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 第1章 刺激的开场

第1章 刺激的开场

  序章

  “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长,总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你想要温柔地对待。”

  第1章刺激的开场

  楚舜知道自己穿越了。

  现实越是有遗憾,就越想着重生穿越降临在自己身上。甚至于在看到书评区有[扣1是神豪系统,扣2是穿越系统,扣3是科技系统,扣4是作死系统,扣5是改造世界系统……]帖子下,楚舜还默默扣了一个1,并且还用小号扣了3。

  当然这种贴都是书友骗回复发布水经验的,楚舜幻想过各种各样的穿越方式,但没想到真的到来了如此悄无声息,拌着老干妈吃老婆饼,突然梗着,噎死了——

  “从目前的记忆来说这颗星球不叫地球,叫元地星,稀奇古怪的称呼,这称呼如何来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预示着我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而并非在地球重生。”

  楚舜也是网文读者,并且在某平台还有作家账号,只不过是兴趣来了写两章扔上去就不管了的那种,作为老书虫接受度也是快,瞬间还有个基础的判断。

  “那么这个平行世界的惯例——”楚舜进行着更深层次的记忆融合。

  记忆中没出现什么古武。

  也没有出现异能。

  目前更加没有末日的苗子。

  “很好,元地星和地球差不多,是法治社会,狗命暂时没有危险。”楚舜松了一口气,然后发现元地星世界的整体历史线和地理状态,与前世地球几乎差不多,反正用原身不太丰富的历史及地理记忆来对比,区别不大。

  作为上b站从来不三连,看小电影从来不快进的勤俭持家猛男,楚舜对元地星做了粗略的统计,发现这个世界是读作平行世界,实际写为“缺胳膊少腿世界”,为什么是缺胳膊少腿呢,因为楚舜发现许多名人不复存在。

  区别最大的是文娱圈子,不知蝴蝶是怎么扇翅膀的,将七十年代末往后,许多著名作家扇没了,而在地球耳熟能详的名导、巨星,也都不复存在。

  至于名导、巨星以外的小导演、小明星,谁管?消不消失也感觉不出来。

  “所以说这个节奏是——”

  让他当搬运工的节奏!

  楚舜曾在某点看小说时,看到主角穿越过去,没脸没皮的用别人的劳动成果装自己的x,还美其名曰传播文化,他就呵呵冷笑,而现在轮到他自己了。

  会如此没脸没皮,会如此文抄公行径?

  当然,必须!

  自己搬运,就不叫没脸没皮了,那就是造福人类啊,为人类迷惘的灵魂,为人类精神的空虚,这是绝对的大实话!反正连楚舜自己都信了。

  前世的楚舜有两个职业,先说主职,他主职是一位副导演,当了十多年的副导演,好不容易利用十几年堆积的人脉,拉倒一部电影的投资,有些野心,但资方这里改剧情,那里添感情戏,这就算了在主要角色的话语权上,作为导演的他非常低,基本上只有建设性作用。

  在演员、剧情、剪辑三项全部都做不了主,甚至于已经可以预见是部烂片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继续拍?

  一来能拉来投资的机会太少了,前世楚舜认为这或许是他唯一的机会,存着侥幸心理,另外就是拍到一半,难道你还能撂挑子不干?真当资本是小白花,人家是夜里猛!

  结果能够预料,楚舜没有翻天本事,能够将手上的烂牌打赢,票房稀烂,再然后就穿越了。

  说句明明白白的话,楚舜也不是什么对艺术有很大追求的人,他就是个俗人,他会一头扎进娱乐圈,是因为学生时代看到了一条新闻。

  卡拉克斯拍摄电影都会和女主谈恋爱,人家直接了当的说了,就是(她)美,才能够激发他的创作灵感,这是在拍片还是在选妃?

  比诺什以及戈卢别娃都是美人啊!

  法斯宾德性取向不说,在和男友同居时,还有女朋友赫曼,虐待赫曼是常事,还得让赫曼出卖身体维持生计,逼得其三次自杀。

  拉斯·冯·提尔宣城自己是支持钠粹的货,大导演波兰斯基的事不算,反正在年幼的楚舜看来,这些事肯定有问题啊,但以上所述的几人,名声丝毫不减。

  提尔被成为自伯格曼后有一位北欧天才,法斯宾德被称之为德国新电影大师,卡拉克斯更加是百分之一百二艺术导演。也亏得那时候楚舜没看到某些文豪的私生活,欧洲很多文豪,私生活那叫乱得一个精彩。

  楚舜就想成为这样一个人,当然也不是想学习这些个名导干的这些事,只是想成为名导可以无拘无束,想喷谁就喷谁,看不惯也不用给面子直接转身就走,至于什么接受采访,接不接受看心情,老子明天不上班,爽翻……收收,过了。

  进入了娱乐圈才知道,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况且天才和普通人或许真不同,楚舜在心底认为自己是天才,能够比肩世界的天才,只是差了个机会,但似乎有这个看法的只有他自己,摸爬滚打好几年后,认识到了自己是芸芸众生一俗人,所以目标就变成了挣小钱钱,想努力跻身上流社会,然后过着下流的生活。

  在楚舜整理记忆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舜哥,今天你又没去上课啊。”

  寻着声音看去,宿舍门打开又关上,是他的舍友白开水,之所以叫白开水是因为形势和长相真如白开水样寡淡无味。白开水一边把手上的书放桌上,一边道:“辅导员刚把我们喊过去,让我们回来通知你去一趟。估计是翘课的原因,你注意点态度,别给自己添堵。”

