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第九号便利店 > 第二百三十五章方恒

第二百三十五章方恒

  无名从那天之后,就彻底消失了。

  盛鸿问过顾心桐他们,都说不知道。

  也没谁担心,盛鸿也就没当回事。

  殊不知。

  无名只是跑到了Y市。

  胖子失踪很久,找不到他,Y市换了个阴差。

  其实还是熟人。

  孙健仁。

  准确来说,是又死了一次的孙健仁。

  这次他叫方恒。

  因为不舍父母,甘愿变成阴差。

  无名一到Y市就遇到了一个熟人。

  周泽。

  现在应该说是罗泽。

  本来他们一个随夫姓,一个随母姓。

  但现在他哥死了。

  周泽只能改回来。

  顾心桐暗中下手,罗泽也认不出无名了。

  无名对罗泽的印象,还停留在他跟季玲一样深厚的福气上。

  季玲怎么都跟神族鬼界有关系,有人暗中帮忙。

  但罗泽,好像也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普通人的转世。

  无名从在街上看了罗泽一眼后,突然间对他越发的感兴趣起来。

  不查不知道。

  一查,却是有点糊涂了。

  罗泽的福气,应该是前几世,当和尚积累起来的。

  前几世,他都是为救人而死。

  死后,被救者潜心供奉,好几世的福气,积攒下来,也的确够厚。

  又是跟寺庙有关。

  无名的关键点落在这个地方。

  想了想,无名直接去了Y市最有名的广济寺。

  跟龙音寺差不多,都是建在山上,恢弘大气,庄严肃穆。

  无名一步一步的往上走。

  一路上,看到过不少人。

  有福气深的,心思纯正,一脸的和善。

  也有功利心重的。

  各种各样。

  无名不知道那些提示是谁留的。

  但既然说要从小处看问题,以柔克刚,人类虽然弱小,却是活的最长久的。

  那他就走近人类,好好看看他们。

  无名一路走进寺里。

  给佛祖上了香。

  就在寺里闲逛。

  他这一路到Y市,其实也看到了点东西。

  只是摸不准。

  从广济寺转了一圈出去,无名在山脚下就遇到了方恒在抓鬼。

  大白天的抓鬼其实少。

  但是架不住Y市堆积的鬼太多。

  方恒只能日以继夜的干活。

  “方恒?”

  “无名?”

  方恒早就没了以前的记忆,性格也大变。

  只知道无名是前任鬼王,其他的一概不知。

  “怎么,Y市的鬼还没抓干净?”

  “是啊。”

  方恒点头,“你怎么到这来了?”

  “当没看见我,我知道戚槐下了令要抓我。”

  无名点破方恒的意图。

  戚槐面子功夫得做。

  命令是下了,但谁能做到?

  如果能做到,无名也就不会到处跑了。

  “那好吧。”

  方恒不想惹祸上身,果断走了。

  本来不想再遇到无名。

  但好死不死,晚上又遇到了。

  方恒在抓个厉鬼的时候碰上的。

  无名直接一脚把厉鬼踩在脚下。

  方恒捡了个便宜。

  “谢谢啊。”

  收了鬼,该道谢的,方恒也不会忘。

  “能去你那待会吗?我自己出来的。”

  虽然看出方恒想躲。

  但无名还是恶作剧般的提出了这个要求。

  主要是他在外流浪也行,但他找方恒,有点事。

  “行......吧。”

  方恒结结巴巴的答应。

  无名心情大好,跟着回到方恒的家。

  一个还算不错的小公寓。

  “我想,你应该是有事要找我,不如直说?”

  “的确有事找你帮忙。”

  无名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方恒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先说好,违背原则的事我不做。”

  “绝对不会。”

  无名否定的很爽快。

  方恒稍微放松了点。

  听无名说完。

  方恒的脸却彻底黑了。

  “不是,这事你能别叫上我吗?”

  “不行。”

  无名神秘一笑,“怎么,欠我的人情,该还了。”

  方恒嘴角一抽,“我现在是阴差。”

  一但变成阴差,前程往事皆忘却。

  只要杨元一个例外。

  “但你欠我个人情是事实,帮我也是帮鬼界,也是帮你自己。”

  “好吧。”

  方恒表示,自己是真的倒霉,怎么就遇上他?

  “而且,这事你还得小心点做,别激动鬼界。”

  一惊动鬼界,那他们就肯定知道了。

  拖延三个月。

  这三个月,就是他的翻盘机会。

  就是不知道是谁在帮他。

  难道是另一个时间点的他自己?

  无名想来想去,只觉得这个答案靠谱点。

  “行!”

  要不是打不过。

  方恒是真想揍无名一顿。

  无名笑而不语。

  但愿自己没猜错。

  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希望能积攒足够的力量。

  无名说完就走了。

  留下方恒,气的吐血。

  ......

  “唉,好无聊。”

  孟婆蹲在一盆鸡冠花前发呆。

  顾心桐老神在在的躺在躺椅上,“嫌弃无聊找杨元去。”

  除了杨元,他们几乎都留在了龙音寺。

  “话说,你跟杨元怎么样了?”

  顾心桐也无聊,但没孟婆那么能念叨。

  提起杨元,顾心桐的确是存心的。

  “不是说最近出了个杀了好几家人的厉鬼,他抓去了。还带走了苏白,你不知道?”

  孟婆掐了一朵花放在手里掰,“你家男人呢?最近闹失踪是怎么回事?”

  “少转移话题。”

  顾心桐戳穿孟婆的想法,“是回去还是继续留下?”

  “你说什么呢?”

  孟婆眼神躲闪。

  顾心桐朝天翻了个白眼,“你离开的人越久,往生河对你的影响就越小。你走偏的可能就越来越大,如果不及时收手,以后有你后悔的。”

  见孟婆还是死鸭子嘴硬,顾心桐又道:“你不能动情,基本动了情,你就回不去鬼界了。但你身为孟婆的职责还在,你没法解脱。”

  人世间就是由各种各样的情组成。

  有了情,就有了在乎的人事物,就有了各种各样的念头。

  都是因情而起。

  “我没有。”

  孟婆选择死撑。

  顾心桐无奈的摇头,“你还嘴硬,迟早有你后悔的。反正我的建议是,你赶紧回去吧。”

  孟婆越玩越高兴,已经不想回去了。

  可现在这架势,不回去,真的很难。

  “啊。”

  孟婆眼神幽怨的盯着顾心桐,“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做?”

  顾心桐欣然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

  “懒得理你。”

  孟婆被顾心桐气到了,转身就走。

  顾心桐扯着嗓子道:“自己好好想想吧。”

  “知道了!”

  孟婆气呼呼的回了一句。

  顾心桐无奈的挑眉。

  “嘴硬就嘴硬,有你后悔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