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国潮1980 > 第四十一章 夜谈

第四十一章 夜谈

  边建功醉酒的这天晚上,宁卫民也不好受。

  一向吃嘛嘛香,沾枕头就着的他,居然失眠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躺在床上,他脑子里居然老在转悠边建功的事儿。

  想着那小子抱着脑袋掉眼泪的样子。

  想着他连火烧带汤,往嘴里扒拉了三大碗的卤煮火烧的德行。

  一个人的肚子总共才多大地儿啊?

  这小子居然吃得人家卖卤煮的都不敢再卖给他了,得有多亏嘴!

  还有送他回来之后,边家屋里传出边大爷恨铁不成钢的骂声。

  以及那花白了头发的边大妈抹着泪,一趟趟往屋里送水,清理腌臜的佝偻身影……

  最终,脑子里乱纷纷的宁卫民只能是从床上坐起来,点燃了一根烟,抱着膝盖发呆。

  往往一个人在感到矛盾的时候,就会同时感到空虚。

  宁卫民现在的心里就空虚得很,竟至弄不清自己到底应该何以为怀。

  就这件事来说,他觉得边建功确实可怜。

  可问题是,这就是这个时代普遍现象,许多家庭都要面对这样的问题。

  况且救急救不了穷啊,个人有个人的造化,每个人只能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才对。

  他的工作也是靠自己争取来的,并没靠谁帮着他啊。

  可怎么就心里不得劲儿呢?

  他明明一向不是个心软的人啊。

  过去看着同行亏本,被高利贷追,甚至跳楼,他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琢磨的是怎么搜罗人家漏出来的生意。

  怎么如今竟然会这么反常,为了非亲非故的邻居操这个心啊?

  多余不多余?难不成得了“圣母”病?

  不,不是,这样的道理虽然讲得通,可人毕竟不是机器啊。

  人是感情动物,哪怕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也一样有感情。

  别的不提,他忘不了自己身无长物的时候,铺的盖的可都是边大妈、罗大婶儿和米婶儿,一起帮着张罗拆洗缝补的。

  更忘不了边大爷和边大妈平日嘘寒问暖,要热水给热水,短葱姜给葱姜。

  甚至像对亲儿子一样对他,没少给吃给喝。

  就连他的师父康老爷子,当初不也是这老两口帮着送医院的嘛。

  这样邻里关系,千金难买啊,比起亲人也不差什么了,用温暖滋养了他的身心。

  他帮着边家不是无缘无故的,那是以德报德,以情报情。

  另外,边建功的处境对一个男人来讲,也委实太过憋屈了。

  空有力气无处使,空有火气无处发,天天面对自己的亲人,充满了自卑和歉疚。

  偏偏他什么都没做错,唯一的错就是存在。

  人间可怜事,莫过于此吧……

  就这么想着,宁卫民居然眼睛也有些湿了。

  而就在这时,耳听外屋咳嗽了一声儿,康术德居然也醒了。

  “老爷子,是我的烟熏着您了吧?我马上掐。”

  宁卫民意识到了什么,有点不大好意思的,赶紧嘬了最后一口烟。

  但得到回应是他完全没想到的。

  “不是。就连你那臭脚丫子的味儿我都不怕,还怕你那根烟?我是压根没睡着。一直翻烧饼呢,有个事儿老在心里闹腾。”

  “啊?您心里有事儿?……那……那得是多大的事儿啊?”

