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33章 大冒险

第33章 大冒险

  楚舜是很清楚,影评人写影评的方向,其实和本身的知识以及认知关系很大,他估计评论说哲学这两位哥们或许是哲学系的?

  但无论如何,好像说的很有道理,楚舜自言自语:“以后有人问起杀比和六格的相通性,就可以用这噼里啪啦的哲学理论来解释,我真是个机智的小聪明鬼。”

  然后楚舜就把手机截图,准备回去背一背,不过几秒后,这个善变的货又反应过来。

  “不对,关于艺术创作的事,为什么要向别人解释。”楚舜心里说道:“至于有没有共同点,那是电影评论人的事,我拍片解释就掉逼格了。”

  “求你的歌单,这个话题在下午三四点左右都上了微博热搜,现在是被顶下去了。”白老师看到楚舜已经放下手机后,说了一句。

  “那老师要不要把你的b站up主名字告诉我。”楚舜道:“我把我歌单分享给老师你,作为独家消息,让老师涨一波粉。”

  听到涨粉白老师眼前一亮,细想之下还是没同意道:“那就不用了。”

  白老师软硬不吃啊,楚舜低头继续吃东西,也没有心思开个小号跑去逼乎装逼。

  十八点庆祝宴开始,到二十点半差不多都散了,来人和楚舜相继打招呼离开。

  白老师、芮樱等在七点半就吃完回家了。

  还剩下一桌在拼酒,这桌的人有几个不是一席的,本桌都散席了,挪到了另桌,其中就包括吹哥,今天他也是开心,但旁边女儿孙芸是早就呆不下去,坐在一旁低头玩着手机。

  “先走了。”大概二十一点一刻,孙芸是坐不住了,起身道。

  “我送她上车。”楚舜起身,吹哥女儿孙芸才读高一,大晚上也要确保安全。

  吹哥听到女儿要走,晃晃悠悠的也准备起身送女儿,但酒喝得的确有些到位了,坐着还好,一站起来就脚不稳。

  “你还是好好坐着。”楚舜道。

  “那就麻烦,麻烦导演你了。”吹哥道。

  楚舜点头,把孙芸送到了酒楼外,酒楼所在地,也算是繁华区域,时间也不算很晚,所以人来人往还很热闹。

  这个点很多社畜都还没下班,的确不算晚。

  “麻烦楚叔叔了。”孙芸礼貌的道谢。

  “不麻烦,你不用担心你爸,喝醉了我这边也会安排。”楚舜道。

  “我不担心。”孙芸语气比较平淡的回答,补充了一句:“他就喜欢喝酒,我妈估计就这样才和他离婚的。

  语气中包含对埋怨,楚舜本可以说一句,你真的以为离婚是你爸爸一人的错,但后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没再开口。

  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拍下了车牌号,楚舜对司机的哥说:“哥们不好意思啊,这主要安全为主。”

  的哥表情也没什么变化,或许是习惯了,道:“都知道,放心儿,会安全到家。”

  “谢谢师傅。”楚舜道谢,然后对入座了车后排的孙芸道:“到了后记得报个平安。”

  之前要签名时,孙芸已把白老师、张唐,和他的微信都加上了。

  “楚叔叔再见。”

  车辆离开,说起来出租车在不同地方,叫法不同,山城叫托儿车,魔都那边叫差头,广港台叫计程车、的士,新加坡叫德士等等。

  送完人,楚舜在外面想抽支烟,但一摸,很好又忘记买烟了。在街边吹了会风,再进酒楼,该走的都走了不该走的也走路,酒桌上就剩下四五人,而楚舜看到吹哥在哇哇哭?

