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凰鸣万道 > 序之末(七)

序之末(七)

  踏上甲板的那一刻,哈雅才觉得自己彻底放松了下来,今天的事情很顺利,更没有出现预想之中的袭击,这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她又检查了一遍天海商会的货物和从西月岛上收集来的各种书籍,将目光放回了新来的五个孩子身上。

  这五个拘谨,胆怯的孩子们在甲板上紧紧挨在一起,哈雅真的很难相信这些年纪不大的孩子中真的会有天海商会的暗探,但一想到白芊芊那种有些过分热情的态度,便也觉得确实古怪。

  “起锚,开船!”哈雅对氏族的水手们下令,其实若不是因为这次要带陆地人的话,他们是不会开船过来的,毕竟海族本身的速度可比船要快的多。

  同时她又对这些水手们打着暗语,让他们注意有没有人跟上来,随后对尤一鸣等人说道:“你们几个,也不要在这干站着,和来的时候一样,去打扫甲板!记得训练下那些新来的,知道吗?”

  “知道了,大姐头。”这个称呼是尤一鸣跟那些鲨齿氏族水手学的,平日里他们基本都不怎么和哈雅说话。

  “滚吧。呃,我是说去吧。”哈雅一听大姐头这个称呼,就差点忘记是和谁在说话了,她也并不太想这四个孩子闹的太僵,看得出来,主人并没有把他们当做奴隶使唤,当然……主人从一开始好像就没把任何人当奴隶用。

  看着四个孩子带着新来的开始打扫甲板,哈雅的眼神也锐利了起来,虽然主人有办法找出谁是奸细,但如果自己能在路上发现到底是谁,有几个人,岂不是能在主人面前表现一番?

  说不定主人也能赐自己一颗千雷石呢?好羡慕米洛儿啊……

  到底是谁?哈雅先从那双胞胎看起,这两个光州遗族似乎很有可能,白芊芊虽然保证他们都是刚抓来的,可谁又能保证到底是不是呢?不过看得出那个当哥哥的对妹妹很照顾,这种感情丰富的人一般很难成为奸细,除非两个孩子都是,并配合的十分默契。

  她又看向了一个肌肉结实且非常匀称,据说已经十五岁的英俊少年,这种体格在奴隶中很少见,尤其是少年奴隶,即便是天天干重活的苦奴也不会有这种肌肉,先不说奴主可不会给苦奴们吃上足以支撑起这种肌肉的伙食,光是那张帅气的小脸就足以让他摆脱苦奴身份了,但做**的话,也不会专门训练肌肉……除非是针对某些特别口味的贵族。

  白芊芊说他是海难中被天海商会捞起来的自由人,可哈雅觉得不像,自由人虽然自由,但他们很少会出海,而这个少年更不像陆地人水手,她检查过这个少年的身体,他的手上没有拉缆绳和做苦力的老茧,还非常细腻。

  这是第一个有问题的人,只是哈雅觉得白芊芊不会蠢到派出这么一个明显既不像奴隶,又不像自由人的探子出来。

  另外一名美少年就娇嫩多了,看上去比颜如玉还要娘一点,骨子里似乎就有一股浪荡气,虽然白芊芊说他也是一名落魄贵族,但不是光州的,可这家伙怎么看都像是贵族身边的**,本来她是不想买这种货色献给主人的,可是她转念一想,买这种货色搞不好还能迷惑一下白芊芊,便同意了下来。

  只是她始终没忘记叫那少年过来时,他抛媚眼的那种骚气,当时简直想抽刀砍死他,然后这小子见神色不对便立刻换了副面孔。

  现在看来,这种家伙是探子的可能性最高,因为他们不但知道怎么伺候人,会卖弄风骚,拆眼观色,白芊芊更是表示这家伙可是抢手货,本来是不太愿意卖给她的。

  我信你个鬼,你个假发女坏得很!

  不过虽然这个少年是探子的可能性很高,但这种类型的人谈不上忠诚不忠诚,天海商会在氏族的探子被拔除后,恐怕也不会选用随时可能被叛变的人。

  而最后的少女么,似乎就少了点意思,样貌是不错,可性格畏畏缩缩的,介绍自己时表现的比双胞胎还差,但白芊芊说她是一名乐师之女,擅长许多乐器和歌谣,还让她当场清唱了一段,可惜这女孩在唱歌时似乎因为恐惧,还时不时跑调了,让白芊芊打了好几鞭子。

  老实说,哈雅对陆地音乐根本没兴趣,少女嗓音好不好她也不明白,反正她觉得只要是陆地人,肯定没有海族那么动听的嗓音。

  不过这种人似乎主人身边并没有,虽然从未看过主人对音乐有兴趣,但是贵族总应该有几个乐师才对,何况像主人这种身份的,至少应该有三百人左右的乐队才配得上,可惜看的出,主人还是对陆地人更感兴趣,否则不会一直拒绝他们氏族的奴隶……

  所以在白芊芊说这个叫做冬雨的少女会一百三十七首歌谣时,哈雅终于还是决定就她了。

  不过就目前看来,这个提桶水都会摔跤的少女,实在很难和探子挂上勾啊……

  哈雅的目光不断在五个人身上游移着,思索了一阵后,她冲甲板上的孩子们喊道:“尤一鸣,颜如玉,你们两个过来一下。”这两个孩子在她看来很聪明,而且是,比蒋乐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也好的,至于楚默,那就是个闷油瓶。

  尤一鸣和颜如玉对视了一眼,手里拿着甲板擦跑了过来,尤一鸣疑惑道:“大姐头,是我们哪里干的不好么?”

  “不,和那个没关系。”哈雅突然将声音压低道:“这五个人里面,你们觉得谁最不像奴隶?”

  颜如玉翻着白眼道:“大姐头,你开玩笑么?这五个人哪个都不像奴隶。”

  “确实是这样,怎么,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尤一鸣谨慎小心地也压低了声音。

  “我只是不想让主人失望。”哈雅并不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去,而且主人也没有告诉孩子们此行有多凶险,她自然不会多此一举,“不过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你们觉得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