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一道 > 第9章 酒入喉舌,花落满天

第9章 酒入喉舌,花落满天

  ……

  天上阴云还未曾消解而去,电闪雷鸣间,似乎还有无尽灵气。

  站在远处的少女手里紧紧的捏着竹枝,看着在那一片狼藉的林间悠然自得,吹笛抚兽的紫袍道人。

  一时间,脑海之中突然不断的闪过一幕又一幕的画面。

  那些画面是她过往数年间经历的种种一切。

  从有记忆起,一切让人感觉到温暖的画面,仿佛在一瞬间就全部涌现了出来。

  耳边袅袅笛音未曾消散。

  少女的双眼变得通红,却没有任何杀气。

  那一年冬雪,有一个小女孩跪在路旁,卖身葬母。

  她出身市井底层,她爹嗜赌成性,原本还算温饱殷实的小门小户,几年下来便输倾家荡产,女儿呱呱坠地后,与小家碧玉的娘子发誓不再赌博,甚至自己剁去一根手指,却仍是拗不过赌瘾。

  那个孩子记事起,每日所见便是她爹威胁要将她卖掉,来要挟她娘亲去做私娼野妓,酗酒肆意打骂娘俩,便是他最大的出息。

  当她在困苦日子里越发长大,娘亲容颜逐渐凋零,挣钱愈少,女孩总无法忘记那些粗鄙男子提着裤腰带从漏风茅屋里走出,丢给她爹十几颗铜板时,那个男人弯着腰接钱的谄媚笑脸。

  后来娘亲在知道男人铁了心要将女儿贩卖,病入膏肓的她换了身箱底最后一身素洁衣裳,支开女儿去摘些野菜,煮了一锅放下砒霜的米粥。

  等到女孩回到家时,那个懂事后便没喊过爹的男人已经尸体冰冷,一小锅粥,才六碗的分量,他只管自己吃饱,一口气喝了五碗,自然死得快,而那位才喝了一碗粥的女子,临死前抱着女儿,流血也流泪,说不出话来。

  十指冻疮绽裂出血的小女孩清洗娘亲的脸庞后,将她放入草席,不看一眼那男子,去往了凉州城内,跪在卷席一旁。

  这幅场景,在北凉的冬日,见怪不怪,所以不需要木炭写下什么,不需要她吆喝哭诉什么,可是谁愿意为了一个衣衫单薄的肮脏小女孩,去摊上这种需要耗费不少碎银的晦气事情。

  大道之上是鲜衣怒马,貂裘尤物。

  没有谁会多看一眼兴许熬不过这个冬天酷寒的小女孩。

  几个在她家掏过钱进出过茅屋的泼皮汉子经过,一脚踢开了草席,露出小女孩她娘的尸体,她趴在娘亲身上,他们说她娘亲是个脏女人,随便抛尸野外就是了。

  她哭着说她娘一点都不脏,他们便去踩踏尸体,小女孩一口咬住其中一个无赖的腿上,结果被扯住头发提起,一拳砸在她肚子上,问她到底脏不脏,她每说一次不脏每摇一次头,就挨一拳。

  她那会儿才多大经得起几下打可路人冷漠,没有谁会搭理这些,倒是许多人闲来无聊,看得津津有味。

  后来,一辆豪奢马车途径那里,约莫是听到了吵闹,一名华贵白裘的少年世家子不知怎么便走下了马车,来到她身前。

  他身边站着一个满眼嫌弃捂住鼻子的漂亮女子,他问她,她娘亲与身边女子谁更好看,嘴角渗出血丝的小女孩给了一个让旁观者哄然大笑的答案,那名陪伴在世家子身边的狐媚女子丢了颜面,眸子里满是怒气寒意。

  荒唐名声传遍北凉的少年世家子却没有任何表情,从身边玩物女子头上摘下一根才送出去的珠钗,钗子尾端挂着一颗硕大珍珠,小女孩不懂什么一分圆一分珍,不懂什么珍珠一寸值千金,只看到那人蹲下身,将珠钗子插在她娘亲头上,问她好不好看,小女孩哭着说好看。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呵呵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回到马车,扬长而去,再以后,便马上有人安葬了她娘亲。