  楚舜揉了揉眼睛,他怕沙子里进眼睛看错了,的确是在哭。

  “?”每当楚舜脑中出现了问号,都不是他有问题,而是眼前的事物有问题。

  “我见过喝酒喝吐的,也见过喝酒喝醉了在厕所睡的,但喝哭了,是属于少见。”楚舜心中琢磨,然后走过去,梁副导在安慰吹哥,哭的原因是吹哥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没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庭。

  有首歌叫《男人哭吧不是罪》,但事实上不喝点“马尿”,不少男的还真哭不出来。

  “小芸也很讨厌我,经常对我说话爱搭不理。”吹哥继续泪涕纵横。

  其实楚舜觉得孙芸并不是看上去那么讨厌吹哥,因为如果真讨厌,那么行为逻辑存在一个自相矛盾的bug。

  然而现在和吹哥说,吹哥也听不进去,喝醉酒的人是会钻进自身的情绪,谁说话都不听。

  楚舜准备把吹哥送回去时,电话响起,来电提醒是猫姐。

  接通电话后,听到于敏气喘吁吁的声音:“在广粤酒楼几楼?”

  “什么情况。”楚舜反应过来,快速走到酒楼门口,看到在马路牙子边,带着棒球帽的于敏。

  走两步迎过去,楚舜靠近才看到于敏显得有些风尘仆仆,钱姐也没跟来。

  于敏外号叫猫姐,是因为“大猫罚站”,但此时真就像一直早上觉得主人没有捕食能力,早起捉老鼠回家的白猫,钻囱攀柜身上白毛弄得一团糟。

  “于姐你不是要拍外景吗?”楚舜疑惑。

  “庆功会如果主演都没来,导演岂不是很没面子,所以早点拍完过来了。”于敏话没说全,按照原定计划是不可能如此早拍完的,是她拜托幕后和对戏的演员,减少了午餐和晚餐吃完后的休息时间,而她本人也只吃了早餐。

  “于姐善解人意,有心了。”楚舜心中是既有感动也有好笑,前者原因是他拍过戏,自然清楚这种租赁短时间的外景戏本身就是加紧,在加紧情况下再抓紧,是很辛苦了,估计早上于姐就准备这么安排,但不清楚能不能赶来,所以先打电话道歉。

  于敏闻言嘴角努力压制弧度,不过好像是给铲屎官抓了耗子的猫咪,上扬的嘴角还是没藏住,并且手做蒲扇状给自己扇风。

  后者的原因是——楚舜道:“但于姐庆功宴都结束了,餐厅就剩下三四个人。”

  “??”于敏脸上表情明显一僵,目光表情是有些傻眼。

  “于姐还没吃饭吧。”楚舜挑起另外话题:“我问问白老师她们有没有时间吃夜宵。”

  于敏点头:“好!”

  见答应,楚舜给白老师、芮樱等人打了电话,洋妞张唐从这边庆功宴离开后,马上又赶去参加了生日partly,接到电话还很嗨皮,没办法过来吃夜宵。

  但白老师和芮樱、狗头还是答应了。

  “我知道一家日式KTV的炒菜还不错,关键是有包厢。”楚舜道。

  “那就去那家。”于敏点头答应。

  “于姐稍微等我会,我把残局收拾一下。”楚舜道,然后补充了一句:“大晚上站在马路边也不安全,于姐你还是跟我上去吧。”

  然后楚舜就上酒楼,剩下的几人晕乎着压根就没认出带着白色棒球帽的于敏,不过除了吹哥外基本上都能够自己走,当然走直线是办不到,所以楚舜就近开了几间房,而吹哥醉醺醺的,不过嘴上还嘀咕:“不睡酒店……麻烦送我回家”之类的话。

  就这状态回家?楚舜在于敏的帮助下,把吹哥搬到了酒店房间,有经验的人都知道,人喝醉后是烂泥一滩,如果平时用五十斤的力量就可以扶起,那么烂醉时要两百斤力。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少喝酒否则早晨起来屁股疼,话说回来你也有可能会爱上这种感觉,从此夜夜买醉。

