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就没有我不会的 > 第二十七章 好好问清楚

第二十七章 好好问清楚

  宋凝雪来的着急,也没看到沈良。

  等曲流云跟着她走了之后,沈良问道:“对了,天明哥,你既然是机械师,那你应该有空间类的机械吧?”

  沈良在网上查过,机械师是能制作出空间类的机械,空间类的机械体积非常小,但容量却很大,只是存放需要耗费源能。

  郑天明沉默了一会儿,“我现在还掌握不了空间类机械的制作技术,不过我可以去找我表哥问问,他肯定有。”

  “我可以花钱购买。”沈良说道,他现在急需这种空间类的机械,一是方便存放各种药材,另外也可以把那只深山魔猿安置在里面,一直把它放在田甜那里也不是个事。

  “沈兄弟,买你就别指望了。”郑天明说道,“且不说空间类机械价格昂贵,就算是你有钱,你也不一定买得到。”

  见沈良有些疑惑,郑天明说道:“这种机械非常稀缺,而且通常都是专供军方的,很少售卖。”

  “是吗?”沈良对此并不知情,“那还是算了吧。”

  “你很需要吗?”郑天明问道。

  沈良摇摇头,“也不是,那只深山魔猿我一直放在朋友那里,家里也不方便饲养,如果太麻烦的话,还是算了吧。”

  沈良从酒店里出来,回到了林家之后,张秀芳闻着沈良身上一大股酒味,对他又是一顿数落。

  “沈良,明天你陪我去好好感谢人家赵大哥。”林语这时候说道。

  “明天?”沈良说道,“明天我没空。”

  “你能有什么事?”林语白了他一眼,“人家赵大哥救了你,你连句谢谢都没有的吗?”

  “他跟你说是他救了我吗?”沈良问道。

  “你什么意思?不是他救的你还能是谁?”

  沈良不屑道:“是郑天明自己放我出来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呵呵,你当我不知道郑天明是什么人啊,你把他妹妹给治坏了,他能放了你?”林语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没治坏他妹妹。”沈良说道,“他感激我都还来不及呢。”

  “你又在跟我撒谎了是不是。”林语没好气的望着沈良,“你什么水平我还不知道?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我明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沈良说完了之后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张秀芳咬牙切齿的瞪着沈良,对着在一边看电视的林劲冲发火道:“姓林的,你看到了没有,这小子就是个白眼狼,亏你还把他当儿子,人家辛辰救了他,他这是什么态度?”

  林劲冲沉了口气,问道:“小语,你好好问问清楚,看看是不是小赵托关系救的小良,如果真的是,那咱们是得的好好感谢他。”

  “哟,瞧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如果,那还能有假吗?”张秀芳瞪大了眼珠子,“人家辛辰难道还会骗咱不成?”

  “问清楚一点总该不会有错的。”林劲冲说道。

  “好的,爸,我明天会问清楚的。”林语说道。

  沈良在房间里盘算着如果到了南山公园里找不到田亮,或者田亮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田甜和他年纪相仿,他们兄妹二人相依为命,要是没了田亮,真不知道她会不会崩溃。

  他刚想到这里,电话就响了起来,是周韬打给他的。

  “沈良,我去问过刘通了,人家符咒最便宜也要两万块钱一张。”周韬失落的说道。

  “这么贵?”沈良有些意外,“我们只买那种最普通的呢?”

  “也是这个价格。”周韬说道,“你是不知道,这东西有价无市,而且也不知道最近黑市里流传的符咒是从哪儿来的,数量非常稀少,那些二道贩子炒来炒去,价格都快上天了。”

  “你怎么打算?还买吗?”沈良问道。

  “还买个屁啊。”周韬愤愤道,“我连报名药剂师初试的钱都没有,拿什么钱去买符咒,而且还这么贵,几千块钱还差不多。”

  “两万是有些贵了。”沈良说道。

  “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事你就别想了。”周韬说道。

  “嗯,我知道了。”沈良说道。

  现在他的手里虽然还有四十来万,但沈良知道,以后买药材做药剂调配实验花的都是钱,他这点钱根本就不够花的。

  而且明天还要付给人家那些驯兽师每人一万,花下来之后也剩不了多少了。

  他知道猴子搬玉米的故事,总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目前还是要先好好研究研究药剂学才是。

  就拿上次他给自己调配的药剂来说,就算有了那本“百科全书”的帮助,他完全按照上面的做法去做,都还是会失败。

  那种药剂也才是非常普通的治疗药剂,那些复杂的药剂他就更难掌握了。

  除非他能保证以后能进入到南山公园里,每次都能有些收获,得到的药材不卖,全拿来自己研究。

  挂断了周韬的电话之后,沈良出去洗了个澡,回到房间里躺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他就到了田甜的家里,发现周洪还没有来。

  田甜双眼红肿,精神状态非常差,估计是昨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沈良,我也要去!我要去找我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田甜声音沙哑的说道。

  沈良看了看她,“田甜,你也知道的,南山公园里十分凶险,我不能让你去冒这个险。”

  “我答应你,一定会把田大哥带回来,无论他是不是……”

  沈良没有把话说下去,“总之你在家里等我们的消息就是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田甜说道,“我爸妈很早就离开了,我哥还没当上驯兽师之前,到处给人家打工,辛辛苦苦的赚钱,是他一个人把我带大的,现在他有了危险,你让我在这里怎么等得了?”

  说着,她就开始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沈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是一个不懂得安慰人的人,而且也见不得女孩子哭,“田甜,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我们这次去,真的很危险,如果你也跟着去,我……我们还要找人照顾你……”

  沈良虽然不愿意说,但他说的都是实话,田甜耳濡目染,虽然也懂得一点驯兽,但是至少也要驯服个幼年的野兽,才能算是跨入驯兽师的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