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超神学院的旅途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魔宗山门有块垒

第二百九十九章 魔宗山门有块垒

  …………

  叶苏看着远处那道如同行尸走肉的人影,淡漠的说:“身体之伤,药石能救,然道心之伤,药石无救。”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姜明看着对面的叶苏,面露一个微笑,“心死之人,不当救,确是这个理。”

  叶苏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有的也只是淡漠,他缓缓站起身,双手置于衣袖,看着灰黑色的岩石前路,十分淡然的迈开步子,径直的走下山去,那瘦削的身体和简单的道髻,所自然流露出的萧索孤单意在这片天地间却是极其的醒目。

  从起身到离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姜明注视着他,看着他一步步的走下崖峰,只是在感受着那股与天地极其不和谐的萧索孤单意时,姜明认真的喃喃道:“勘破死关,然以淡漠观之,以骄傲处之…有趣。”

  说完,姜明便转动目光,看向远处那道极速飞掠的红色人影,微笑说道:“桃花已开,就差你这朵鲜艳无比却又带刺的玫瑰了。”

  青林梢头逆风而摆,树叶拂落之声连绵响起,一袭红衣的叶红鱼飘飞而出,稳稳的落在大明湖畔。

  没有任何言语,一向冷漠的叶红鱼冷眼注视着前方的宁缺。在她看来,隆庆被废是自食其果,可她所不能接受的,就是在她的亲自护法下,隆庆却被宁缺顺利废掉。因此,她怒了,而在这怒意之下,已达知命的她,抬臂伸手,隔空轻点。

  知命的叶红鱼是恐怖的,虽然如今的她有了些改变,也并没有真的要击杀宁缺的意思,但其随意一击所携带的威能仍然足以重创宁缺。

  感受到自身后袭来的恐怖气息,宁缺当即挽弓搭箭,欲瞄准对方,而一旁的莫山山则下意识的指尖轻挥,一出手便是那半道神符。

  神符先出,利箭寻隙后至,二人配合默契,似乎已演练了无数遍。

  只是犹如陈词滥调般的元气对轰倒引得大明湖水跳跃奔流暴起,溅起的水花与无数薄冰被叶红鱼顺手施为,化而用之,硬是生生的改变了那支元十三箭的飞行轨迹,让其与之擦肩而过。

  黑发道髻,红色束裙,持剑稳立于湖面之上的叶红鱼看着宁缺与莫山山二人,平静的说道:“不错的神符,可惜只有半道,若书痴你能进阶知命,倒会是个不错的对手。”

  脸色有些发白的莫山山看着她,竟莫名的感叹道:“知命境的道痴远比传闻中的强大。”

  叶红鱼并没有回答,她把目光放到了书痴旁边的宁缺身上,说道:“宁缺,你竟能比隆庆先破境,真的很让人意外。”

  宁缺见她没有动手的样子,倒也乐的如此,是以,他笑着说:“我比隆庆先破镜那才叫正常,否则,我和隆庆当初何苦拼了命的登山。”

  叶红鱼微微一怔,此时的她想起了那宛若行尸走肉的隆庆,因此,她下意识的感叹道:“宁缺,隆庆不是输给了你,而是输给了书院,输给了夫子,输给了他曾经的自己。”

  宁缺愣了一下,可以他的聪慧自然明白叶红鱼话语里的意思,可那些对宁缺而言,都不重要,是以,他毫不在意的舒眉笑语道:“不管怎么说,现在赢的人是我。”

  叶红鱼看着有些自得的宁缺,终于红唇轻启认真说道:“隆庆乃我西陵裁决司司座,如今他既毁于你,毁于你身后的书院,那么我身为裁决司大司座,今日自当…毁了你。”

  天弃山脉深处的某处险峻崖壁上,姜明悠然静坐,他看着立于大明湖水之上的叶红鱼,不悦道:“一言不合就打打杀杀,只是在打之前,也不先看看自己站在什么地方。”

  语罢,便见他抬臂伸手,对着远处的大明湖随指轻挥,随意的画出一道线条,一股强大的无形符力随风而生,然后衣袖一拂,被他送入远处的湖中央。

  这是一道神符,当世巅峰神符,它随风而生,随风而来,无视着湖畔欲动手的三人,飘然落入湖水中央。

  符一入水,一道悠远的气息便自湖底而出,而后大明湖湖水蒸腾翻滚,水雾弥漫,遮天掩地。

  在看了眼被那悠远气息所掀飞震晕的三人后,姜明便转移目光,对着那冲天而起的水雾,微笑着说道:“莲生啊莲生,被困这么多年,不知你那饕餮牙口还利索否?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语罢,姜明缓缓站起身来,凭目远眺,望着那已散尽千顷湖水的大明湖,感受着凛烈的寒风,在衣袍自然摆动中,抬脚向前,朝着那浓雾,一步迈出。

  姜明站在原先的大明湖畔,周围尽是被蒸腾而起的水雾,水雾很浓,但阻碍不了姜明的视线。他能看到处于水雾中的宁缺叶红鱼等三人,自然也能清晰的看到湖中央处怪石层叠的块垒残阵。

  块垒是什么,块垒就是石头,就是胸腹间的那道不平意,它横亘天地,经久难消,而当年创出此阵的光明大神官,确实很惊才绝艳,只以诸多不屈的顽石,就布下如此强阵,而且横亘至今。

  所谓:胸中块垒,何以浇之。

  有人云,唯有千顷湖水。

  有人云,凭一口胸中浩然气足矣。

  可毋庸置疑的是,块垒阵很强,它可以说是此界最强大阵之一,甚至在姜明的眼中,要是布置的好,威力甚至会超过长安惊神阵。而静观继而领悟出完整的块垒大阵,这便是姜明魔宗山门之行的目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