  残局收拾完,给酒楼老板道谢,打车来到了楚舜说的那一家位于四楼的ktv,老板接待了,然后将两人安置一个小包厢,随即将地址发给了白老师和芮樱。

  和普通量贩式ktv装修有明显的区别,更像是日式ktv,当然日式ktv形容词都有点别扭,因为总的来说ktv就是由岛国兴起,而量贩式同样是岛国进行的一次改进,之所以说它像日式更准确来说是像家庭式。

  “这家的炒菜还挺不错。”楚舜道,然后询问了于敏喜欢吃什么,后者回答“喜欢吃甜的和辣的”,有喜欢吃甜有喜欢吃辣,根据《饮食心理学》来判断,性格应当比较偏执。

  当然饮食心理学这东西只能作为参考,当不得真,楚舜点了鱼香肉丝、水煮肉片、跳水蛙、拔丝山药等菜品。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白老师来了,又五分钟芮樱才最后到。

  “既然要来,我就随手熬了点醒酒汤,喝点。”白老师把手中的保温杯递给了楚舜,并对于敏说。

  醒酒汤有好多种做法,可以用桔子,也可以用陈皮,白老师的这一盅明显是用的鱼头,有鲜味。从通知白老师,然后到白老师到包厢没多久的时间,还真能干。

  楚舜和于敏都喝了一碗,实际来说,今晚可以控制没有喝多少,但这种宴席,有一次说一次,都吃不饱,所以喝喝鱼汤能够暖肚子。

  “白老师的厨艺真好。”于敏道:“鱼汤熬得这么鲜。”喝完一碗粉红舌头还快速在嘴唇上舔了舔,显然味道很符合她的心仪。

  芮樱本来已吃饱,在旁边看着也忍不住喝一碗,也是这段时间菜品全部上完了,四人吃吃喝喝,其实主要是于敏连午餐都没吃,大晚上跑来,要慰劳五脏庙,一边吃了两碗饭,正所谓能吃是福。

  减肥,对饮食有严格控制的白老师基本是随便动动筷子。

  饭过五味,也想着酒过三巡,芮樱提议扔骰子玩真心话大冒险。

  “我没问题。”楚舜道。

  于敏咬了咬大拇指的指甲点头道:“我当然可以。”

  “啤酒的话,是高热量食物啊。”白老师叹了一口气,显然是想说晚上喝酒,容易长胖,但她从来也不会作为气氛终结者所以还是同意。

  四人商量好规则,扔骰子点数最小的两人接受惩罚,其中受惩罚者倒数第二有权利决定自己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并且也能决定倒数第一选择什么,总结出来就是非酋没有选择权,当然如果最小两人骰子点数相同,或者是其余三、四人相同,就用国际惯例剪刀石头布。

  由于人数也不多,所以一致决定将大冒险固定是喝两杯酒,而真心话就不解释了。

  找店家要来了三个骰子,四人开始了,楚舜在投之前默念了一句愿系统保佑,作为现任欧皇,传说中康师傅连连中七瓶的恐怖男人,从来不惧怕这种游戏。

  一投:4、5、6,十五点。

  “稳了稳了。”楚舜看到顺溜的数字,脸上露出了笑容,要知道三个骰子最多也就十八点,简直是天大,然后该芮樱,很明显首扔给了她极大的压力,因此脸色非常认真。

  二投:5、5、6,十六点。

  “yes!”芮樱握紧小拳头。

  楚舜沉默了,想到了芮樱是球迷,难道是平行世界的世界杯巴西不再神奇,德国战车撞墙,英国战舰沉没,所以给球迷的补偿吗?

  想到这里,楚舜目光看向了白老师,下一个是她。

  白老师就很随意的把骰子一扔:6、6、6,十八点最大。

  “看来今晚运气不错。”白老师抿嘴笑了笑。

  毫无疑问,即使最后一个比十五小,楚舜第一把也绝对会受惩罚,这是怎么肥事,系统不保佑他了?

  最后剩下于敏,拿起骰子随意的往桌上一撒,三个六十八点。

  难以相信事实的楚舜,猛的向前拿起骰子反复观察,这骰子是不是照顾本办法丢大,十五点居然还是最小,这个世道上还有公理吗?

