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国智能制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无奈入局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无奈入局

  电话接通后,最先和许振鸣通话的是胖子张贵。

  电话的另一头,胖子兴奋的告诉许振鸣:“许总!苏南省的苏南地区和浙东省的大部分地区,我们都已布置好办事处,场地和办公设备已经安排好。目前,我们在温瑞市布点,进展也不错!”

  胖子唠唠叨叨的,讲了有十几分钟才把大哥大转交给吴燕。

  他告诉许振鸣,准备带来自己手下的一帮技术员到闽南省的闽都市去一趟,支援在闽都市的谢东,争取在两天之内完成两台大型电脑绣花机的安装和调试工作。

  通过这件事,许振鸣感到很欣慰:到了现在,胖子总算成长了,知道自己主动安排任务,能有计划的调配手下技术力量完成公司交付的任务。

  和胖子不一样,吴燕却一直在电话里汇报着苏南省、魔都市和浙东省三地的客户信息。她认为,在这两省一市的广大区域里,至少有两万多家服装企业是一鸣公司的潜在客户。

  “许总!我建议公司立即大量招聘业务人员,在每个办事处都安排一名销售员,咱们要大干一场!”

  到了最后,吴燕大笑着建议许振鸣:一鸣公司应该趁着服装私营小企业井喷的时候,加大市场推广力度,猛赚一笔快钱。

  这个想法和许振鸣的设想不谋而合。

  “吴部长,你的想法很有见识性!希望你早点回来,咱们再详谈探讨一下设施方案!”想到这里,许振鸣微笑着鼓励吴燕。

  在挂电话之前,他嘱咐吴燕到闽都市的时候要多留个心眼:张贵等人一完成两台大型电脑绣花机的调试工作,她就要求林同光把设备的尾款支付出来。

  这个通话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许振鸣手中的电话机都捂得发烫才结束。挂完电话,又已经到了下班时分。

  “大哥,吃饭了!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蒸三咸’!”这时候,许振莲笑盈盈的来请许振鸣回家吃晚饭。

  她是和李小雅一起来的。两个小妮子勾肩搭背,挤在许振鸣的办公室门口望着他微笑着。这段时间以来,许振莲的皮肤已经完全泛白,黑色素几乎都消退了,看上去很洋气。

  看了看两个小妮子,许振鸣微微一笑:“好嘞!我这就来。”旋即,他整理了一下办公室桌上的文件资料,跟着两个妹妹一起下楼。

  许振莲和李小雅两人,一左一右的拉着许振鸣的胳膊,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他们三人直接来到许振鸣家的餐厅里。

  餐厅里的餐桌上,此时已经坐满了人。许振鸣的三位姑父、两个舅舅、李全夫妇和许有魁夫妇等人都在。临近春节,许有魁特意操办了一顿家宴,把自己在南安的几个亲戚都请来小聚一下。

  “鸣子!我把借你的钱带来了,现在资金不紧张,先把钱还给你!”

  见还没开席,李道本微笑着说道。他一边说话,一边准备从皮挎包里掏钱。

  许振鸣却微笑着摆了摆手说:“大姑父,你们不要着急还钱!年底还要给工人们结算工资,口袋里有钱心里不慌张!”

  听许振鸣这么一说,李道本就停下了掏钱的动作,脸上堆满了笑。他点了点头:“是这个理!还不知道,南安纺织集团年底会不会再给我们结算工程款。若是不再给钱,我们的建筑队恐怕有些紧张!”

  “鸣子!要不,你也入股我们的建筑队吧!”这时候,许振鸣的大舅微笑着提议。他其实是代表五位股东说的心里话:有许振鸣这个财神爷加入建筑队,他们就更放心了。

  看了一眼两位舅舅和三位姑父等人的表情,许振鸣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懂建筑,就不要参与你们的事业了!”

  “要不让大哥来做大股东,代表鸣子加入我们的建筑队,你们看怎么样?”看到这一幕,许振鸣的二姑父杨红梁微笑的问大家。

  他想把许有魁加入进来,入股他们的建筑队。这样一来,许振鸣番借款就不用归还了,直接算成股本入股。

  “好!我赞成!”

  “姐夫反正没啥事,正好能来帮我们管管人!”

  “姐夫经常黑着个脸,管人正合适!这个主意非常好!”

  听到这个建议,许振鸣的两个舅舅和三个姑父都举双手赞同。

  许有魁听到这个提议后,脸上浮现出自得的笑容。

  他跃跃欲试,理了理额头的头发,毫不谦虚的说:“管人我在行,只要盯着他们,不让他们偷懒就行!”

  看到这一幕,许振鸣却摇了摇头,看了看坐在许有魁身旁的母亲,朗声说道:“我不同意咱爹入股!”

