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永生火 > 第三十九章 万般皆是命

第三十九章 万般皆是命

  江洛一拦住他,丢给他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头盔:“能坐稳吗?能坐稳就跟我来。”她迅速走到一个黑色的摩托车旁边,催促道:“快啊,上车。”

  简七后知后觉的爬上摩托车,如同一个傀儡一样抱着江洛一,脑袋浑浑噩噩,一片空白。

  医院就在佛罗尔州本地,离大荒教院不算太远,江洛一骑得很快,前后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医院,可是简七依旧觉得这二十分钟比一年还要漫长。

  他们赶到手术室的时候,七区的所有人都守在手术室门外的走廊里,见到简七和江洛一走过来,叶里缓缓的站起身,喉结动了动,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江洛一走在前面,看着众人的脸色,也知道不太乐观,不过简七已经快要站不住了,她必须替简七问出答案。她捏紧了拳头鼓起勇气问道:“他......怎么样?”

  “......不太好,肋骨骨折刺穿肺部,颅内还有积血,伤势太重。”叶里的声音很低,他半低着头,努力的遮住了自己发红的眼睛。

  这件事情他有责任,当初达夫找他签字的时候,如果他问清楚情况,阻止一下,也许就不会有这件事发生。

  简七闭了闭眼睛,险些摔倒,毒狼往前一步想要扶住他,却被简七拂开了。他佝偻着身子,拒绝任何人的搀扶,一个人蹲在手术室外面,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术室上方亮着的“手术中”的字样。

  一群人在手术室外面等了7个小时,整整七个小时,达夫才被推出来。简七踉跄了一步,走上前去,傻傻的看着躺在手术床上面无血色带着氧气面罩的达夫。

  他此刻脆弱的像个婴儿一样,安静的躺在淡蓝的消毒无纺被中,显得脸色异样苍白。

  叶里询问道:“情况怎么样?”

  大夫一脸疲惫的说:“目前情况不太乐观,只能继续观察,接下来,就要看他能不能醒来了。”

  “那......醒过来的几率是多少。”简七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大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淡淡的说:“如果前十天能醒过来,身体还能恢复,再晚的话,不排除以后他会一直躺在床上。”

  简七闭了闭眼睛,脸色比躺在床上的达夫还要难看,他退后了一步,差点摔倒在地上,叶里从后面扶住他,眼睛发红。

  达夫被送走了,直接送进了ICU。

  简七拒绝了叶里的搀扶,靠在墙壁上缓缓地滑了下去,他跌坐在地上,憔悴的脸上有着说不出的疲倦。

  “罗利下手也太狠了,简直就是直接往死里打。”叶里忍不住咬牙,“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我要和他们谈一谈。”

  “不用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有人在搞鬼,达夫察觉到了才会坚持替我。”简七垂眸,他的声音带着劫后余生的颤抖,嘴唇微微发白,四肢的力量早已被抽去。

  他在心里宽慰自己,应该庆幸的,庆幸至少他还活着。

  毒狼走到他面前,轻轻的扶住简七的肩膀:“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跟你比的那一场,我上场之前感觉被人从后面拍了一巴掌,然后我就开始腿软,浑身没力气,但是......我没告诉你,我甚至没放在心上,如果我早点告诉你,你早点防备着,也许,也许就不会这样措手不及......”

  简七睁眼睛,回拍了一下毒狼的肩膀,摇头道:“这件事怎么能怪呢,是有人看不惯我才会在背后下黑手,你放心,等我缓过来,我一定查出那个人是谁,然后将他赋予我的一切,一分一毫的全部还回去。”说道最后,他的眼神阴冷,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简七的影子,眸子里只剩下阴暗和狠毒。

  毒狼睁圆了眼睛,“这件事真的有人在背后下阴招吗?谁这么损,让我查出来,我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我帮你查,查出眉目我第一时间帮你解决。”叶里拍了拍简七的肩膀,“现下最重要的是达夫的身体......”

  身后传出一阵怪异的笑,叶里停住,转身皱眉看着角落里的那个人。

  简星嗤笑,“你们在这里吓唬谁呢?你,你们,不都觉得是我吗?就因为我是新来的,所有区里有什么破事都能按在我头上,对吗?”

  叶里眯了眯眼睛,十分隐忍的说,“没有人这么想,你不要自己给自己压力,我们都是在担心达夫,想查清楚事情真相,没有人去专门针对你......”

  简星打断叶里的话,不耐烦的说:“什么叫不针对我,你们一个个装的假惺惺,不就是都受了简七的蛊惑,一个个都疏远我吗?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什么七区永远是一家,我呸,这样的地方,我他妈还不愿意待了呢,我明天就去申请转区,离你们这群人远远地,让你们眼前干净可以了吧。”

  毒狼站起身看了简星一眼,“简七在我面前从没有说过你的不好,你来七区的时候,简七不就已经和你和好了吗?”

