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大佬的掌中霸王花 > 第59章 迁坟

第59章 迁坟

  村长对花半枝和周光明招待的更加热情与细心了。

  村长不但把炕烧的热热的,饭菜也准备的很丰盛,除了她带来的兔子让村长家里的给红烧了。

  将兔子最好的肉段端给了花半枝和周光明。

  把家里腌的酸菜,酱菜,甚至还切了一碟腊肉蒸了后给端了上来。

  “娘,明天给我娘迁坟,咱们吃兔子。”周光明双眼放光地看着红烧兔肉咽着口水道,“不该吃素吗?”

  “呃……”花半枝筷子上夹的兔肉感觉吃不下去,将香喷喷的兔肉放了回去,“那咱别吃了。”虽然很遗憾难得吃一回肉,但是光明说的对,这小子的孝顺之心,姐姐地下应该欣慰了。

  “不吃啊!”周光明眼巴巴的看着诱人的红烧肉,不停地吞咽着口水,好舍不得啊!

  “娘!”

  “光明想吃。”花半枝双眸盈满笑意看着他那满脸纠结地样子好笑道,“那你自己想办法?”

  周光明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忽闪忽闪的,“娘疼我的话,我吃兔子应该没有关系吧!”

  “小机灵鬼儿。”花半枝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宠溺地说道,“姐会原谅你的。”眼神黯然地看着他道,“回去我们吃素也可以的。”

  “对哦!”周光明闻言眼睛亮了,“那咱们今儿吃了,明儿开始为娘吃素。”

  不吃素也不行啊!回去哪里有荤可吃。

  这一餐吃的花半枝和周光明两人两嘴冒油。

  转过天,大约凌晨三点就起来了,天还没亮,所以大家拿着马提灯行动。

  迁坟的时候不能在白天迁,应该在凌晨或者太阳没升起的时候,天际未露光前。

  如果非要在白天迁坟的话,头顶不能见光!必须得拿席子之类的搭个棚盖在坟墓头顶!而时间不能过下午14点。

  至于要穿孝衣,没那个条件,所以花半枝和周光明身上系了麻绳,白色的粗布腰带。

  农村妇女自己织的白色的粗布多的是,剪下巴掌宽的布条就可以了。

  村长带着他的三个儿子拿着铁锨,锄头,又叫上村里人抬着棺材到了目的地。

  整个过程没有人说话,只听见周光明细碎的哭泣声,伴着萧瑟的冷风。

  重新入殓的时候,花半枝亲自下去,将白酒倒在手上,又裹上白布条,将她姐的骨尸,从头部一个个骨头的移,按照顺序放进了铺了层褥子的棺材里。

  寿衣则盖在了尸骨的上,然后将棺材钉死了,抬到了花半枝所指定的地方,她选绝佳的好地方,能庇佑周光明。

  风水学中对于四个方位的说法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这是四象之位。在此四象之内,不同的方位讲究不同,一般左右两边,最好都有事物,譬如山,前面则是水,后面也是山,这样就能够形成一种很好的风水格局。

  人多力量大,弄好所有一切后,花半枝和周光明放鞭炮。

  “光明,给你娘跪下磕头。”花半枝揉揉他的头顶说道。

  “哦!”周光明跪了下来磕头。

  “跟你娘说说话。”花半枝垂眸看着他温和地说道。

  周光明扬起小脸,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花半枝道,“娘,我要说什么?”

  “跟你娘说说这些日子你干什么了?”花半枝鼻腔浓重地看着他说道。

  “哦!”周光明回过头来,挺直脊背,看着小土包道,“娘,我找到爹了,爹好厉害,他是……”

  “咳咳……”花半枝握拳轻咳两声,打断了周光明的话,这些事当着外人的面少说的好。

  花半枝蹲下来,目光温柔地看着他道,“重点说说我们光明干了什么?”

  “哦!”周光明点点头,看向了青石板做的墓碑,“娘,我现在认字了,我会写您的名字了。哦!我也会数数了。”扭头看向花半枝道,“娘,还要说些什么?”

  “说说,你长大了想干什么?”花半枝眼神鼓励地看着他道。

  “我长大了要开飞机。”周光明大声地宣布道,想了想又道,“我会努力学习的,考上大学。”

  “我们光明说的真好。”花半枝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随即笑了笑,温柔地看着他道。

  说着将周光明给拉了起来,将余下的白酒撒在了坟上,将冥币用土压在土包上。

  “同志,同志!”村长见状赶紧出声道。

  “怎么了?”花半枝回头看着他问道。

  “这纸得烧了,不然她拿不到的。”村长小声地说道。

  “这里杂草丛生,又是冬季干枯的很!风又大,万一引起火灾烧着村庄就不美了。”花半枝看着他解释道。

  “这倒是,还是同志你想的周到。”村长感觉了下风向,自家还真在下风口。

  花半枝转过身看着他郑重地说道,“以后清明祭拜的时候,就这个样子就行了。”

  村长闻言忙不迭地点头道,“好!”这太简单了,反正清明自己家也要扫墓的顺带的事情。

  迁完了坟,天刚蒙蒙亮,花半枝拉着周光明才辞别村长一家,马不停蹄的朝火车站赶去。

  下火车时就像列车员问过了火车时间,紧赶慢赶,最后背着周光明飞奔,在火车开车的那一刻,终于赶上了。

  花半枝和周光明上了火车,背靠在车门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去得锻炼身体,可不能这点儿运动量就要了老命了。

  今儿这该死的火车居然不晚点儿,平时晚点儿是家常便饭。

  “娘你没事吧?”周光明担心地看着满头大汗的她道。

  “没事,扶我进车厢。”花半枝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强撑着拖着身体进了车厢,坐在了木制的硬座上。

  幸好穿着棉衣,不至于搁着了。

  花半枝靠在椅背上,朝自己身上的挎包努努嘴道,“里面有煎饼自己拿着吃。”这是村长媳妇儿早上给她摊了四张煎饼,拿着路上吃。

  村长是当年闯关东的关内出来的,一手煎饼摊的倍儿棒。煎饼形似荷叶,薄软如纸,香气扑鼻,可惜没有大酱,连根葱都没有,不然卷着吃更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