  他表情很郑重,不像是在说假话。

  “啊?为啥?”

  众人闻言,都非常吃惊的看着他。

  特别是许有魁,此时已经是乌云密布,有着要发飙的迹象。

  “我爹爹才享了几天清福?我不同意他给你们去管理工人,那样太辛苦!”

  许振鸣微笑着说着自己的肺腑之言。他现在条件不错,就是给家里安排两个保姆做家务也没问题。何必要让自己的父亲抛头露面,日晒雨淋的在工地操劳?

  可是,许有魁却不同意许振鸣的观点。他黑着脸说:“我不怕累!我喜欢管人!又不要我干小工,累什么累?”

  言下之意:他还是向往跟李道本等人一起去搞施工,尝一尝做大股东的滋味。

  “你不累,我妈妈就累了!一鸣小卖部让她一个人张罗,她忙不过来!”

  许振鸣还是不愿自己的父亲去工地工作,一来怕他劳累,二来就是怕他瞎指挥!自家人知道自家的情况,自己父亲的性格许振鸣最清楚。

  听到这句话,李香荷的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自己的大儿子最懂事,也最孝顺,她是知道的。今天的这件事,自己的大儿子也是为了自己在说话。

  想到这里,她微笑着说:“他大姑父,咱们家入股是可以的!鸣子他爹就不用去工地上瞎掺和了!他又不是瓦匠,说话没人会听的!”

  “我也不希望咱爹去工地!那样,咱妈妈就太累了!”

  “是啊!家里又不缺钱,咱爹爹为啥要去工地上干活!”

  这时,许振莲和许振光两人也在帮衬妈妈,在小声嘀咕着。

  看到这一幕,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李全突然笑着说:“大哥!我好羡慕你有一个好儿子!儿子孝顺,不让你去操劳,你难道不高兴?”

  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他知道一些许有魁的脾气,因此才故意这么说话解围。

  到了现在,许有魁其实已经不在主张去工地上摆谱了。见自己的爱人李香荷都已经发话,不让自己去工地上操劳,他只好把这个念头按下去。见李全出来解围,他顺势说道:“他干爹!我的儿子不也是你的干儿子吗?有什么好羡慕的?”

  “哈哈…”

  众人闻言都大笑起来。

  大笑之后,许振鸣只好按照母亲的意思,和李道本约定好借款变成购买股份的事情。具体的细节问题,自然要交给许有魁和李道本等人去洽谈。

  插曲过后,晚宴正式开始。

  李全今晚要去南安纺织集团公司的新厂房里加班,推辞着不要喝酒。许振鸣找来一瓶饮料,让他以水代酒和大家一起热闹一下。

  酒至半酣,李道本喷着酒气问许振鸣:“鸣子!你今年什么时间回家过年?到时候,你一定要到我家去吃饭!”

  许振鸣的家乡有个传统,喜欢把自己的亲戚请回家里吃顿饭,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意。李道本认为许振鸣给自己帮了大忙,一定要请许振鸣去家里吃顿饭才安心。

  “嗯…今年我恐怕不能回去过年了!公司的事情还没走上正轨,走不开!不过,我爹妈他们是一定要回家过年的!”

  许振鸣苦笑着解释道。一鸣公司春节的时候还要加班生产,他作为老板肯定要给工人们拜年的,春节回老家过年已经是不可能了。

  “我们家准备腊月二十八回去,大年三十晚要祭祖!这是大事,马虎不得!”这时候,许有魁醉醺醺的喊道。

  许振鸣老家的传统是在大年三十这一天祭祖,家家户户都非常重视。许有魁是一家之主,肯定要回去主持这个仪式。再说了,他也想回老家显摆一下,在同村人的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生活状况。

  许振鸣能理解自己父亲的想法,所以没点破,只是微笑着问李全:“师傅!你们今年也回老家过年么?”

  “回去是肯定回去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要是没时间,那只有你干妈和小雅两人先回去!”

  李全现在是产品部的负责人,担心到时候任务忙抽不开身。他苦笑着说着话,侧过脸去看了看妻子孟萍和女儿李小雅。

  这时候,李小雅有些不开心,噘着红唇沉默不语。她担心父亲到时候真回不去,路上坐车不安全,还不方便!

  看到这一幕,许振鸣微笑说:“腊月二十八这天,我让二刘和大刘开车送咱们两家人一起回去!”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自己能坐车回老家的!”孟萍过意不去,微笑着推辞许振鸣的好意。

  “不麻烦!反正我们两家离的近,就这么定了!”

  许有魁醉醺醺的嚷嚷道。

  就这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用家乡土话拉家常,一直到深夜才散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