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凶杀现场 > 雨夜凶杀三

雨夜凶杀三

  “根据那套衣服判断,他的身高在175到180之间,体重60到65公斤,对,基本和李庆相似。我们或许可以碰碰运气。”潘磊又说。

  “自从大小姐派我跟你搭档后,我什么时候有运气了。”黄丽雅没好奇地说。

  潘磊无奈地抓了抓头,说:“派你来是我是最安心的,至少是跟人打交道。如果是那个安洁来协助我,估计我现在腿又要软了。”

  “的确如此……貌似我是中等难度?好揪心……”

  借着重重夜幕,两人绕到了刘婷家对面的房子。

  “记住,等会儿我跟那户人说话的时候,你趁机去窗边盯着。”潘磊吩咐道,

  “没问题!”

  “咚!咚!”潘磊敲了敲1402的房门。

  过了许久,里面才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谁啊?”

  “我是这里负责社区治安的民警,有点事找你核实一下。”说完,潘磊将他的证件打开,放在了猫眼的位置。

  “滋~”房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先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打量了一下潘磊和黄丽雅以后,才打开了门。

  “先进来吧,拖鞋放在鞋架上。”老奶奶走进了客厅,顺手把房间灯调亮了,这才又回头看着两个客人。

  潘磊与黄丽雅换鞋子的时候,潘磊瞥了一眼鞋架上的一双胶鞋,不由得愣了一下。

  黄丽雅显然也发现了,与潘磊对视了一眼,一边换着鞋,一边说:“奶奶,您的儿子是做什么的呀?”

  “我儿子,已经不在了。我孙子倒是和你们一样,也是警察。但成天忙里忙外的,也不知道找个媳妇回来。早知道,当初就不让他报警校了。”

  来到了客厅,潘磊笑着说:“您老也别这么说,我们当警察的,图的不就是国泰民安吗?国家安定了,小家才能更加安稳。对了,我这里有几个不错的单身警花资料,需要跟您介绍介绍吗?”

  “真的?”老奶奶的眼睛顿时亮了。

  潘磊自来熟地搬来了凳子,打开手机,进入警务系统,调出警员资料,说:“先看这个,88年生,父母都是高级警官,一线干警,也是负责片区治安工作的,怎么样?”

  老奶奶身子往后挪了挪,看了一眼说:“这个,好像有点凶,我怕孙子搞不定。”

  “凶吗?没事,我们再看这个……”

  黄丽雅一脸惊奇地看着化身媒婆的潘磊,再想想他平日里沉默寡言又严肃的样子,不禁露出了笑意。

  她站着,贴着打开的窗户,一边听着对话,一边注视着对面的路。

  天,突然闷热了起来,好像有一股能量,在天上汇集。

  对面的住户并不多,所以看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到符合情况的人。

  “对了,你是来核实什么情况?”被各种类型的警花轰炸了半个多小时的老奶奶,突然反应了过来说。

  “我想了解一下您儿子去世前的情况,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疑点,帮些忙。”

  老奶奶顿时警觉地说:“你不是片警吗?怎么还管这种陈年旧案?”

  “不好意思,刚刚好骗了你。其实我是国家公安部的刑侦专家,潘磊。这一本,才是我真正的证件。”

  潘磊又递出了另外一个证件。

  老奶奶一伙的,结果翻了两下,顿时瞪大了眼睛说:“这,这是二级警司?潘磊?潘磊……咋,您就是我孙子常说的什么偶像专家啊。对不住领导,刚刚是我怠慢了您。”老人紧张地说完,便站起来准备给潘磊倒茶。

  潘磊站了起来,拦住了她:“不用!不用。您是警察家属又是人民群众!有你的谅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才能顺利开展。”

  黄丽雅见状,也只好上来帮忙抢过老奶奶手里的茶壶,倒起了茶。

  老奶奶这才安静了下来。

  “别紧张,能说说您儿子的事情吗?比如,他原本是做什么?”

  “我的儿子叫董浩,是一名工人,在本市那家最大的日企安能重工工作。”

  “又是安能重工?”黄丽雅回到了监视点,转头说了一句。

  “是啊,这两天全城传得沸沸扬扬的。下雨杀人事件也跟这家公司有关。我孙子最近也因为这件事,忙到很晚才能回家,唉,真是造孽啊。”老奶奶再次叹息。

  今天,她可是听了半天有关这个公司的事情了。

  就在她说完又转过头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符合目标人物的身影。

  他先是左顾右盼,发现没人后,便一头钻进了刘婷家所在的住宅里。

  但是,黄丽雅看见这个男人身影的时候,却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咳咳,有鱼进去了。”黄丽雅提醒道

  “什么鱼?今晚我没有吃鱼啊。”老奶奶又说。

  “不是,她说的是快下雨了。您继续说说您儿子的事儿吧,比如,他是怎么去世的?”

  “唉,这怪我儿子太正直了。那晚他在值班,发现有人偷资料,就去追。本来快追上了,小偷却回头开了一枪,把我儿子……唉……”说到这里,老人叹了口气,眼圈也有些发红。

  “别难过。这些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是警方调查的时候,通过监控看到的,我也看了。说实话,我知道我儿子做的是对的。但是,我还是希望那一晚,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后来,安能重工表彰他的英勇事迹,赔偿了我们一大笔钱。我这才买了这个房子,给孙子一个安稳的家。”老奶奶说到孙子的时候,脸上总算焕发出了新光彩。

  “凶手抓到了吗?”

  老奶奶摇了摇头:“没有。那人是个日本人,潜逃回日本藏了起来。现在还不知道躲在哪里呢。”她又气愤了起来。

  对面,那个神秘男子,提着一个带子,从刘婷所在的楼出来了。

  “鱼要走了。”黄丽雅有些着急地说。

  潘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窗外,平淡地说:“我的运气似乎不错,现在不用走了。”他又坐下来,笑着对老奶奶说,“您的孙子是不是在市局工作的董禹?”

  “是啊,领导。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好像没有说。”老奶奶疑惑地说。

  潘磊神秘一笑:“因为我是刑侦专家嘛。”

  过了三分钟,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一个提着手提袋的帅气大小伙出现了。

  他看见了潘磊与黄丽雅,突然一愣,然后脸色一变,额头露出了汗珠……

  “嘿!乖孙子,怎么在门口傻站着,快进来跟你的领导说说话,他非常关心你,还说要给你相亲呢!”

  “这样啊。潘专家!久仰久仰!今天在警局人多眼杂,没机会和您聊什么。现在您自己送上门了,我可要好好讨教讨教!”董禹突然又热情地迎了上去。

  潘磊似笑非笑地说:“我也正有此意。”

  董禹又突然对奶奶说:“天已经晚了,奶奶,您回房间休息吧。我和潘专家也方便练练警务方面的事儿。”

  “我懂!保密条例嘛。我这就走。孙子,这会你可要好好表现。”老奶奶面带微笑地回了房。

  董禹的脸突然变了,他低着头,对潘磊说:“我知道错了!请求组织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