  “接受现实。”于敏目光看向芮樱道:“小樱,你决定,是大冒险还是真心话。”

  “我真心话。”芮樱立刻说,然后又道:“楚导想要什么?”

  “大冒险,大冒险。”说着楚舜给自己满上两杯啤乐堡。

  “那好,我选择真心话,楚导选大冒险。”芮樱决定,话音一落,楚舜就果断喝完。

  楚舜自我安慰:“我这是千刀万剐,不赢头一把!”

  白老师和于敏互相对视,在想着询问什么问题,毕竟关系是熟悉,但又不是无话不谈的损友,问太重了不合适,问太清了惩罚的目的就没了。

  “真心话的问题:谈过几次男朋友,选男友的标准是什么。”于敏思考后最终问出。

  “网恋算不算?”芮樱思考了会询问。

  “当然算。”白老师点头。

  芮樱道:“如果网恋算的话,有两次,第一次是初中但那时候我觉得叫游戏玩伴更恰,一学期就分手了。然后我高中时因为考太差,觉得有点没脸见人,在家里颓废了一段时间,有一段网恋,虽然没有见面但他开导我了很多,所以才能复读一年考上北影。”

  “选男朋友标准的话,我希望能够替我拿主意的,很有主见的那种。”芮樱道:“本身我是喜欢被人管的性格,另外就是我真的很没有主见。”

  第一场结束,很快开始第二场,楚舜觉得刚才翻车,是因为第一个扔的原因,所以这次选择最后扔。

  芮樱14点,白老师5点,于敏8点,楚舜扔了14点和芮樱相同。

  无论如何,这次输的是白老师和于敏。

  “白老师想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于敏道。

  在剧组时,因为楚舜叫白趣老师,所以剧组的人也就跟着叫白老师。

  “我一般喜欢和白酒,不太喜欢啤酒味,那就真心话吧。”白老师回答。

  “哪成,我大冒险,白老师真心话。”于敏也干脆,一口一杯,不过喝快了被呛了一下。

  目前游戏还都玩得比较闻名,如果是楚舜决定,就会选择期望相反的惩罚。

  “问白老师什么?”楚舜和芮樱商量。

  “呃——我也不知道。”芮樱道:“楚导你决定吧。”

  “那行。”楚舜想了想就用刚才的问题:“白老师择偶标准是什么,谈过几次男朋友。”

  白老师笑了笑道:“其实我没有具体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我喜欢的是一幅画面,长相无所谓,不过要认真对待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穿针织衫,有爱心喜欢猫猫狗狗,不染头发,会讲故事,干干净净的,回到家就洗个澡,换上白t蓝短裤窝在沙发挂着和煦笑容看着我,我对这种画面没有抵抗力。”

  “描述的画面的确很有吸引力。”于敏也同意的点头。

  楚舜是完全get不到吸引力,就等着白老师后一半话。

  “至于交过几个男朋友,加上没有表白的初恋,应该有三个男朋友。”白老师说出自己的感情经历没有一点障碍,不像芮樱还有些不好意思。

  在ktv包厢四人也没玩多久就各自回家了,接下来国内娱乐圈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倒是在两周后,由北美华狮公司发行的《杀死比尔》影院放映了,前期是完全没有一点宣传,毕竟宣传也是要钱。

  当然华狮首日也给了六十块屏幕上映,这待遇相当不错了,想想也是毕竟是公司花钱买的版权,也是为了挣钱,肯定是不想亏。至于想挣钱为什么不宣传,因为没有任何人,任何机构能够判断一部电影上映是亏还是盈,前期投入宣传资源,一亏就是亏更多,等电影质量火了,公司自然会加大宣传力度。

  没有错,在生意场上,只会锦上添花,没有雪中送炭。

  如果有人雪中送炭,那就不是经济学了,那是生理学,看看对方是否是你失散多年的爸爸,或者是你爸爸失散多年的爸爸,也就是你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