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48章 拿下一位

第48章 拿下一位

  有专门的海报,预告片拍摄公司,也有专门从事武指的,粗鲁估计,这货已经让三四种公司失业了。

  段邻里看到这里就在心中收回自己没说的话,网上标题党的也不会这样写,因为标题党虽然的新闻随时时常是雷声大雨点小,也不要逼脸,也没有羞耻心,可至少他们也是将自然物理法则的。

  什么是自然物理法则?也就是“挨一巴掌会疼”,“响屁不臭臭屁不想连环屁又臭又香”,以及“别人家的小猫咪特别帅”这些基础道理。

  “怎么了?报告有问题?”女助小脸立刻认真了起来,然后立刻打电话给公司,经过再三确认后,给了段邻里肯定的答复。

  “段哥,公司那边说,报告的数据是经过再三核对,也别说有关导演的信息。”女助回答完,很好奇的问:“段哥怎么了?”

  “毫无疑问,这导演是失业大师了。”段邻里评价道:“他一个人让半个剧组数家公司的人都失业了。”

  女助的问号里都是小脑袋,但段邻里也没多做解释,继续看下去。

  [存在风险:1票房收益。

  2导演本身有争议。

  3主演不明确。

  ……]

  首先说这个票房收益,虽说之前报告分析杀死比尔可能有七亿,但那是不确定的,商业思维,不缺钱就是不稳定因素,要将其往坏处想,做最坏的打算,所以关于这点报告中的长篇大论也就不赘述了,这也为什么才B评价的原因。

  看看剩下两个——

  [赵卫繁宣传新片,对楚舜和牛舟进行了拉踩,楚舜反驳要用新电影与赵卫繁比较,赵卫繁也回应并且立下战约。

  考虑到楚舜的风格,以及赵卫繁对商业片的掌控,分析部认为楚舜赢的几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

  一旦输了,段邻里在资本眼中的票房号召力,会受到一定影响,当然这样分析并非是不相信中戏之光,只是要把所以隐藏的危机都写出来。

  看完了整篇分析,段邻里值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导演楚舜是个自负的天才。”

  “天才不是都自负吗?”女助补充一句。

  段邻里点头,他也自负,所以他对于分析报告中所说的缺点后两天根本不在意,他出演了票房一定不会输与什么赵卫繁的新片,另外主演不明确,看完剧本就知道是双雄戏,可他也有信心不会输于人。

  “所以我的意思是,在天才自负的基础上,这导演还要更上一层。”段邻里心里是想不到,是什么样疯狂的自信,才能够把半个剧组的。

  “哦哦,那楚哥是要接下?”女助能听出来,段邻里话中有欣赏的意味。

  “嗯……先不。”段邻里摇头,并道:“让公司先确定,管老师和孙会长是否真的会参演,得到确定答复后再接。”

  “好的。”女助立刻把回复报给公司。

  段邻里心中已经有自己判断,这部戏如果让其他演员出演,即使是实力还不错的,然后和他对戏,很容易剧情拉胯。

  每一个对自己负责,并且不缺剧本的演员,都不会太轻易的接戏,没听女助说吗?段邻里已一年多没演戏了,虽说去年拍的电影在今年上映,倒是没有空档期。

  楚舜选择三位大神都道路并不顺畅,管案那边直接没有消息,而段邻里又要先等另外两位演员确定下来什么,今日在乒乓球场和孙光台会面的楚舜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希望不要三连跪。

  排位三连跪太惨了——啊呸,是邀请人三连跪太惨了。

  孙光台今年五十一岁,看上去也就四十出头,孙光台是个焦虑型人格,做什么事情都希望给自己安排七八条选择,所以实际上来说他四十五岁头发都白了一半,现在满头黑发是染的,还好的是他不脱发。

  “气场这东西真是玄学啊,平时生活中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帅大叔。”楚舜第一印象。

  他这话不是没由来,前世作为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存在,见过道明叔一面,即使是私下,气场也非常浓烈,楚舜恍惚觉得那是康熙。

  “光台球技见长啊。”扈校长陪着孙光台打一局,就已大汗淋漓,不经常运动。

  相反孙光台是经常运动,保持身材所以一场等下来只是额头有细汗。

  “不是我见长,是强哥你的身体缺乏锻炼。”孙光台用毛巾擦脸。

  今天这场孙光台没有带助理或者是秘书,毕竟是老朋友约他出来见面,即使在电话里说清楚是关于一部电话的事,可也得卖老朋友面子。

  然后三人介绍后,孙光台和扈校长就开始打球,根本没有插话的余地。

  在两人打完球,扈校长和孙光台坐着擦汗时,前者把剧本递给了后者。

  “看看这剧本,着重看张麻子这个角色。”

  孙光台点头,拿出了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似乎准备边看边记什么。

  严格的说,目前这场景说不上话,和出不出明关系不大,因为扈校长和孙光台在娱乐圈辈分和地位问题,能够跟两人直接对话的人少,即使有名气也逃不出人情社会。

  当然这里说的有名气是指普通的,如果是你名气足够大,就行希区柯克置于英国,黑泽明置于RB等,捅破了天,那就不在乎这个,也是楚舜的目标,不但要捅破天,还要九浅一深!

  “楚舜,我知道很有才华的年轻导演,前面杀死比尔在好莱坞拿下了两千万美金的票房,是近几年票房最高的国产电影。”孙光台笑道:“用华夏文化基地,解读RB武士文化,以及西部片,然后重构,是部有意思的电影,这部戏是你的新片?”

  楚舜点头,并道:“我觉得张麻子这个角色很合适孙老师。”

  “我看看。”孙光台低头看剧本,和一般人看剧本不同,别人要么认真看得慢,要么看的快,但孙光台真的似小学生做笔记那般,边看边写。

  楚舜看着孙光台,一小时过去,密密麻麻写满了两页,因为自己太潦草,也是瞄了几眼不清楚写什么。

  “久等了,台本很精彩,这部戏我接了,稍后就让我公司都人来签约。”孙光台看完后一口答应。

  出奇顺利,让楚舜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不过很快楚舜意识到了一些事,看了看身旁的校长。

  严格的说,楚舜想得没错,孙光台会快速容易答应,是因为听到朋友去当了监制,更直白的说,剧本好只是基础,因为好的剧本是真不少,电影并不是依靠剧本好就一定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