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在90年代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面谈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面谈

  国庆节假期的第二天,安子善收到张华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张华告诉他,他爸爸已经同意见面谈了,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三十分,在他的办公室见。

  在办公室?教育局局长办公室?安子善有些疑笃,这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这是把自己当成年人对待了吗?

  虽然安子善搞不清楚张明教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相信对方不会有什么坏心思。

  再次来到县委大院,教育局办公楼下,安子善仰头看了眼二楼的位置,他记得上次文学大赛颁奖的时候,就是从那个窗户的位置看到了张明教。

  看来教育局长的办公室应该是在二楼,插好自己的大金鹿后安子善走进了教育局办公楼内。

  入口右手边就是一个来访登记台,一张刷黄漆长方形四腿桌,安子善目测了一下,也就比他们的课桌长点,宽点。

  安子善上身穿蓝白条纹的汗衫,下身穿的确良黑色长裤,脚上穿双星疙瘩鞋,鞋面上经典的红色形标志,像小鸟,又像随笔画。

  就这么如同进了自家大院一样,左摇右摆的走了进来,惹得登记台后面的男子一直盯着他上下打量。

  瞅了一眼这人,安子善笑着走了过去,“你好,请问你们局长办公室在几楼?”

  这男子皱着眉,斜着眼,疑声道:“你找我们局长干什么?小孩。”

  “哦,我找他有点事,怎么需要登记吗?”安子善看到这人面前有个登记的本子,问道。

  刚说完,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张华高兴的喊道:“子善,你腿脚真溜啊,居然走我前面了,走吧,上楼去。”

  安子善闻声转过头来,笑了“你没跟张叔叔一起吗?我以为你已经在办公室了。”

  “没有,我爸早上出门就没回家,一直在局里忙呢。”张华摇着头笑嘻嘻的走过来,揽着安子善的肩膀转头就往大楼内走去。

  临走前,淡淡的撇了一眼登记台后面的男子,只见这男子满脸堆笑的望着自己,轻哼了一声离去。

  望着他们两人远去的背影,这男子挺直的腰背慢慢的弯了下来,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张华领着安子善来到了二楼,一间走廊靠东首的房间门口。

  门上挂着黄底黑边的牌子,上面写着局长办公室。

  “咚咚咚”,张华敲了敲门,安子善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暗自想着,张华的性格真的不错,换做其他的孩子,来到了父亲的地盘,知道敲门的估计没几个。

  “请进。”一个闷闷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张华推门而入。

  “爸…”坐在办公桌后的张明教抬起头,看到张华和安子善走进来,笑了。

  “张叔叔。”安子善笑着轻声叫道。

  “嗯,你们俩先坐吧。”

  张明教从办公桌后走了过来,坐到了茶几边,他们的对面。

  安子善默默的打量着办公室内的布局,约四十多平米的办公室内,右手边是一个衣服架子和一个半身高的柜子靠南面墙放置。

  中间略微靠东的位置,一张枣红色的板台办公桌后面是同样颜色的文件柜,办公桌上放置着一个金色Y型党旗国旗的摆件,摆件边上是一个黑色笔筒,看不清是什么材质,右上角一部银灰色电话座机。

  然后就剩办公桌的斜对面,自己坐的这一组棕红色沙发和木制两层的茶几了,安子善右手轻轻的捏了一下沙发,不是真皮的,应该是人造革的。沙发背面的墙上是一张国家地图,具体有多大安子善目测不出来。

  张明教坐在茶几对面轻笑着,从安子善进门,他就一直在观察这个孩子的表情。全程面色平静,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目光轻轻的观察着这个房间。

  笑了一下,“来,先喝点水,尝尝方书记刚送我的一包铁观音。”安子善笑着点点头,看着面前的茶具,紫砂壶套装嘛,前世自己也很喜欢,就是不知道这套是真紫砂的还是劣质陶土的。

  伸手拿起一个茶杯,翻过来看一下,杯底印制着景德镇的字样,看来是景德镇出品的工厂货。

  “怎么?小善,对这东西还有研究吗?”张明教似笑非笑的看着安子善,轻声道。

  “一点点研究,我听说,大师制作的紫砂壶,杯底会印制大师的落款。而茶壶的壶内侧会有大师的亲笔留字。”安子善笑着说道。

  张明教眉头微挑,还真知道点啊,而且知道的还是很内行的东西呢。

  “子善,你咋什么都知道啊?”张华一脸惊诧的看着安子善,咱们难道不是同龄人吗?你研究茶壶做什么来?

  “啊,我喜欢看书,书上什么都有,哈哈。”安子善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赶忙转移话题。

  “张叔叔,那个乡镇高中撤并的事情,县里给的什么政策?能说说吗?”

  慢慢将刚刚烧开的水注入茶壶,淡漠的看着随着水流旋转的茶叶,张明教轻声道:“小善,你可否跟张叔叔说说,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件事情呢?”

  “而且,张叔叔感觉,你对这件事的过程和关键点都看的非常清楚,这说明你肯定是深入细致的剖析了整件事的可行性。”

  望着张明教带着审视的目光,安子善皱了皱眉头,沉默片刻,轻声道:“张叔叔,如果我说,是因为华子,你相信吗?”

  “我相信!”张明教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毫无迟疑。

  “虽然我跟华子认识的时间并不是太长,但我认可他。有的人认识的不久,却感觉像是一生。也有的人,认识了一生,都看不懂。对华子来说李阳是他的好哥们,李阳的事情又是他的一个心结,我想帮他。”

  “心结解不开的感觉,就像胸口始终压着什么,觉得没有救命稻草可抓,心结解不开,理智明白的释怀,实际遥不可及。”

  “再就是,乡镇高中的撤并和一中、二中的扩建,对您来说也非常重要。这是一个非常耀眼的政绩,我相信对您帮助会非常大。”

  安子善直勾勾的盯着张明教的脸,眼睛眨都不眨,目光诚恳、自信的样子映入了张明教的双眼中。

  这个特别的少年坐在盛夏里的办公室内说的一番话,深深的刻入了张明教的脑海,很多很多年之后都挥之不去。

  尤其是那句“也有的人,认识了一生,都看不懂。”

  他忽的就想到了南城步,这位从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朋友,现在姑且还能称之为朋友吧,他们认识了一生,但自己却再也看不懂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