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就没有我不会的 > 第十九章 我是学药剂的

第十九章 我是学药剂的

  沈良咧嘴一笑,说道:“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邱豪看了看沈良,有句话说的好,不要钱的事,那就意味着用钱解决不了。

  “它要是能跟你走,我就把它送给你,不要一分钱。”沈良说道。

  这话一说完,旁边的田甜立马就蒙了,“沈良,这怎么行?这深山魔猿是你拼命驯服来的,为什么要给他?”

  “妈的,姓田的,有你什么事啊,人家都说送我了,你跟着起什么哄啊?”邱豪瞪了田甜一眼。

  “沈良,你可要想清楚了。”田甜望着沈良说道,难道他是害怕邱豪以后找他麻烦?

  “这可是你说的啊。”邱豪说道,“千万不要后悔。”

  说着他看了看身后的小弟,“去,把那猴子带过来。”

  那个小弟上前走了两步,见深山魔猿朝着他嗤叫着,顿时懵了,“豪……豪哥,要不你来?我怕我手脚不知轻重,伤到了它……”

  邱豪看着他脸上害怕的表情,用力的踹了他一脚,“走开,没用的东西!”

  邱豪自己上前,刚伸出手来,那只深山魔猿便跳了起来,在他手上狠狠的抓出了一道血痕。

  “豪哥,这……”

  邱豪愤怒的望着沈良,“你小子是故意的吧?”

  “我怎么了?”沈良呵呵一笑,“你也看到了,我刚刚可是什么都没做啊。”

  邱豪看了看深山魔猿,实在不想放弃,再次尝试了几次后,发现那只猴子根本就不听他的。

  “豪哥,你的手……”他的小弟提醒道。

  “废话,老子知道。”邱豪愤怒道,“赶紧去给我叫医生!”

  小弟听到了之后快速的跑了出去,邱豪狠狠的盯着沈良,“小子,你故意耍我是吧,你给我等着。”

  放下狠话后,邱豪捂着手上的伤口连忙走出了病房。

  “豪哥,难道就这样算了,那可是深山魔猿啊。”

  邱豪微眯着眼,“这里是医院,不要动手,盯着这小子,等他出院了之后用我的那只蛮牛把它抢过来!”

  邱豪走了之后,田甜突然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真的要送给他了呢。”

  “这只猴子现在只认我,谁都带不走。”沈良说道,“不然我也不会那样说。”

  “哦,对了,要不我下去给你买吃的上来?”田甜突然说道。

  沈良这才感觉到的确是有些饿了,他早上吃过早餐去驯兽场之后就什么也没有吃过。

  田甜走下去了之后,沈良看了看那只猴子,实在驯是驯服了,可养在什么地方,这是个问题。

  养在林家的话,林语她妈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沈良正一筹莫展着,门边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护士,我求求你了,再宽限几天吧。”一个女孩拉着护士的手说道。

  “宽限几天?你弟弟的医药费已经拖了半个多月了,我们医院不是做慈善的,你再不交钱,我们就要把病房腾出来了。”护士绝情的说道。

  “再给我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我肯定凑齐三十万。”女孩哀求着,就差给那个护士给跪下了。

  那个护士一狠心,甩开她的手说道:“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只是个护士,你别再缠着我了,你要是再跟着我,我可就叫人了。”

  沈良见到这一幕之后,勉强支撑着下床,喊道:“护士。”

  那个护士听到了沈良的声音之后问道:“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刚刚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啊?”沈良问道。

  “你说她啊?”护士翻了翻白眼,“她好像是叫什么苏瑾儿,她弟弟得了重病,在我们医院里已经住院半个多月了,一分钱没拿出来过,你说好不好笑。”

  护士说道:“我们院长已经下命令了,要是她今天再凑不齐钱,就要把她姐弟两赶出去。”

  “她欠你们医院多少钱?”沈良问道。

  护士打探了沈良一眼,“三十万,怎么了?”

  “没什么……”沈良说道。

  “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护士鄙夷的看了眼沈良,然后小声的嘀咕着些什么走了出去。

  那个女孩顿在走廊里抽泣了起来,沈良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递给了她一张纸巾。

  她抬头看了沈良一眼,说道:“谢……谢谢啊。”

  “不用谢,我叫沈良,刚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沈良说道。

  苏瑾儿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

  “我能去看看你弟弟吗?”沈良说道。

  “啊?”苏瑾儿愣了一下,带着沈良到了隔壁的病房里。

  “小乐,你好些了吗?”苏瑾儿深吸了一口气,换上了微笑的脸走了进去。

  沈良看了一眼病房里的苏小乐,看到他大腿上漆黑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住院半个多月还是这个样子?”沈良问道。

  “我也不清楚,都做过一次手术了……”苏瑾儿说道。

  “没找药剂师看看吗?”沈良问道。

  “这……”苏瑾儿脸上有些难看。

  沈良很快就想到了什么,她们就连在医院里看病的钱都没有,更不可能去找药剂师了。

  “你是谁啊?”病床上的小男孩一脸不悦的说道,“我们的事用得着你管吗?”

  “小乐,姐姐是怎么教你的,在外面要讲礼貌!”苏瑾儿责备了他一句,转过来多沈良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弟弟还小,不懂事……”

  “没关系的。”沈良笑了笑,能让我看一看他的伤口吗?

  苏瑾儿愣了一下,还没说话呢,沈良就走到了苏小乐的病床前,检查着他大腿上的伤。

  只见那伤口非常深,周围全是黑乎乎的血,大腿上的肉基本上没剩下什么了,沈良甚至能看到他的大腿骨。

  “医生说……可能要……要截肢。”苏瑾儿突然哽咽的说道,“小乐这才十岁啊。”

  “他这是中毒了。”沈良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苏瑾儿抬起头来看着沈良。

  “我……我是学药剂的。”沈良说道,“是一中的学生。”

  苏瑾儿一听沈良只不过是个中学生,眼神又黯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