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路徐行 > 第566章 熊猫的名字

第566章 熊猫的名字

  仙路徐行正文卷第566章熊猫的名字“元婴里的元婴?烂木头的味道?”余啸想起林中雨来。这和林中雨的情况太相似了。元婴附生应是极少,而林中雨和云朗夜又相互认识,这事必有蹊跷。

  “酒仙前辈,你认识那个元婴的主人吗?”

  “我怎么会认识?你不要以为我修为高,所有的老怪物都认识。”

  酒仙摸出一只葫芦,往竹筒杯中倒入酱黑色的液体,空中顿时弥漫着一股酸味。

  正在思考问题的余啸抽抽鼻子,瞪眼看向杯子。酒仙把杯子一饮而尽,眼睛鼻子缩成了一团。

  “酒仙前辈,这是你酿的酒吗?”

  “你闻不出来吗?这是醋。”

  酒仙皱眉蹙眼老半,突然道:“我刚才就想了,你别叫我酒仙。我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

  名字?该不会是团团、圆圆、润润之类的吧。余啸眨眨眼,“敢问前辈姓名?”

  “竹青溪。”

  余啸一惊之下,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咳了老半,涨红着脸道:“真是好名字,又好听又有意境。光听名字就让人想起竹林溪、云淡风轻。这名字是哪位高人……”

  竹青溪摇着硕大的圆脑袋,憨态可掬。“我自己取的,觉得很符合我的气质。”

  嘟嘟咧着嘴要笑,被余啸狠狠地拧了一把。“没错,没错。确实很相称。”余啸严肃地道。

  竹青溪口中的醋味儿过了,很舒服地打了一个酸饱嗝,谈起正事来。

  “我酿的酒增加的修为虽多,但味道不好,又上头。我每次喝完酒,都得喝点醋中和一下,不然我自己都受不了。

  “你酿的桑椹酒味道好,有潜力。我教你怎么增加灵酒的灵气,你教我酿酒怎么样?”

  这是大的好事,竹青溪以为余啸会感恩戴德的答应,余啸却不动声色地瞅着他。亮晶晶的双眼,看得他有些心虚。

  余啸提醒自己,不要被熊猫憨厚的外面迷惑了,谨慎地措辞。

  “竹前辈,虽然我酿的灵酒味道确实不错,但也不是顶级。要不,我再去给你找找其他酿酒人,你再选择一下。”

  “不,就你了,”竹青溪道,“怎么,你还不乐意?”

  竹青溪只是淡淡一反问,余啸觉得后背凉风阵阵。

  “乐意,乐意。不过我这个人多疑,运气又不好,降好事我反而不敢相信,怕辜负了你。”

  竹青溪困惑的样子憨态怡人,简直萌出粉泡泡,余啸心一软,都不忍心和他斗,拼命拧自己,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

  竹青溪坐在竹凳上,左摇右摆,突然放出一道神识扫到余啸身上。

  余啸只觉自己变得通体透明,像是被丢进表面飘着浮冰的海郑寒冷的水把她从皮囊到识海侵泡了一遍。

  竹青溪收回神识,余啸搓着手臂,缩成一团。

  “其实,是你酒的味道,和我的一位旧识酿的酒很像。”竹青溪见她识海虽然怪异,但并没有被夺舍,撑着头道。

  余啸从合体神识中缓解过来,转着眼珠问道:“你那位朋友呢?”

  “被我杀了,”竹青溪道,“了是旧识,谁是朋友了。”

  余啸没哼声,控制灵力运转周,温煦自己的身体。熊猫的朋友,多半就是夺舍斯酿那个酒鬼。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斯酿的仇人。

  “我把他的元婴放在一个山谷中,你见过的吧。他现在怎么样了?”竹青溪问余啸。

  熊猫已经认定自己和那人有关了。余啸斟酌了一下,决定实话,把夺舍的事情讲了。

  竹青溪有些动容,“他居然夺舍到了一名凡人,还是女子?”

  “你把他放在凡人村落,不就是这么安排的吗?”

  “我怎么可能那么坏,我只是顺手放在那里。”

  余啸干笑了两声,没有接腔。熊猫的语气和莫伊漠简直一模一样,他们只是顺便、顺手、无心。

  “然后呢?他是不是自杀了?”

  “反正现在是死了。”余啸搞不清熊猫的心态,得很含糊。

  竹青溪叹了口气,看上去很难过。

  余啸忍不住问道:“他不是你杀的吗?”

  “是我杀的,但我要真想他死,就不会把他的元婴留着了。”

  难道不是为了让他经历凡人无助的生活?余啸又问:“你为什么杀了他?”

  “忘记了,”竹青溪道,“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族修士,喝酒、酿酒都是他教我的。有一次我们吵架,就打起来了。谁知他那么不经打。武力不行,平时就不要老是骂我嘛。”

  竹青溪看上去委屈巴巴,又很后悔的样子,黑眼圈里闪着两点泪光。

  “他不是教你酿酒了吗?为什么你酿的酒——味道和他的不一样?”

  竹青溪揉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开始我也是按照他的酒曲方子做的,但味道总不对。我就按照自己的方法做了,谁知更难喝。”

  但提升灵力的方法倒是对的,而且随着他修为增加,灵酒的效能也越来越强。

  话都开了,余啸就答应了竹青溪,在竹林中住了下来,给熊猫酒仙做酒曲子,并学习让灵酒提高修为的炼制方法。

  余啸把泽幻珠也摆了出来。

  江妙文还是昏迷不醒。权策晃晃悠悠地走出来,迷瞪着双眼,看到竹青溪,又晃晃悠悠地走了回去。

  余啸请竹青溪给看看江妙文。

  竹青溪不愧是合体修士,一眼就看出江妙文是被邪灵侵体。“病了有几十年了吧,金丹都被染黑了,能活着真是奇迹。”

  “应该怎么治?”

  “我不知道,”竹青溪见余啸瞅着他的眼神,嘟囔道,“我只是修为高,又不是万能的。我只会酿酒。”

  江妙文还是让权策治着,病情随着权策的清醒程度,时好时坏,始终吊着一口气。

  后来权策在竹林中发现了很多药材,蝉花啦,朱砂根啦,雨石笋啦,年份还不短。权策这些都是饱含清岚之息的药材,对江妙文病情有利。竹青溪让余啸随便取用。

  余啸本想补充润灵玉中的灵草田,但这些药材离开竹林一个时辰就枯死。她就在泽幻珠中种植了一片竹林,就算长不出药材,作为景观也好看。万一长出一只熊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