  “谢了。”楚舜应声道:“我等下就去。”

  原主就是个铁憨憨,是沉迷于拍电影的北影导演系大二学生,艺术生不一定家里条件不错,但学导演的家里条件多数都还行,比如说原主家庭条件就不错,父亲有一家工厂,母亲有一家出版社,从小开始在父母支持下就对导演萌生了兴趣,而他也是运气不错地考上了北影。

  这可了不得,原主认为自己学废……不对,是学会了,并距离著名导演就有一步之遥,这一步就是实操,所以央求父母投资,在两年期间拍摄了四部短片,一个剧情长片。小三百万经费砸出去,连一点水花都没见着,前者在网络上半年了点击不到十万,而后者在学校学校老师帮助下,倒也拿到龙标上映,只不过这票房……

  原主倒是越挫越勇,天天窝宿舍研究拍摄技巧,楚舜都怀疑,会不会是这货熬夜把自己给熬没了,所以他才鸠占鹊巢。

  这也导致——

  “我知道你很热爱电影,也很愿意付出实践,但这不是你三番四次旷课的理由。”辅导员李坎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上次就和你说得很明白。”

  楚舜回想,的确原主因为旷课次数太多已被取消期末考试资格了,注定要重修。

  其实根据学校严与不严,会导致旷课的后果不同,不严的学校旷三分之一课,也能照常毕业,但可惜北影是严的那一趴。

  “你再这样也毕不了业,要不要考虑退学。”辅导员李坎说这句话时候,语气放低更加严肃。

  一穿越就被辅导员劝退,这么刺激?楚舜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到辅导员话锋一转询问:“你拍摄的电影多少票房?”

  “四十五万八千七百块。”楚舜下意识报出了票房,还好他副职的职业素养让他脸皮厚。

  辅导员李坎闻言干咳了一声,道:“学校这边建议你退学,你那边具体这周给我结果。”

  话语大概表述的意思是,有一周时间收拾东西离校,前面是劝退,后面是了勒令退学。

  楚舜往裤兜里摸了摸,准备下意识递上一根烟,但原身不抽烟,只能放弃这个动作,询问道:“辅导员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不是我帮你,作为辅导员,我是不希望学生被勒令退学。”李坎叹了一口气,说了句交心的话:“你的事情被学校领导知道了,如果你拍摄《六格》票房和口碑,任中一项还不错,或者是短片获得了拿得出手的奖项,那么还能说是学校培养青年导演,但……”

  忘记说了,原身拍摄的电影不止票房不好,评价也极其的糟糕,豆瓣评分3.1分,位列于最低评分前十,甭说拿来当做筹码了,简直可以说是丢了学校的脸。

  网络评论即使把摄像机绑狗身上,也不会这么难看。

  “下午我再问问王主任,看还能不能让你留级重修。”辅导员李坎沉思后说道,但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我知道了,成与不成都谢谢辅导员。”楚舜道谢,相比他看的很多网络小说,穿越后辅导员、老师各种刁难,他感觉自己的这位辅导员是很好了。

  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楚舜在“金字塔”附近闲逛,还真别说不亏是北影,小姐姐还真漂亮。

  楚舜穿越前的副职是太监……不对,被姜文大神带沟里了,穿越前他第二职业是资深影评。

  毕竟姜大神说:影评人谈电影,就像是太监谈做爱。

  他觉得很有道理,当然这并不影响楚舜继续作为影评人哔哔,在现实中作为副导演八面玲珑说话客客气气,但在网上重拳出击。

  其实影评人广义上是分为两种,第一是对接媒体,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那种,另外一种是对接影院,他们的影评主要是给电影院经营者看,然后电影院会进行一定参考,然后进行排片,严格的说有些类似于金融业的中调。

  楚舜是属于后者,只不过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开小号和人对线。

  在脑中回忆《六格》的剧情,作为原身独立拍摄的剧情长篇,由六个小短片组成,主要讲述善人、杀人犯、普通人、一条狗、乞丐、死人的故事。分别对应天人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牲道、饿鬼道、地狱道。

  “这拍摄手法也太实诚了吧,一条狗就是真把摄像机绑狗身上,死人更绝,直接把摄像机放木盒子里,长达十几分钟的黑屏,来表现这就是死人躺的棺材,期间只有扫墓的人路过的零星对话。”楚舜不由感叹,这原身真TM是个人才,作为影评人他倒是觉得这题材挺不错。

  “也难怪豆瓣低分,长达十五分钟左右的黑屏,再加上拍摄第一个故事善人中,大量使用曝光的拍摄手法,晃的人眼睛疼,这不是有没有内涵的问题了,一开始的观影体验就极度不好。”

  “说起来,我得为原主辩解一句,说什么把摄像机绑在狗身上也拍得比这好,难道43分钟到59分钟不是把摄像机绑在狗上吗?”

  楚舜嘀咕,穿越前作为叱咤风云的键神,影评肯定是有相当的水平,再加上本身也是在剧组一步步干到副导演职位,也不是瞎喷。

  进了影评圈就像进到祖安回了家,圈子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前世他也喷喷导演维持生活。

  Ps:元地星,这名字是不是不好听,嗯——其实是来自于元古宙。

  Ps2:正好趁着发书减肥啊,要不要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