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18章 戴然观影(中)

第18章 戴然观影(中)

  画面一转,就显示女主躺在了医院,外面风雨交加,然后一个穿着米白风衣的白人女性出现。

  金发碧眼手持红色雨伞的,白色高跟鞋在走廊上发出“笃笃”脆响,单眼带着眼罩,口中吹着口哨。

  这角色就是张唐所言,本来楚舜是打算让张唐演石井御莲的军师,后来想了想还是发挥张唐外貌上御姐的优势。

  戴然忍不住道:“这有点帅啊,还有这配音很经典啊。”

  挎着米白色的包,白手套,就连眼罩都是白色,很帅气的角色。

  画面平行的剪辑出了红伞女性换装,以及女主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口哨声越来越急促。

  “这个镜头语言厉害。”戴然看到这里第一次夸导演。

  什么叫镜头语言,这个词并不是多高深,也不是圈内人扯出来自夸的。

  比如你拍摄一个角色从高处跳下来,只需要拍摄在高处的画面,以及落地画面,再加上镜头抖动,观众就能明显感到角色是跳下来的。

  这就是镜头语言,当然现在这方法被用烂了,可第一个这样拍摄的导演就很厉害。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种,只是属于第一次的创新,称不上多厉害,再说一个电影界“圣三位一体”之一费里尼,他的电影《浪荡儿》,当主人公清晨坐火车离开小镇,当时儿时小伙伴还在睡梦中,这时费里尼用了个经典的平移镜头,把几个小伙伴的床连在一起,加上背景的火车,营造出仿佛是小伙伴也跟着火车一起上路的景象,现在看也是经典。

  “几分钟没有任何台词,也没有交代人物身份,没有没脑,但就是用镜头和配乐让观众知道,这红伞女人是来杀女主的,紧张的氛围也到位了,光是这镜头有大师水平。”

  评价完,戴然自己都一愣,说一个年轻人有大师水平要夸张了,并且还是之前有扑街前作的年轻人。

  “好吧,这年轻人的确是有两把刷子。”戴然换了个评价,继续看下去。

  当红伞女子换好了护士装,出现在女主病房门口,镜头合一,屏幕上出现了红伞女子身份——[艾尔·德来弗,毒蛇暗杀组织成员]

  也真如刚才镜头语言描述的那样,红伞女子艾尔准备给女主注射毒药,并且嘴上还说:“我或许从没喜欢过你,事实上,我讨厌你,但是这不表示,我不尊敬你。”准备让女主在睡梦中死去。

  没有普通的套路,躺在床上的女主没有醒过来,取而代之打断艾尔的是一个电话。

  是比尔打来的,并且取消打来刺杀任务,这通电话大概就是说,如果女主醒了,那就再杀她一次,但不能让她在梦里死去,鼠辈的事不做。

  “槽点太多,如果这艾尔进屋不哔哔,直接动手,电话打来药都注射进女主体内了。”戴然忍不住吐槽:“即使在动手后接电话也ok。”

  戴然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这么老套的剧情,为什么他还饶有兴趣。

  也没工夫思考这件事了,因为在红伞女人艾尔走后,女主醒了过来,大概明白了是什么情况,并发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了痛哭流涕,一个男性护工带着一个壮汉出现,女主因为暂时不知道周边情况,又从新躺了回去装成没醒过来。

  “卧槽这人真的该死。”戴然看着忍不住骂,这男性护工乘着女主昏迷不醒的四年,不仅多次侵犯,还带人来三十五美金一次,一次二十分钟,男性护工说完规则就离开了,病房中只剩下壮汉。

  戴然骂骂咧咧,和他是于敏的路人粉有关,当然这个行为本身就是变态。

  壮汉爬到了病床上,准备侵犯女主,下一刻画面一黑,再次出现是壮汉的哀嚎,女主咬断了壮汉的舌头,画面血腥,不仅如此还从壮汉身上搜出了一把折刀,挑断了二十分钟后回来的男性护工的脚筋,并且从其身上搜出了车钥匙。

  “干得漂亮,不过也挺真实的,四年没有下床,是不可能双腿可以马上行走的。”戴然看着女主双杀很解气。

  戴然想到:“影片中一开头的猫咪小货车,原来是这样来的。”

  女主在医院找到轮椅,在地下车库找到了男性护工的小货车,费力的将自己弄上了车,但双腿不能动,开不了车,女主就躺在后座,用意志想要让大拇指动一动,在这里几分钟的怼脚拍摄,脚控福利。

  “大猫真不愧是武行出身,小腿线条真好看,也因为少穿高跟鞋脚趾也没有变形,这真是足控福利。”戴然道。

  紧接着在女主用意志想要挪动脚时,同时期展开了回忆,在教堂造成血案的凶手四人组第一次出现在观众面前,最左边的是刚才的红伞艾尔,旁边是在影片一开始就被杀死了铜头蛇黑人妇女,最右边的是一位亚裔女星,中间是一个白人男子,目前不知道身份,在戴然看来应当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比尔。

  “白人身材好,这石井御莲挺漂亮。”

  开始介绍石井御莲的身份,代号百步蛇,在比尔的扶持下成为了岛国黒道女王,在此时第二段内容浴血新娘完结,出现了第三段内容:石井御莲的崛起。

  以女主的背景音讲述,石井御莲出生在东京的美军基地,是中日混血,在九岁那年就亲眼见到了父母是在大佬松本手中,与此同时画面又开始分割成三块静止的图,第一是动画九岁小女孩的样子,第二是石井御莲的真人照片,第三张是动画松本照。

  在电影中插入动画照片是很常见的说法,主要是出现在喜剧里,当然在动作戏中为了节省成本,很多小制作也会插入动画,因此戴然并不惊讶,只是惊讶于这个画风有些奇怪。

  而值得惊讶的事,才刚开始。

  接下来是一段九岁石井御莲,目睹亲身父母被杀害的血腥的动漫。

  九岁石井御莲藏在床下,父亲死在跟前,而母亲的血滴在她眼上,这段动画血腥流畅,并且画风奇怪。

  十分钟的动画,很让人不能理解,如同刚才所说,电影中出现动画,一般是为了喜剧效果,或是特殊影像效果,要么就是节约钱,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