  后来,她跪在坟头,又遇到了一个人。

  当少女脑海之中闪过了那个人的画面之后,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

  此时,少女耳边的笛音也悄然停歇。

  少女看向紫袍道人,嘴角微微一咧,然后“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体型硕大、黑白分明的大熊猫顶着两黑眼圈老实巴交的坐在了地上,拿起地上被压倒的一根竹子啃了起来。

  虎夔小草摇晃着粗壮的尾巴,又卧倒在地。

  叶千秋看向那手持竹枝的少女,见她在笑。

  叶千秋也没多言,拍了拍虎夔小草的脑袋,然后翻身一起,侧身坐在了虎夔小草背上,朝着林间缓缓而去。

  不多时,林中仿佛又有笛音传来。

  那笛音轻快舒缓,让人听之沉醉。

  听到笛音再次传来,少女笑的更欢了。

  ……

  当叶千秋骑着虎夔小草回到青羊宫的时候,可是吓到了不少青羊宫的弟子。

  这还是几年来,叶千秋第一次带着虎夔小草回青羊宫。

  这也是叶千秋考虑到虎夔小草从前凶性太足,若是带回青羊宫,少不得要出上些乱子。

  不过,经过他几年的教导和驯服,虎夔小草的凶戾之气,早已经比起当初消解了不知多少。

  灵兽和凶兽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待遇却是天壤之别。

  从前虎夔小草只在深山之中蛰伏,独来独往。

  但生下了两个小崽子的她再也不是孑然一身。

  虎夔有灵性,特别小草最起码活了三百年之久,和叶千秋相处的时间久了,自然能明白跟着叶千秋的好处。

  不过,叶千秋既然把虎夔小草带回了青羊宫,那就得保证青羊宫弟子不被虎夔伤害。

  所以,叶千秋打算让小山楂做个养虎童子,让小山楂平日里专门伺候虎夔小草。

  叶千秋这样安排,除了是因为小山楂和虎夔小草也相处了几年,也是想让小山楂多和虎夔小草相处相处。

  将来,小福、小禄总归是要有个主人,小雀儿他倒是不担心,这丫头灵着呢,天天抱着俩小虎夔疯玩。

  小山楂往后想要驱使这俩小虎夔,还得继续培养感情才行。

  叶千秋刚坐定没多久。

  便听到吴灵素来报信,说是宫里有外客上门,说是专程来拜访叶千秋的。

  自从叶千秋收拾了一回吴灵素父子,将吴士桢给毙掉之后,吴灵素就老实了很多。

  这前殿的事情,叶千秋基本不怎么管。

  所以,叶千秋也很少再去监视宫里的情况。

  这听吴灵素来报,叶千秋神念一去,方才知道是徐凤年这小子又来了。

  这一眨眼三年过去了,好像就和几天的工夫似的。

  叶千秋知道是徐凤年来了,就让吴灵素先去通知赵玉台,让她们姑侄俩先团聚团聚。

  吴灵素自然不知道徐凤年和赵玉台的关系,听叶千秋让他先让赵玉台出面见客,倒也不以为意,便转身出阁朝着赵玉台的居所去了。

  叶千秋见吴灵素走了,负手在阁中踱步一番,心里盘算着,他是不是也该下山去走一走了。

  想要突破元婴境,踏入化神之境,闭门造车肯定是不行的。

  不然的话,早在上一个世界时,他就摸到了化神的门槛。

  此方天地之中的江湖之中,可是有不少厉害人物。

  若是不能见识见识这些高手的风采,岂不是白来了这一遭?

  想到这里,叶千秋目光微微一凝,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

  青羊宫中,一处别院。

  一百精锐轻骑正在整顿休息。

  为首的重甲将军手持大戟,这持大戟的武典将军有个充满诗意的名字,叫宁峨眉。

  宁峨眉生得五大三粗,一身横肉,他手持一枝惹人注意的卜字铁戟,更背有一个大囊,插满了短戟十数枝,一看便知是个万人敌类型的冲阵武将。

  风尘仆仆的北凉世子殿下徐凤年坐在小院的一口井旁,身边有出落得亭亭玉立的侍女姜泥。

  还有怀里抱着白猫的白衣绝色相伴。

  白衣绝色轻轻抚摸着白猫的毛发,瞥了一眼在另一边大快朵颐,吃着鸡腿的断臂猥琐老头。

  有些脸红的扭过头去,不看那断臂老头,那老头的眼神太猥琐。

  白衣绝色开口,和一旁的徐凤年说道:“那位叶真人什么时候来啊。”

  这时,正在啃鸡腿的徐凤年拿油腻手指点了点只能在门口进食的三人,和一旁的两位绝色说道:“等这三个家伙吃完饭,那位叶真人也未必会来。”

  白衣绝色好奇道:“哦?那是为什么?”

