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成长那点事 > 第37章 还要继续留

第37章 还要继续留

  第二天吃过早饭,孟小佑提出要去改签车票,孟爸孟妈却说,下午走的时候直接去改签,就不用现在去改签了,等会儿还要回来这样来回耽误功夫。

  孟小佑觉得爸妈说得有理,也就没有再说。

  她想回房去看书,一说出口想要进屋休息,孟爸孟妈就极其理解的让她进了屋,说她现在正是睡不醒的年龄,今天在家,就好好睡个回笼觉。

  回屋的孟小佑自然是在复习回忆功课,而今天的孟爸孟妈也没有出去干活,而是坐在堂屋里一个抽旱烟一个纳鞋底。

  孟小佑很感动:爸爸妈妈是真的想要陪陪自己。

  眼看快到十一点,孟妈叫了孟爸一起去厨房,一会儿,周家父子要来吃饭,得多做几个菜。

  四万块钱呢,能不让人家父子吃顿好的!

  昨天王家拿来的五花肉还有一半没动,还有一整块没动的后腿肉,都拿出来,竹篓里的鸡蛋掏几个,院子里的香椿正是出芽两寸的时候,正好割下来炒鸡蛋,后院菜地里的小白菜拔一把,莴笋快起花苔,砍三五根。

  梅菜五花肉,莴笋瘦肉片,红薯烧一个肘子,后腿骨炖一锅萝卜,香椿炒鸡蛋,配上素菜:炒莲白,炒花菜,炒小白菜,八大碗,齐了。

  丰盛吗?不。

  别人家的定亲宴那是鸡鸭鱼肉都要齐全,才表示女方满意男方。

  可是,孟妈不那么想。别人家的定亲宴是要请客才是鸡鸭鱼肉齐全,自家小佑这个定亲宴又没有请客,就是自家人聚一聚,搞那么多菜做什么,又不是钱多了烧的。

  就纳了闷了,这昨天刚谈好彩礼的周家父子就是自家人了?!

  只能说,这人但凡想要找理由的时候,什么理由都能找到。

  十二点半,菜都上了桌子。

  孟小佑闻到香味,走出来一看,好家伙,爸爸妈妈这也太丰盛了吧!

  孟小佑问妈妈:“这么多菜,要不要请舅舅舅妈江军过来一起吃饭?”

  孟妈:“不用,今天还有客人来,吃得完。”

  “哦”,孟小佑不说话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舅妈风风火火的跑进了自己家院子。

  进了屋子,看见一桌子菜,眼珠子咕噜转了一圈,孟小佑跟她打招呼都没理,就把孟妈拽进了房间。

  怕是有什么事?孟小佑有些担心。

  “什么!不来了!”舅妈声音小,说了啥孟小佑没听见,只听见自己妈妈突然高声。

  然后,声音落了下去,孟小佑听不清楚了。

  几分钟之后,孟妈和舅妈出了屋,舅妈的脸色讪讪的。孟小佑招呼舅妈吃饭,舅妈连忙摆手,就离开了。

  孟妈心头一把鬼火正旺,看到孟小佑招呼舅妈吃饭,舅妈一走出门,江玉娟这把鬼火就直冲孟小佑而去。

  “你个死鬼,就知道吃吃吃……”一连串的脏话和咒骂喷涌而出。

  孟小佑木然的往自己屋子走,心里却觉得大石落地:这才是妈妈平时的模样,这两天,妈妈满脸堆笑的样子真是有点不像妈妈了。

  也不知道妈妈要骂多久,饭不吃饿一顿没关系,可千万别误了晚上的火车。

  骂人的江玉娟在堂屋里光火,这小佑,就是不亲自己,要是小佐看到自己难过了,一定会过来安慰自己。

  你看这个赔钱货,直接就回房间了,都不过来安慰安慰一下她妈。

  孟妈从来不记得,但凡她发火的时候,若是孟小佑往上凑,都只会让她越来越光火,通常那个时候,凑上去的孟小佑都会挨揍。

  孟小佑上小学之后,就悟出了这个道理,所以,只要看到孟妈发火,她就会把自己藏起来。孟妈看不到孟小佑,火气自然就下去了。

  孟妈不记得这些,所以,她越想越光火,越想火气越大,一桌好菜,正好补充体力。

  孟爸默默的给自己和孟妈盛了一碗饭端上桌,又盛了一碗饭送去孟小佑屋里,孟小佑感激的对爸爸笑笑,开始扒饭。

  晚上还要坐火车,中午有饭吃当然更好。

  孟爸坐在桌边,自己吃自己的,孟妈骂两句,扒两口饭,吃两口肉。

  先是骂孟小佑,接着骂外婆,之后骂舅舅舅妈,最后骂身边吃饭的孟爸,一顿饭吃完,又骂了半小时,才算是结束。

  孟小佑默默的进厨房洗碗,尽量轻手轻脚不碍她妈的眼。

  孟小佑在庆幸:今天结束得真快,可以不耽误火车了。

  孟妈心想,下午还要去谈几家,争取快点谈妥,耽误一天就是一天的钱啊!

  孟小佑还在厨房洗碗,孟爸孟妈已经又出了门,还把大门给反锁了。

  洗完碗的孟小佑出来一看屋里已经没人,看大门打不开,知道被她妈给锁了,也就不去操心大门的事情,打算回屋睡个午觉,晚上在火车上再复习了。

  没多久,孟妈就回来了,轻轻打开门,看到孟小佑还在睡觉,又回身把孟小佑的屋子给反锁了。

  “咔哒”一声,扣上锁的声音惊醒了孟小佑。

  孟小佑连忙起床拉门,果然,门又拉不开了。

  “妈妈,你把门打开,我们早点出发去火车站,免得人多,改签晚了又错过火车。”孟小佑叫她妈妈。

  “今天不走了,再歇两天吧,中午你也没好好吃饭。”孟妈回答。

  不走了?再歇两天?那怎么行!那岂不是会错过考试!!

  孟小佑低声下气的求妈妈,可是孟妈油盐不进,始终不开门。

  孟小佑知道,她必须走,她只有两年的时间,这次错过了,她想两年内拿到毕业证,就更难了。

  而且,外婆说了,为了王承,她也必须拿到这个毕业证,她不想跟王承在一起之后,被王承的父母、亲戚、同学看不起。

  可是,她没有办法说服妈妈开门。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孟小佑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

  “妈妈,我抱了自考,就在这周末考试,你让我出来吧,我今晚必须走,不然就错过了考试,我考完试就回来陪你。”

  孟小佑想,父母总是心疼孩子的,而且这几天,爸爸妈妈对自己如此宠爱,要是妈妈知道了自己的自强努力,或许会放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