你们分出去,你们该咋过活啊?再说了,老二不在家,我把你们这娘几个分出去,外头人知道也会戳我的脊梁骨呀!这话不要再说了,你娘有句话说得对,父母在不分家,我们老两口如今还健在,不希望这个家就这么散了。”花老爷子的话,倒有几分苦口婆心的意思。

  “爷!我今年十四岁了,我爹不在,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几年在白家做书童,白家少爷待我极好,也教我识得些字,知道些浅显的道理。老话说得好,这树大分杈,子大分家,我青木哥和青树哥他们年纪也渐长了,还有三叔也快娶亲了,家里人口只会越来越多,总是有分家的一天,倒不如趁现在把我们分出去,用我奶的话说,也省得我奶那些好口粮了,省下来也好给我三叔说门好亲事,给我小姑省下些好嫁妆,而且我们就算分家了,对爷奶该有的孝敬也是不会少一分的。”青阳跪在江氏地旁边说道。花老爷子看着这个最小的孙子,有些日子没见,青阳的个头蹿高了一些,虽然还是清瘦,眼神却有了坚毅之色,他的肩背挺得笔直,透着几分倔强。花老爷子又回头看了一眼徐氏,眼里有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

  “哼!想分家?别以为我不知道,分家是假,告状是真!老二媳妇儿你个黑心的婆娘是咋想的?你不就看你爹回来了,想告黑状吗?让老爷子为你们做主,我呸!你个脏心烂肺的贱蹄子,我这把老骨头还活着哪,你就算分家也给我净身出户,从我这个家里滚出去,休想从我手里拿走一文钱!”徐氏也看出老爷子眼里的意味了,她心里有些发虚,不由又冲着江氏撒泼道。

  “你给我闭嘴!什么话都往外吣!”花老爷子爆喝一声,徐氏立马哑火!

  青敏和青菀也跪下来,青菀说道:“爷,就把我们二房分出去吧,您放心,无论我们是好是坏,都是我们自己愿意的,以后也不需要爷奶给我们负责任!”

  “你这孩子,也和你娘瞎起什么哄,你爹不在,这冬冷寒天的,你们就算分出去,又该如何过活,这件事休要再提!”花老爷子看着两个小孙女跪在地上,也不为所动。

  “爷!请您老务必给我们做主!这几年,您老在镇上不咋回来,也许不知我们的处境,我们吃不好穿不暖,这些先不说,您看看我二妹头上的伤,我二妹那日差点死在这里,就是我们的亲奶,心疼那几个银钱,差点要了我二妹的命,我不想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求爷发发善心,让我们一家分出去单过吧,我爹不在,我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会把我娘和妹子们照顾好的,求爷为我们做主,让我们分出去吧!”青阳一个头抵着地面,久久没有起来。

  花老爷子没想到有这种种事情,他错愕地看着徐氏,徐氏却暴跳如雷的大叫道:“好好好!你们一个个地在这里编排我的不是,黑了心烂了肺的,既然不想在我这过活,那你们全都给我滚出花家,你们还想分家,我呸!一个个地给我光身出户。我一个大子都不会分给你们!”

  “你住嘴!徐氏,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这些年,我为了这个家在外奔波劳累,你就是这样当家的?我好好的孙子孙女在你手底下,倒叫你给作践得像仇人一样!宁愿这大冷的天分出去单过,也不想在你的屋檐下!好好好,你好得很哪!”花老爷子看着老妻,有些咬牙切齿。

  “老爷子呀,你摸摸你那良心,这家里家外的,不是我费心操理,你能过得那样舒心!这一个个小崽子在这里说两句编排我的话,你就这么指着我的头皮骂,我这脸哪,被你打得啪啪响啊,我不活了呀~”说着徐氏就坐地下撒泼!

  “你给我闭嘴!收起你那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小辈都在这看着呢,净做些丢人现眼的事!再哭闹你给我滚出花家去...”徐氏看着花老爷子越发阴沉的脸,她的嚎哭声戛然而止,自己也麻溜的爬起来。看来对于震怒的花老爷子,徐氏也是不敢轻易招惹的。

  “青阳啊,还有老二媳妇儿,你们几个都起来,分家这个事,容我再想想,你们也都好好想想,分家不是小事,今日也都累了,都先回去歇着吧,此事等明日再详谈!”花老爷子用手捏了捏眉心,神色也有些说不出的疲惫。

  “爹,这事不需要再多想了,我们的心意已定,早些分出去,也早些了了心事,今日闹到这般田地,再在一起过日子,难免有些不便!”江氏语气非常坚定,分家一事既然提出来了,就不能再退缩,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

  花老爷子沉吟半晌,也没有搭话,江氏依然是目光坚定地跪在地上,最终他只得长叹一口气:“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明日就去找里正过来商议一下分家事宜吧。”

  “那我们就不打扰爹了,明日再过来。”江氏娘几个回了倒座房,江氏怕青菀着凉,赶紧让她进被窝暖和,自己则是先给青敏清洗伤口,涂上药膏。“敏儿,还疼不疼啊?娘的好闺女,让你跟着受委屈了。”

  “娘,没事了,我不疼了,娘背上疼不疼?我看看,也给娘上点药膏。”

  “娘没事,不用上药膏,你们姐俩好好歇着,青阳,好好看着两个妹妹啊,娘去帮你奶做饭,咱今日都好好休息,明日好跟你爷他们说分家的事。”江氏作势就要出门去。

  “娘,你身上还有伤呢...”青菀从被窝里探出头来。

  “没事,这点小伤,娘挺得住,你和哥哥姐姐待在屋里别出来了,等娘饭做得了叫你们吃饭。”江氏说完就出去了,只是兄妹三人都被要分家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背脊微微有些弯。

  “哥,姐,你看咱一家,四个都有伤,这下子可齐活了!”

  “你这小妮子,头不疼啦,开始打趣起我们来了。”青阳似乎也被她的笑容感染,用食指刮刮她的小鼻头。

  青菀笑着躲进被窝里,青敏也笨拙地爬上了床,姐俩并排躺在床上,想到马上就要分家了,竟也跟着咯咯地笑出了声,似乎只要能分家,之前受的伤也是值得的了。青菀觉得此刻真是有说不出的幸福滋味,虽然前路还不清,分家后的生计还是老大难,可是只要人在,比什么都强!

  这一晚,没有了徐氏的和骂声,青菀睡得很是香甜,似乎是来到古代后最踏实的一个长觉,梦里她又来到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自从她穿越以后,青菀已经多次梦到这里,除了荒无人烟,这里像是春天一样温暖。只是这次不再是原先那种笼罩一切的团雾,这一次雾气居然散去一部分,露出一大片空地,空地边上还有一弯月牙状的泉水,泉水不算大,也就几十米的样子,闻着这里清爽的空气,似乎头上的疼痛都轻了一些,她的嘴角不由得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