  徐凤年道:“你是不知道,当年我和老黄到了这宫里足足等了半个月,方才见了那叶真人一面。”

  “这次能不能见到这位叶真人,我也没什么把握。”

  侍女姜泥道:“这位叶真人这么难见,你还来做什么。”

  徐凤年笑道:“就不告诉你。”

  姜泥撇了撇嘴道:“刚刚给你送饭的那位青城山神仙怎么就没引下天雷来劈死你这个家伙?”

  断臂老头笑道:“那个青城王吴灵素就算了吧,看着就是一个草包,若是齐玄帧还差不多,老夫与他有些交情,可惜这道士已经羽化登仙,否则到了龙虎山,老夫可以与他较量几招,你便可以看到天雷滚滚紫气东来的景象了。”

  姜泥道:“老头子,徐凤年不是说那位叶真人厉害的不得了吗?”

  “说不定那位叶真人就能引来天雷。”

  断臂老头笑道:“我倒希望这位叶真人有这样的本事。”

  断臂老头的话音落在院中众人的耳中,便是别样的意味。

  他们追随世子殿下出了北凉,前番路上遇险。

  这位断臂老者剑术超一流,两剑轻松破穿符将红甲,的确很惊世骇俗,可不管剑术如何生猛霸道,四人眼中也仅将活着断臂老头视作一品高手。

  但这断臂老头的口气之大,着实是令人咂舌,先不说世子殿下口中寂寂无名的叶真人到底是何人物。

  便说那齐玄帧,在英才辈出的江湖。

  有几人能比肩齐玄帧?

  齐玄帧以外姓力压天师府赵姓整整半甲子时光。

  羊皮裘老头儿自称能与齐仙人过招,甚至逼迫那位大真人紫气东来招天雷。

  这牛皮是不是稍稍吹大了点。

  众人心中暗暗发笑,笑这老头儿吹牛不打草稿。

  侍女姜泥蹙着眉头和断臂老头说道:“小牛犊子都让你吹上天了。”

  断臂老头见姜泥不以为然,心里也清楚动嘴皮子是不可能让这小丫头佩服他三分,只得悻悻然作罢。

  断臂老头不在院里呆着,朝着门口行去,他这一生,荣辱皆已看透。

  只是听徐凤年那小王八蛋说这青羊宫里出了一个能以云气做剑的叶真人,心里还是痒痒的很。

  剑九黄的九剑他是知道的,但现在剑九黄悟出了剑十,就不该叫剑九黄,而该叫剑十黄。

  这剑十的威力如何,断臂老头没见过,但能让黄阵图在天下第二王仙芝手中留了一条命,可见这剑十的不凡。

  而这剑十,是从黄阵图观摩了那叶道人所作的云气剑歌之后所悟。

  那这叶道人在剑道之上的造诣,又该有多高?

  断臂老头想着这些,走到门口时,与那正在吃饭的丰腴女护卫擦肩而过,一巴掌拍在她腰肢下的翘臀尖上,五指一捏,然后倏然走远。

  一边走,还一边喃喃自语道:“比起姓鱼的抱猫小娘子,大概要软一些,果然女子年轻才有本钱,后天保养再好,都要没了灵气,不过对于三十来岁的女人来说,这份手感算不错的了。”

  “徐凤年这小王八蛋未免太小家子气了,不过就是那点大黄庭修为,就真傻乎乎去固精培元,欲求长生本就是错,这种愚笨求法更是错上加错。”

