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食光记 > 深夜豆浆

深夜豆浆

  在我读小学之前,豆浆油条是潮州人常见的早餐。卖豆浆的一般都是夫妻档,推辆小车,占据街头巷尾的一角,摆几张桌子即可经营。卖的豆浆,油条,咸煎饼,潮州的油条叫油炸桧,不是广州常见的大油条,而是一颗颗硬而实的深棕色小油条,通常母亲在载我去幼儿园途中,会在半路停下买一碗给我吃。

  常规的吃法是豆浆加油炸桧,看着有几分像现在肯德基的豆浆加安心油条,但用餐气氛却全然不同,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一碟油炸桧,对于孩子的吸引力不亚于鸡米花这样的小零嘴。而我个人最喜欢的,是一碗热豆浆加生鸡蛋的组合,这种吃法谈不上好吃,但看着鸡蛋慢慢凝固,直到变成黄白色的絮状物,总有种看魔术表演的新鲜感。

  不过后来大约生活好过些,满大街的豆浆店不知不觉都成了肠粉店。加上我搬家后,离学校近,从此也无需去外头觅食,豆浆摊便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待到他再次卷土重来,已经变成了深夜豆浆,深夜豆浆不是潮州本地的产物,它何时兴起,我也无从考察,我吃过几次,基本都是偏普宁一带的风格,比如无米粿包韭菜,红桃粿用番薯粉做皮…仅是形似,却非童年记忆的味道。只是每次路过,我还是会想起母亲带我吃豆浆的情景,然后忍不住地光临。但我想我也该抽空多回故乡看望母亲了,她带给我这难忘的记忆,我应趁她仍在,也多回馈她一些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