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电子竞技一胜者为王 > 72、不是你死

72、不是你死

  “流浪开大全体上车偷家?真就来恶心人的呗。”

  “就这?”

  “赢总尽力了。”

  “摊上这中上谁能赢?”

  “前边的,这把难道不是酱油瓶节奏带的好?越塔来杀关人线上实力什么事?!”

  “呵呵,不会出几个红水晶清塔兵?瑞兹劣势不做时光冰杖补血量抗压,先出大天使你告诉我什么意思?”

  “手残不解释。”

  “打起来了!”

  “雾草!”

  “……”

  猫牙。

  弹幕条条滚动。

  青哇和酱油瓶两人直播间里的观众,各自分为两批相互理论起来,直到青哇他们一方五人全部回城并且从泉水里恶狠狠的冲出时,弹幕的速度才肉眼可见的降低。

  青哇目光注视着走上高地的蓝方五人,脑海中快速思考该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他们全部留下来,这波团战他身为辅助应该怎么开?应该怎么打?

  “呼。”

  青哇放缓呼吸,注意力开始高度集中。

  家园卫士的加速效果,让青哇和酱油瓶以及其他三名队友,很快逼近自家的上路高地,但由于瑞兹开车带兵线太过迅速的缘故,高地防御塔血量只剩一半。

  “追!”

  见到对方想撤,酱油瓶喊道。

  他绝不允许这波让对方如此轻易的撤离!

  要知道,

  这波己方可是放弃了宝贵的大龙推进时间回来防守的啊!

  如果留不下对面几个人,

  血亏!

  ------

  一直注意着地图的江南,在看到敌人小地图上的头像相继消失后,立刻朝对方泉水pin出了危险信号,同时第一时间回头准备撤离。

  “嗯?”

  “怎么不走?”

  撤出高地的江南,突然发现瑞兹和杰斯的位置还在人家高地上贪图点塔,这个发现瞬间就让江南冷汗直流。

  尤其是挥舞着钩锁,已经出现在视野里的锤石,更是把那种隐藏在深处的危机感极大的给放大出来。

  “唉!”

  江南重重叹道:“这波不应该的啊!贪了啊!”

  “我们这波本来就是打的把对面给逼回来的主意,他们有大龙buff是不会接受跟我们换家这种大风险抉择的,所以我们只要把他们给逼回来,缓解大龙Buff给的压力就足够了。”

  “可是他们竟然真的以为能推!”

  匆匆讲完。

  场上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意识到危险的瑞兹和杰斯两人扭头想走,但锤石的身位已经能够给他们造成威胁,清风见状下意识回头扔了个桶想要减速青哇,可令清风心陡然跳到嗓子眼的事情发生了!

  “死亡判决!”

  锤石。

  枯骨堆积成的手掌轮廓把镰刀锁链甩出,幽绿色暗芒在他的眼中猛的绽放,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青哇完美打出千分王者所应有的抓机会能力,一道锁链精准命中酒桶,刹那把酒桶身形禁锢原地。

  清风陡然一惊,“雾草!”

  “完了!”

  他敏锐意识到这波自己可能会出事。

  砰!

  长矛破空!

  酱油瓶控制豹女立即掷出长矛,酒桶此刻就是他的猎物,锋锐长矛毫无疑问的命中没有办法移动的酒桶,法穿鞋和其他装备的加成下,这一矛就刺掉清风酒桶六分之一的血量。

  伊泽瑞尔发育很差,到现在魔宗还差一些才能变成魔宗,但有着三相的基础攻击加持,他一套WQ二连还是在清风酒桶的身上打出高额伤害。

  轰!

  引燃。

  飞来的锤石使用E技能【厄运钟摆】,把酒桶扫到防御塔攻击的极限距离,防御塔攻击水晶骤然亮起,射出一发炮弹飞向酒桶。

  同时,

  引燃也在让酒桶不断的减少血量。

  “没办法了。”

  清风摇了摇头,神色不甘。

  这波明明是瑞兹和杰斯的失误,却要自己来承担,有一说一,机动灵活的酒桶为了掩护队友撤离、回头甩个桶减速敌人有错吗?

  很正常啊。

  可坏就坏在,青哇的锤石太顶,抓住了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

  瞬间的高额伤害爆发,清风的法强酒桶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甚至闪现都来不及交就被融化。

  酒桶,

  阵亡。

  “中上演员?”

  “这……算是明演吧?”

  “心疼一波清风和赢总,下路配合的那么好,拿下那么大优势,结果被演员活活搞输!”

  “举报走一波!”

  “没了。”

  “爷的鱼丸啊!!!”

  “赌狗末日。”

  “……”

  酒桶阵亡瞬间,四个主播的直播间里立刻爆发一阵汹涌的弹幕,语气有好有坏,但意思都是蓝方要输。

  本就打不过团,现在还先死了一个,那怎么打?