  简星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真可笑啊,你不就是因为内疚才帮着简七说话吗?至于这么跟哈巴狗一样急着帮他撇清吗?”

  “你!”毒狼忍无可忍的举起拳头,但顾及到他是简七的表哥,终究没有下手,“你简直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我被你们所有人怀疑,还不能说一句了?你他妈打我啊,打啊!”简星嚣张的看着毒狼,眼中尽是轻蔑,“一群人装的跟什么一样,其实还不是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装什么装!”

  他冷哼一声,十分不屑的啐了一口,刚一转身就被江洛一毫无预警的一拳打倒在地,简星狼狈的趴在地上,江洛一面无表情的揉了揉手腕,淡淡的说:“他一开始确实恨你,可是后来,他早就原谅了你,他一直护着你,在山洞里,你不见了,第一个是他急着找你,训练的时候,不管多晚,他都等着你下课然后做宵夜给你吃,你是有多没良心才会如此诋毁他?”

  简星半趴在地上,捂着脸颊不可思议的看着江洛一:“你敢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江洛一眼皮都没抬:“简七不愿意打你是懒得动手,毒狼不愿意打你,是顾及着简七的面子,我就不一样了,我原本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走廊里的灯昏暗的打在江洛一的头顶上,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她说的每一句话却都足够令人浑身发抖。

  他十分不争气的打了个寒战,立即意识到自己太过于沉不住气,丢了人。也许是因为尴尬,他一心想要夺回面子,他指着江洛一道:“你他妈也就欺负我们这样的人,你有种去和高层的人斗啊,你现在在这里装的一副见义勇为的样子,你可知道,这件事原本就因为你......”

  “你他妈闭嘴!”简七几乎用吼得,他眼睛发红的看着简星:“滚,滚出去,别让我再见到你!”

  江洛一愣住,她看向简七,简七狼狈的挪过目光,不再看她。

  简星则笑嘻嘻的半坐在地上看着江洛一,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江洛一刚才那一拳揍得不轻,简星满嘴都是血,显得微笑都有些狰狞,此刻他蹲坐在地上,仿佛地狱归来的罗刹鬼一样骇人。

  江洛一闭了闭眼睛,轻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简七转过头:“江洛一,你别问了,行吗!”

  江洛一恍若未闻的蹲在地上,揪起简星的衣领问:“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说,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

  “简星你再敢胡说八道我他妈现在就杀了你!”简七暴怒。

  简星依旧再笑,笑够了他才缓缓的张嘴道:“因为你啊,高层有人看你不顺眼,想折磨你,我就提了个建议,想让江洛一不痛快,杀了她最好的朋友,她一定会痛不欲生,就像现在,对不对啊哈哈哈哈哈......”

  江洛一抓着简星的拳头不断的颤抖,“为什么,为什么要害简七,想要我不痛快,直接杀了我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去动简七!”

  简星张着血盆大口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因为我恨他,因为他必须死!”

  “你滚蛋你滚蛋你滚蛋!”江洛一忍无可忍的狠狠地一下一下的猛烈的攻击简星的头部,简星依旧笑嘻嘻的,就算是嘴里不停的吐血,眼睛被打的睁都睁不开,他依旧在笑。

  江洛一眼睛发红,情绪几近崩溃,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了这个人。

  叶里毒狼等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拦住了江洛一,灿若狠狠地踢了简星一脚:“你他妈还不快滚,想死在这里吗?”

  简星擦了擦嘴角的血,慢慢的爬起身,恶狠狠的眼睛看了一圈才拖着不能动的半个胳膊离开了走廊。

  江洛一拼尽全力的挣扎着:“不要让他走,不要让他走!我要杀了他,杀了她!”

  叶里捏住江洛一的肩膀,大声说:“阿洛,你冷静一点!在这里杀了他,你不想活了吗?让他出去,我们有的是办法杀他。”

  江洛一终于不再挣扎,她瘫倒在地上,弓起膝盖抱住自己的头。

  是因为鸟兽场的事情,有高层的人查到了自己,为了报复自己,他们才去对简七动手。

  都是因为她。

  简七不知何时走到江洛一身边,轻轻的抱住她的头,低声道:“傻瓜,怎么能怪你呢,不怪你,真的。”

  江洛一浑身颤抖,她呜咽了一声,终于哭了出来。

  简七忍着眼泪,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赤瞳仿佛明白了什么,他低下头,眼睛开始泛红。毒狼走到赤瞳身边,轻轻的拍了他一下,缓缓的摇头。

  不怪你,也不怪阿洛,不怪你们任何一个人。

  只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