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就没有我不会的 > 第三十六章 让他们误会到底

第三十六章 让他们误会到底

  第二天,沈良跟林语一同去了学校。

  他刚到学校,王猛就过来找他,“沈良,你干什么了?校长有事找你。”

  沈良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疑惑着说道:“我没干什么啊。”

  “我听老师说你闯了大祸了。”王猛说道。

  这时于小飞从旁边走了过来,“还能怎样?我劝你们还是早点跟他划清界限,你们知不知道,他在考试中作弊,沈良啊沈良,你胆儿挺肥的啊。”

  “你别乱说,作弊这种事情是能随便乱冤枉人的吗?”王猛气冲冲地说道。

  于小飞笑了笑,“呵呵,我乱说,他要不是作弊,校长找他干嘛。”

  “我都听辰少说了,这事已经上报到教委哪里了,这下我看他怎么死。”

  于小飞幸灾乐祸的说道。

  王猛有些不相信的望着沈良,“沈良,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没有作弊。”沈良咬着牙说道,他想着那本“百科全书”的事应该没人能知道才是。

  “你见过哪个贼会承认自己是贼的?”于小飞说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校长已经去调查你的考卷了,等死吧你就!”

  于小飞走了之后,林语怒道:“沈良,他说的是真的吗?难道你真的作弊了?”

  沈良偏过头来看了看林语,“你不相信我?”

  “这……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林语说道,“这里没有其他人,你老实说,你到底有没有作弊?”

  “我没有!”沈良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我连累到你?”

  “你……你说什么呢?”

  “你放心,我跟你之间的婚约已经解除了,不会连累到你的。”沈良说道。

  “你……沈良,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林语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沈良说完了之后就朝着校长室走去,王猛追了上去,“沈良,你刚刚怎么说话呢?人家林语那是在关心你。”

  “她关心我?”沈良不屑道,“她多半是关心自己会不会受到牵连。”

  “你真的作弊了?”王猛听了他的话,有些不安。

  “没有,我哪能去触碰这种严重的底线呢。”沈良说道。

  “没有就好,你好好去跟校长解释清楚。”王猛说道,“回头给人家林语道个歉。”

  沈良没有理会,朝着校长室走了过去。

  一进去,就看到了张玄冰和几个老师坐在校长室里,校长看了看沈良,指着旁边的一个椅子说道:“来,沈良,你坐这里!”

  沈良点点头,坐了过去。

  “你不要紧张。”徐文波说道,“我叫你过来,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校长您请说。”

  “这次药剂师初试考核的考题,是你独立答完的吗?”徐文波拿着一早傅文寇给他的沈良的答卷问道。

  “是我独立完成的。”沈良说道。

  一边的张玄冰看了看沈良,说道:“沈良,事关重大,你可要实话实说,不能有任何隐瞒。”

  “张老师,我并没有隐瞒。”沈良挺起胸膛,说道,“的确是我独立完成的。”

  “我说的可是专业基础科目的考题。”徐文波说道,“可据张老师所说,你平时专业基础课的成绩非常差,根本不可能考到这么高的分数。”

  沈连一听,有种开挂被抓现行的感觉,但他根本就不慌,因为只要他不说,他们根本就查不出来。

  “我运气好,碰到了正好会做的题目。”沈良说道。

  “你是说,这些题你碰巧都会做?”徐文波盯着他说道,“然后碰巧拿了一百多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运气?”

  听到一百多分的时候,沈良心里一惊,他知道超过一百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前面的题目基本上全对,而且后面的附加题也拿到了分数。

  “我……我考前复习的好。”沈良说道。

  徐文波朝着张玄冰点点头,“那好,我考考你,就那这次的考题吧,我想听听你的答题思路。”

  沈良有恃无恐,“张老师您请问。”

  “前面的题我就不说了。”张玄冰说道,“我就问问你这最后一题。”

  “我承认这道题的确有些超纲,关于致幻类药剂的知识,在你们这个阶段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你是怎么得到答案的?”

  “我平常喜欢逛旧书市场。”沈良灵机一动,张口就来,“又一次无意间看到了一张旧报,上面记载了一些关于致幻类药剂的旧闻……”

  沈良把他当时如何分析,全都说了出来。

  张玄冰也没有想到他是这样得出的答案,有接连提出了很多专业性的知识,沈良拥有那本“百科全书”直接当着他们的面翻阅,张玄冰所问的问题他全都答了出来,滴水不漏。

  张玄冰震惊地望着他,“这些东西你在哪儿学来的?在我的印象中,你很少听我的课。”

  沈良想着既然曲流云已经误会他有个神秘的师父了,那就干脆让他们误会到底。

  “张老师,这……我不能说。”沈良说道。

  张玄冰立马就想到了什么,看来沈良有高人点拨。

  张玄冰与徐文波对视了一眼,徐文波自然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沈良走出了校长室,终于松了口气。

  徐文波让其他老师都离开,留下了张玄冰,“张老师,你怎么看?”

  “咱们武江市地理位置比较复杂,隔壁市就是边界,那里高人云集,说不定有神秘高人来了武江。”张玄冰说道。

  “沈良的天赋的确不错,只是我一直以为他天性懒惰,不爱学习,原来他翘我的课的时间,是跟着别的师父学去了。”

  徐文波望着沈良的答卷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望了望墙壁上挂着的“育人为本”四个字,说道:“即便是名师,也雕不了朽木,咱们一中,出了个天才啊。”

  徐文波很少用天才二字形容任何人,但用在沈良身上,他毫不吝啬。

  很快,他把傅文寇叫了过来,让他去归还答卷,傅文寇忍不住好奇心,问道:“校长,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他没有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