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就没有我不会的 > 第八章 考题外的趣闻

第八章 考题外的趣闻

  他将试卷来回的翻看,竟然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他熟知的知识。

  比如第一题的题目:

  药剂学作为高等医药学,繁衍发展了数百年,请问,是哪位在哪一年提出在高中教育阶段开设基础药剂学课程?

  像这类似的题目沈良哪里知道,他要是知道会考这种东西,昨天早在林语的电脑上去查了。

  沈良又翻了翻那本百科全书,可时间倒是花了不少,什么也没找到。

  这种历史类的问题在那本书上根本就没有。

  好在是一个选择题,沈良随意蒙了一个,2001年三级药剂师丁俞。

  接下来的题目,大同小异,都是有关于这个世界上的一些历史类、社会类的问题,这类问题在旁人眼里只不过是尝试,但是到了沈良这里,简直就是世纪难题,他才来到这里二十四小时都不到,哪里知道这些问题。

  “完了,要是真的考不过,怕是要离开武江了。”

  沈良哭丧着脸,将所有的选择题都蒙了上去。

  然后那些填空题他根本就无从下手,这种填空题类似于英语题目的那种完形填空,从一段材料里挖出一个空格出来,不过没有候选词。

  沈良愣着好半天,一个也不会填。

  之后是好几个材料分析题,沈良随便写了写,将答题卡写满了之后,刚好到了交卷的时间。

  出了考场之后,沈良只有半小时休息的时间,半小时后就要接着四个小时的第二阶段基础专业科目的考试。

  他要是腿还受伤,估计都撑不到第三阶段的体内测试。

  沈良休整了十多分钟,开始研究起“百科全书”中的药剂学那一块的知识,他不求甚解,只希望能够知道大概各类知识大概在什么地方,等到考试的时候,方便翻阅。

  到了第二场考试,沈良花了一段时间沉下心来。

  这是他每次考试的习惯,不骄不躁,这样才能考出更好的成绩。

  试题发下来之后,他检查了一边,果然,还是什么都看不懂。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可是有着“神器”。

  虽然不知道这个神器是什么来头,沈良现在还是要依仗它。

  沈良看了看,想试试自己不看那本“百科全书”到底有没有能做这些试题的可能。

  他看了一眼第一题。

  龙蜒草是一种有毒的药剂原料,其中包含有剧毒物质,但却是恢复类药剂必不可少的原料之一,请问,龙蜒草中包含的剧毒物质如何筛离出来?

  沈良就是连龙蜒草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谈何解答,果然单靠自己还是做不了这些题。

  沈良翻开了那本“百科全书”,找到了书中所记载的关于龙蜒草的各种知识。

  书中记载,龙蜒草生长潮湿的环境下,通常是在树荫底下或是灌木丛中,其出现的地方往往会有毒蛇出没……

  简短的记载,外加上图片,让沈良记住了这一药材。

  他又往后翻了翻,书上又记载了龙蜒草内包含有十多种剧毒物质,并且旁边有提示,二级以下药剂师不得调配涉及龙蜒草的药剂,否则终身吊销药剂师资格。

  虽说不允许药剂师调配,但没有说不允许通过书籍学习,沈良再次往下翻,终于找到了有关龙蜒草剧毒物质的筛离方法。

  他照着书上所写的步骤,加上自己的理解,书写了上去。

  筛离方法,第一步,将龙蜒草置于九十度以上高温开水中,浸泡一致两个小时,待水温恢复至常温后换水,重复以上步骤,直至浸泡用水清澈无杂质。

  第二步,将龙蜒草捣碎后放置于阳光下暴晒,直至其泛枯黄,水分晒干,切不可用人工方式烘干!

  第三步,取少量纯净青砂树汁,滴至晒干后的龙蜒草上,若有黑烟出现,则需将尽数龙蜒草摧毁,重新取材筛离,直到最后一步不在出现黑烟。

  沈良写完了之后长叹了一口气,他刚刚看到前面所写的,成年龙蜒草一株的价格在五万左右,这筛离出现失误后就不能用了,可见这药剂师的训练有多烧钱,沈良腹诽不已。

  没有多想,他继续往下做题,剩下的提大同小异,都是在问各种基础药材采集时注意事项,存放方式之类的问题。

  沈良通过那本“百科全书”尽数答了上去,原本他想故意答错几个题的,但是想到上一个科目他的成绩肯定不会太少,如果故意答错,很可能会影响总分,到时候就过不了初试了。

  故意答错的想法作罢,沈良一口气答到了最后一题。

  最后一题问的是致幻类药剂在调配过程中,如果出现了“误食”现象,脑中出现幻觉,该如何处理?

  题目中所说的误食肯定不是字面意思,毕竟没有人会傻到去吃药,而是致幻类药剂所产生的烟或雾,被误吸到体内的这种情况。

  沈良又翻着书寻找,发现书上对于致幻类药剂的记载相当少,致幻类药剂只有取到药师协会四级药剂师资格后才允许调配。

  这个题很明显是超纲题,而且沈良之前检查题目的时候发现,这张试卷的总分是一百分,但是前面的所有试题加起来的分数已经达到了满分一百。

  最后的这道题后面没有写上任何的分数,这是一道附加题。

  沈良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的时钟,时间所剩无几,他用余光瞟了瞟旁边的人,都在对着这最后一道题摇头叹息。

  沈良都快放弃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页有关致幻药剂的记载。

  上世纪七十年代,驯兽师段某在执行某次雇佣采集任务的时候,进入了深山之中,与其队友失去了联系,而后救援队展开了救援。

  经过长达十多天的救援,段某被成功营救了出来,药剂师在对其身体进行检查的时候,发现他疑是误事了某种具有致幻类效果的药材,他苏醒后对进入深山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了任何印象。

  但有趣的是,他的记忆中记得曾被自己所驯化的一头进古级野兽所袭击,那是一头嗜血狼。

  在后面的检查中,药剂师根据他的描述,猜测到那头嗜血狼可能也误食了具有致幻类效果的药材。

  这段记载在当时只不过是沦为了饭后的笑谈,然而沈良却注意到了其中的一个细节。

  段某对其他任何事都没有印象,唯独记得他被自己的驯化的野兽袭击,这绝对不是他和野兽情深意切。

  沈良大胆猜测,可能是野兽袭击他之后,产生的痛楚,让他短暂的从致幻效果中苏醒了过来。

  于是沈良就在答题卡上写上,在发现自己“误食”致幻类药物的时候,应当立即采取行动,制造痛楚,包括并不限于使用药剂。

  写完了之后,刚好提醒交卷的铃声响了起来。

  ……………

  Ps.求一下收藏和推荐票啦,我还是很想在新书榜上看到自己书的名字,当然,我心里也有13数,大家有多的票票的话,帮个忙啦,没有投资的朋友要抓紧了,下周一估计就能改状态了,也不知道这个快递为啥这么慢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