  不怪宁卫民吃惊,康术德可是他的师父,他心目里万事通一样的存在。

  他就没见过老爷子有什么时候拿不定主意的。

  但老爷子后面的话更让人大吃一惊。

  因为巧也没这么个巧法儿的。

  嘿,他们爷儿俩的心事儿,居然都愁到一块堆儿去了。

  “嗨,世上的事儿最难的办的就是人情啊。不瞒你说,我琢磨这事儿其实跟你有点关系。”

  “今儿啊,咱借壁儿的邻居老米,在院儿门口正碰见我下班。拉着我聊了会儿,问我一事儿。说区里给你那俩工作名额,能不能匀一个给他家。”

  “他那大姑娘小冉,不还没工作呢嘛,说等了这俩月已经没指望了。天天躲在家里哭。他们老两口也是没办法了,怕闺女没等着分配工作,眼睛再给哭坏了。”

  “这事儿原本没什么。论理儿,咱应该帮这个忙,不就开口问一下嘛。成不成的另说着。所当时没多想,我就应了。可回来我又一琢磨,边家那二小子不也家待着呢嘛。”

  “无论边家还是米家,都是院里那么多年的老邻居了。这事儿倘若不成也倒罢了。怕就怕是李主任说这事儿有门儿,那就叫人为难了。你说咱帮谁不帮谁吧?万一小冉的事儿成了,边家那头能是滋味儿?装傻充愣咱自己心里也过不去不是……”

  瞧瞧,什么叫事儿赶事儿?

  多绝!

  本来呢,宁卫民刚才也只是有了个初步的想法,还在犹豫不决之间。

  但现在这一来,他倒真下了决心了。

  “老爷子,不瞒您说,其实我今儿睡不着的原因也和您差不离儿。今儿我跟建功喝了一顿酒,他确实正为了工作着急呢。”

  “既然您说米家也求了您。一个也是哄,俩也是赶。那干脆,区里给的工作我就不打算去了。您就直接问问李主任,看看能不能把这两份工作,分给小冉和建功。”

  “哪怕没这么好,工作降个等也行。只要能给两个人都安排了,就行。回头我必然少不了给李主任尽一份心意。而且这中间的过程里,该请谁,该送礼,我也全包了。”

  “真是万一不成呢,或是成一个,不成一个,至少咱们尽心了。邻居必然能体谅。怎么也不会伤情分……”

  那不用问,这下子当然该轮到康术德吃惊了。

  老爷子支棱一下也从床上坐起来了。

  “卫民,你没说胡话吧?你要为了别人,放弃你自己的工作机会?可……可这是你该得的呀。实在犯不上啊。过了这村儿肯定就没这店儿了……”

  “我知道。没事儿,我心甘情愿……”

  宁卫民没听进去康术德的劝,只顾得看自己的心。

  “我是这么想的,边家和米家没少帮过咱们,虽说都是小事儿,可对咱爷儿俩当时可是雪中送炭。咱们必得回报,这心里才过得去。何况街里街坊的这么多年没红过脸,大家相处和睦得很,也不容易。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咱既还了两家的人情,您也不用坐蜡了。多好?”

  康术德依然着急。

  “小子,你重情分,这点好。可帮人可没有把自己搭进去的啊。现在一个好工作多难找啊?你这可是绝对的亏本生意。真用不着做到这一步,没人会挑你的不是……”

  可这话依然没劝动,宁卫民反倒又拿出了一股子傲劲儿来。

  “您看,您又说岔了。不瞒您说,我还真不在乎这份工作。”

  “上这个班,于我其实是可有可无。顶多我也就凑合混上两三年,肯定就得辞职自己外头折腾去。”

  “不过,这工作,对边家和米家就不一样了,兴许就是他们一辈子的前程。”

  “这就像有一口吃食,对吃饱喝足的人来说,纯粹是磨牙玩儿。可给了饥肠辘辘的人,就能救命。您说,我该不该这么办?”

  黑暗里,康术德没言语。

  好象是从来也没遇着这么奇怪的事儿。

  琢磨起来挺可气,偏偏还没法儿让人生气。

  必须得好好细思量一阵才能弄明白似的。

  待了好一会儿,老爷子才总算有了回音儿。

  “你小子,真想好了?不后悔?开弓没有回头箭。可别打马虎眼!”

  宁卫民的决定,那就跟能立起来的一根铁柱子似的。

  “没错!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