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忍界决斗场 > 第二十九章 警告(第三更补请假欠更3/4)

第二十九章 警告(第三更补请假欠更3/4)

  青铜色的B字母在屏幕上显现,最后一次随机招募用掉的名超不知道雨之国的真实情况,不免露出了几分惆怅和失望。

  七次招募五C二B,正常水准,名超再次验证了自己不是欧皇。

  他望向屏幕上显现的四幅对战画面,上方两幅与上一次重复,下方两幅……咦?

  名超视线集中在右下角,意识操控另外三幅画面消除,将这幅画面放大——对战双方是一男一女。

  男性戴着奇怪的面具,只露出嘴巴周围的样貌,甚至双眼都被墨镜一般的黑色笼罩,又身穿宽大的黑色兜袍,连挥动攻击的拳头都是黑色的,让名超心说就特么是你导致我这次没变成欧皇的?

  不对,并非拳头是黑色的!

  而是拳头上面,附着着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让人心中发麻!

  女忍者则是一头红发,年龄与芳奈阿姨相仿,容貌极佳,使用的忍术亦很绚丽,后背点点星光竟汇聚成一对翅膀,赋予她飞行之能。

  男忍者名超一眼就认出来了,油女一族,油女取根,唯二跟随团藏叛逃木叶的根部上忍之一!

  女性忍者名超在仔细回忆后,也有印象:“星忍村,夏日?”

  星忍村是位于熊之国的一个小忍村,还比较出名,因为三任首领都堂而皇之地自称星影。

  他们依靠两百年前从天而降的一块陨石修行,依靠陨石的辐射强化查克拉,开发出一系列的独有忍术,将之命名为孔雀妙法。

  孔雀妙法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最关键的一点便在于它能使忍者翱翔于空,凭借于此,再加上村子周边独特的天险毒气峡谷,五大村也懒得付出代价对他们如何。

  “星忍村忍者都会飞啊。”

  名超很快就清楚了团藏部下甚至团藏本人出现在那里的原因,无言地蹙了蹙眉头,“真是的。”

  ……

  得到星星的近两百年来,星忍村总共出现过三位将孔雀妙法修行至巅峰的忍者。一位是星忍村现任的第三代星影,年近百岁,另外两人则是一对夫妻,夏日与萤火。

  大概五年前,夏日和萤火因为发现借用星星的力量修行会极大损伤身体,于是出手盗窃星忍村的星星,被星忍村忍者追回。

  早有觉察的三代目星影则终于下定决心,封存了星星,不准星忍村忍者再利用这颗星星修行。

  夏日萤火夫妻,却也不得不成为星忍村叛忍,被逐出村落。

  这五年间,丈夫萤火因为星星带来的副作用已然丧生,夏日则一人独居在星忍村外森林,默默守护着留在星忍村内的儿子昂。

  不过今天夜晚,她星之力量的感知却告诉她有三个危险的家伙在远远地窥视星忍村,没等她过去探查,她便也被那三人给发现了,而这也给她带来了生命危机!

  “这些虫子……是木叶油女一族的秘术?你们是木叶村忍者!为什么前来星忍村?!”

  有些气喘地飞翔于半空,夏日对下方三人发出质问。

  油女取根则立在团藏身旁低声道:“吞噬了她查克拉的寄坏虫纷纷死亡,星忍村的星星,恐怕是一种对人体有害的东西。”

  夏日神色大惊,竟直接……

  这就是小忍村的悲哀,200年才研究明白的东西,一名木叶上忍随意一试,便立刻得出了结论。

  “有害吗?”团藏轻喃点头,但心里却并不在乎。

  眼前的女人不还活得好好的?

  小忍村的上忍竟然拥有与取根匹敌的实力,想必会有很多人愿意为得到这种力量付出一些代价的。

  最重要的是飞行能力!

  虽然离开了木叶村,但村子里的风吹草动,丝毫瞒不过团藏,两名顾问对名超的行动,自然也被他知晓,他甚至觉得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的魄力不足!如果他在,行动的手段肯定会更直接几倍!

  对于名超隐隐的威胁,他自然更加无法接受,所以才有了他今日一行……你会飞?那老夫就为木叶取得飞行的能力,你能如何?!

  独眼窥测再度与油女取根交手的夏日,团藏暗道飞行的能力确实麻烦,如果这女人一心要逃,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将之留下,必须一举功成,必须他亲自出手!

  于是他解开了几分绷带,却在这时,独眼中的景象忽然偏移,在熟悉的失重感中,坐到了熟悉的座位上,看到了熟悉的摸影!

  心中一惊,他老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变,不满问:“哼,深夜呼唤老夫,又有什么事情?!”

  摸影语气平淡道:“收手吧,团藏,不要以为我不说,便是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动作。”

  团藏神色不变:“小动作?老夫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柱间老师生前对你的评价你想知道吗?算了,你大概不敢。”

  摸影摇摇头,微笑道:“不过可以告诉你、让你安心的是,这些评价中至少有那么一点点,是正面的,包含着对你的赞许。”

  “也正是因为这部分赞许,所以我没想过杀你,团藏。”

  团藏老脸一沉:“没想?你的意思是,你如果想杀老夫,随时随地都可以做到?这座忍界决斗场果真有那么大的威能?老夫不信!”

  “目前确实没有。”

  摸影坦诚道:“但想杀你的人很多,而我有能力得知你的位置。

  比如现在,你在打星忍村的那颗星星与孔雀妙法的主意,那么你猜,止水的位置在哪里?佩恩天道赶到那里,又需要多久的时间?”

  他真的知道老夫的方位!

  他真的知道老夫正在做什么!

  团藏心中半是因为摸影坦言决斗场无法夺走他性命的轻松,半是凝重,还未再说,便见摸影忽地伸手一探,凭空抓住了一把长剑!

  旋即摸影站起身,换成十分严肃的神色,重复第一句话:

  “收手吧,团藏!”

  长剑蓦然闪耀!

  团藏整个身体被限制在座位上完全无法行动,独眼大睁,眼睁睁看着这柄长剑贯穿了他的喉咙!

  剧痛袭来!

  意识溃散消失!

  现实中,团藏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感触着犹在环绕的痛楚。

  一边说着无法杀我,一边做出了这样击杀我的事情?!是了,他说的话是‘目前确实没有’。

  目前!

  如果一次次地将老夫呼唤入决斗场,一次次地如此将老夫杀死。

  百次或许无妨,但千次甚至万次呢?老夫恐怕会被这股痛楚折磨得意识崩溃,自我消亡!

  目前不能,目前他还不能连续呼唤我太多次,以后却未必吗?

  团藏紧咬牙关,又一道一道地将绷带缠回去,冷哼道:“取根,风,行动取消,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