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是一条气运蛇 > 十五 福祸所依

十五 福祸所依

  着实逆天!

  一门功法就可以改变一种族,这门功法自然不能够落到其他人的手里。

  否则培育出几十条龙来,那还有得说法?

  当然。

  龙王也知道,跃龙门是最简单的变龙的办法,要是单凭修炼的法门变龙的话,需要消耗的资源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

  可走兽其他东西可能不多,没有过多的功法,没有武器,没有装备,比不得人类世界的宗门,但唯独寿命悠长。

  一条凝气期的小妖蛇,只要不折,都拥有数百年的寿命,如果突破,这寿命更加悠长。

  万一真被人家培育出几条龙来,龙王不得哭死?

  在它想来,这还是使用它孩子的机缘。

  龙王一走。

  虎天便把小白蛇放在地上,微笑着说道:“你应该庆幸,要不是这里是龙门,我应该会把你杀死。”

  小白蛇抬起蛇脑袋来,它看不到虎天的脑袋,不过听到了虎天威胁的声音,小白蛇果断跑路了,速度飞快,简直要飞起。

  虎头见此微微摇摇头。

  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或许演技很好,又或许只是单纯的一条蛇……呵呵。”

  如果是前者。

  未来不可限量。

  无他,两位至尊大能都被一条小白蛇弄的团团转,这份心思当真是不可多得,夸一句心思缜密都是贬低了。

  凝海和至尊,其中差距万万里,在什么阴谋诡计前,都可以一力破之。

  可阴谋诡计如果是至尊都看不破呢?

  ……

  小白蛇刚刚离开龙门区域,突然龙王一声大吼,传遍整个升仙山。

  “谁拿了化龙秘技,速速还来。”

  龙王一怒,方圆十万里都感受到了龙王那惊人的怒气,特别是小白蛇,更是吓得蹿到土地里面,都不敢冒出脑袋来,默默的溜走了。

  它怕了。

  化龙秘技,现在不就在它这里吗?

  这是要干啥?

  太恐怖了。

  先溜为敬。

  小白蛇即使是在地底,可跑的速度真不慢,一溜烟就到了千米开外,可小白蛇不知道,它的所作所为皆被其余的大能,包括龙王看在眼里。

  可并没有一个走兽上前阻拦,在它们看来,小白蛇身上并无任何龙的气息,这是显然的,金银甲虫的神通并非说说。

  并且小白蛇的表现实在不像一个身怀巨宝的样子,反而是一个被龙王吓得不敢冒头的普通小白蛇。

  诸多大能看了一眼之后便不再关注。

  它们更是把目光放在了龙门附近,在龙王的吩咐下,任何一个龙门的走兽都不允许离开,其中更是包括虎天本人。

  离开龙门许久的小白蛇,悄悄的爬到一高山上,透过树叶缝隙看到龙门被大兵门团团围住,便感觉到非常的庆幸。

  看看!

  小白蛇它多有先见之明,这龙门内虽然不能动手,可围住龙门,等到龙门消失,还不让别人想干嘛就干嘛。

  小白蛇觉得它的智商很高,至少那来自于现代的灵魂,想的就不那么简单。

  比如所谓的禁区。

  在小白蛇看来就是实力不够硬闯,因为一群二傻子而得名,只要实力高大一定地步,这禁区里的宝物不都唾手可得吗?

  在享受了一番智商压制后。

  小白蛇自鸣得意。

  可老天或许都看不下去了,一个人突然从天空上摔下来,掉在了小白蛇的面前,小白蛇吓得当即钻地。

  一会儿。

  在察觉到没有威胁后,小白蛇冒出脑袋来,下意思的吐着信子,这信子可以说是小白蛇的感官,对危险有着侦测的能力。

  没有危险。

  没有血渍。

  空气温度也刚刚好。

  眼前这人似乎是昏迷着的。

  小白蛇心中大定,慢慢的爬了出来,在确定真的没有危险后,就爬到了这人正面去。

  “河溪?”

  “她怎么在这?”

  小白蛇摇摇脑袋,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的速度竟然比它还要快,难道她也在一直跑路不成。

  “咦?”

  “这是?”

  “龙门?”

  得益于对龙脉气息的感悟,小白蛇看到了河溪怀里的一模型的龙门,和真正的龙门相仿,只是样子太小了。

  小白蛇用尾巴扯了出来,研究了一会儿后,不知道有什么用就给丢在了一边。

  可恰好不好。

  那龙门正好处在地下龙脉上方,这龙脉小白蛇起初是不知道的,可在成为龙后,小白蛇隐约知道一些个大概。

  比如。

  龙脉的稀少,可能会导致其上方的灵气稀薄,花草树木不茂盛,龙脉的多和寡,甚至会影响到天才的诞生。

  可小白蛇也是小孩子心性,看这龙门和龙脉的颜色相近,就想把两者丢在一起,这种感觉就像是把纸揉成一天,也不老老实实的放进垃圾桶里,就想要远远的丢进去。

  作为曾经的一个人。

  小白蛇也保持着这份心,甚至在对准后,小白蛇心里还开心了一下。

  一发入魂!

  厉害不!

  可龙门本该和龙脉一体,有了龙脉的滋源后,龙门打开,把河溪和小白蛇一同吸了进去。

  “咦咦咦!!”

  小白蛇大惊失色,连忙钻地,可它最喜欢的钻地大法,明显在龙门前上不了台面,人家直接把小白蛇这块地都给吸了进去。

  “不要啊!”

  小白蛇和河溪扑一不见,龙王就带着大军奔至。

  “晚了。”伤痕累累被架起来的虎天,见此一笑:“我们都被那小白蛇欺骗了,想想也是,如果真是一条普通的白蛇,又如何来到升龙门,如果不是获得了宝物,又如何仓促的离开,而且能够隐瞒龙王大人感知的,必定是一件超强宝物,或许它的修为是凝婴,又或许是破虚,又可能是至尊,化龙后,只要给它一定时间,突破至尊也不是不可能的。”

  龙王大怒!

  它也未曾想到,这出现在它面前几次的小白蛇竟然才是最后的赢家。

  或许。

  这隐藏颇深的小白蛇,还是杀害它小儿子的罪魁祸首。

  新仇在旧恨,让龙王对小白蛇记忆犹新,可就在他准备捉杀小白蛇的时候,小白蛇却带着河溪一同跑了。

  “这……”龙王看向了虎天:“这算不算你的?”

  “不算。”虎头摇摇头:“我可没杀你儿子,只是破例让一普通人进来龙门,罪不至死,可你差一点把我打死。”

  “哼!”龙王干脆不理虎天,它确实冤枉了虎头,虎头也帮助他分析了一波,否则以它的脑袋还想不清楚这些事。

  虎天却看着小白蛇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真是不可思议的气运,或者说未卜先知,竟然早就等候着在这里,莫非当初故意碰我一下,就是想要探查此事。”

  虎天敢保证他和小白蛇不认识,可小白蛇却能够先赶到他把河溪传出龙门的位置。

  这番作为当真是可怕。

  可虎天也开心,小白蛇救了它的女儿。

  “福祸所依,福祸相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