  无数观众都如是想道。

  同时,

  红方众人原本谨慎的心理,也被酒桶的死瓦解不少,变得有些松懈。

  “唏律律。”

  “我发现勇气根本靠不住,只要完全的疯狂才有意义!”

  克烈。

  小个子扬起手中长鞭,猛然挥下,蹄声阵阵,一条宽阔漫长的加速轨道刹那浮现,所有红方的人都得到极大加速,眼中冒着嗜血的红光兴奋追击而去。

  ‘叮!’

  ‘叮!’

  ‘叮!’

  狭小的地图边缘,五光十色的信号狂闪。

  危急时刻,蓝方除了江南以外的所有人都有些慌了阵脚,下意识认为这波团战必输,从而兵分两路想要尽力留下希望的火种。

  牛头杰斯从红方上路高地,径直朝后方撤离。

  接着。

  瑞兹跟随卡莎的脚步,选择了野区撤离路线。

  瑞兹玩家看着后方追来的敌人,眼眸深处划过一丝绝望,前边的卡莎已经快要跑到石头人的位置,而自己离她足足有一个半闪现的距离,死亡看来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喝!”

  流浪法师怒喝着回头。

  涌动,

  魔法,

  狂躁的湛蓝魔法能量汇集成一发发高额伤害的能量弹,击打在最前方的克烈身上,克烈血量下降五分之一,随后克烈玩家也冲锋到他的面前,一脚便踹掉瑞兹一半血量。

  光盾涌现,瑞兹大天使开启。

  但随即,直接使用E技能赶路的伊泽瑞尔将他轻松击杀。

  瑞兹,

  阵亡。

  “过来啊!”

  叮!

  叮!

  叮!

  江南在石头人的入口处疯狂打着标记,想让牛头和杰斯过来,本来就没多大的机会获胜,现在要是跑了,就更没机会了,对面阿卡丽克烈双传送完全没有办法进行防守。

  打,

  必须要打!

  克烈开大的瞬间,江南就做出反打的决定。

  “艾卡西亚暴雨!”

  卡莎怒喝。

  背后的微型火箭发射器相继轰鸣,击打在最前方克烈的身上,火炮加持着攻击距离,又由于提前的后撤,江南卡莎的距离一时间把控的极为完美。

  又因为克烈大招结束在瑞兹身上的缘故,红方剩下的四人也都没有了加速效果,包括原本想要走直路去追击的酱油瓶。

  机缘巧合,江南奇迹般的获得了一丝喘息时机!

  抓住了机会,

  就不能放过!

  普攻,

  走位,

  普攻,

  一刻的攻击时间也不曾停止,卡莎的小身板横在敌方五人的面前,大有铁索横江之势!

  “没有什么可以击退俺!”

  牛头。

  嘶吼着,开启E技能【践踏】,层层战争气浪从脚底不断向外扩散,克烈的脚步为之一顿,由于走在走前方的缘故,卡莎杰斯的输出硬生生将其击落下马。

  猫牙。

  青哇眉头一皱,锤石钩锁夹缝中勾到杰斯。

  身形一顿,

  杰斯玩家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锤石飞身而来,灯笼朝后一抛,阿卡丽点到灯笼飞跃般加入战场,杰斯血量倏然掉落一半,但相应的下马克烈血量也不健康。

  伊泽瑞尔玩家迫切想要接近卡莎,但由于刚才E技能追击流浪所用,现在只能干着急。

  江南嘴唇紧抿,百分百胜率的噱头,还没发挥到极致啊混蛋!

  怎么能输!

  电浆!

  给我滚出来!

  “倏!”

  “虚空索敌!”

  电浆打满的刹那,伊泽瑞尔和阿卡丽也终于要接近到卡莎的身边,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江南朝人群中的克烈打出W技能【虚空索敌】,两道环绕着导弹紧贴地面呼啸而去,通过小小的缝隙击中克烈。

  “艾卡西亚的暴雨,会下到让它的任何一个敌人都为之颤抖!”

  “猎手本能!”

  R。

  刹那,

  卡莎身影遁入虚空,再出现时,已然来到已经毁灭的高二塔位置,此时【虚空索敌】才刚刚击中克烈,层层电浆爆发,克烈轰然倒地。

  江南的这波极限操作,不仅第一时间杀掉落马克烈,更是利用大招的位置逃离敌人的攻击包围圈!

  “草!”

  克烈玩家不甘骂道。

  克烈,

  阵亡。

  ------

  “轰隆隆隆!”

  战场上,惨烈的战斗还在继续,冲锋的号角一刻不曾停止,杀戮还在继续!

  冲!

  大核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