  断臂老头自顾自的嘀咕着,走了没多远,便瞧见一个面容狰狞的中年道姑手持拂尘迎面走来。

  很快,那中年道姑和断臂老头擦肩而过。

  断臂老头回望一眼,然后继续抬步前行,在这青羊宫中闲逛起来。

  走了没多久,断臂老头便听到了一阵琴音,那琴音袅袅,别有一番味道。

  断臂老头听着便入了迷,循着那琴音来到一处阁楼下。

  只见那院子中有几株梨树,梨花盛开。

  阁楼下,有一个年轻的紫衣道人正在台阶上抚琴。

  台阶下,有少年少女各自抱着一头小兽在逗弄着。

  还有一头庞然大物卧在地上,睁着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珠子,看着那紫衣道人。

  断臂老头站在院外,静静听着这琴音,看着院中的人和兽。

  一曲散去,又是一曲响起。

  伴随着这一曲而来的,还有那紫衣道人的歌声。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红尘笑,笑寂寥,心太高,到不了……”

  “明月照,路迢迢,人会老,心不老……”

  “爱不到,放不掉,忘不了,你的好。”

  “看似花非花,雾非雾,滔滔江水留不住,一身豪情壮志,铁傲骨,原来英雄是孤独。”

  “江湖笑,爱逍遥,琴或箫,酒来倒,仰天笑,全忘了,潇洒如风,轻飘飘……”

  这琴音伴随着歌声落入断臂老头的耳中,断臂老头双眼迷离,过往的一切,仿佛又在眼前重现。

  待这一曲完毕。

  从院子里传来了紫衣道人的声音。

  “院外的朋友,何不进来一坐。”

  听到紫衣道人的声音,断臂老头脸上微微一怔,随即深吸一口气,走进了院中,来到了阁楼下。

  穿着羊皮裘的断臂老头进了院子,将院中一切映入眼帘,随即,朝着紫衣道人说道:“好曲子,不知刚刚这一曲,曲名为何?”

  叶千秋笑道:“江湖笑。”

  “江湖笑……”

  “好一曲江湖笑。”

  “一曲江湖笑,天涯何处觅知音。”

  断臂老头哈哈大笑起来。

  叶千秋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羊皮裘,略显邋遢的断臂老头,心中早已知晓他的身份。

  剑神李淳罡。

  春秋十三甲中的剑甲。

  甲子前为当世四大宗师之首,五十年前与王仙芝一战,因惜才不惜自毁名声未使出剑开天门败于王仙芝,后来错手杀了自己心爱之人,本欲去龙虎山向齐玄帧讨要续命丹药,经斩魔台美人西去,上山与齐玄帧论道乱了道心,境界跌落至指玄,下斩魔台与隋斜谷互换一臂,后自困北凉王府听潮亭二十年。

  如今,这位老剑神跟随徐凤年出了凉州。

  江湖总有人在续写着传奇,但抛开了那些传奇,回归到那些让传奇出现的人身上。

  似乎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

  在叶千秋看来,不论人的身份地位如何,能听得懂他曲子的,便是良友。

  叶千秋抬手,两条细矮长桌从阁中的窗户中飘下,一条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李淳罡的面前,另一条落在了叶千秋的面前。

  桌上面还有一壶薄酒,两碟小菜。

  叶千秋将古琴放在一旁,和李淳罡笑道:“请。”

  老剑神李淳罡洒然一笑,席地而坐,提起酒壶朝着叶千秋一举,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随即,便举着那酒壶,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叶千秋给自己倒了一盅,小酌一口,酒入喉舌,浓烈无比。

  李淳罡喝酒喝的快,一壶酒,转眼间就全下了肚子,浑身酒气,却不带半分醉意。

  待那一壶酒喝的差不多了。

  李淳罡提着酒壶,将最后一滴酒水滴在了桌上。

  随即,李淳罡道:“来了青城山,就听徐凤年那小子说青城山有个叶真人,用半首云中剑歌,让黄阵图悟出了一招剑十。”

  “叶真人请我喝酒,老头子我别无所长,便请叶真人看剑。”

  话音一落。

  李淳罡一拍桌面,桌上那滴酒水骤然飞起。

  李淳罡伸指一弹。

  啪。

  那滴酒水被弹中,飘荡出去,朝着前方的叶千秋倏然而去。

  这滴酒水在半空之中倏然生变。

  一滴。

  两滴。

  十滴。

  千百滴。

  串连成线。

  汇聚成剑。

  叶千秋见状,抬手一捏,一片梨花落在手中。

  叶千秋抬手一指,花瓣疾驰而去。

  一片,两片,三四片。

  瞬息间,花落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