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七十五章 逃出生天

第七十五章 逃出生天

  见吴宗注意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纹身图案,大汉索性把衣领往下拉了拉:“眼熟吧,嗯?”

  “还行,”吴宗回答道。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图案,之前在观察区的时候弄疯的那个人称‘三哥’的小混子脖子上就纹着和大汉一模一样的花。

  自己一路小心避开这些平山会的人的视线,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发现了,而且看起来这个络腮胡子和那小混子关系还不一般。

  “三儿是我亲弟弟,他前几天跳楼了,”大汉咬着牙说道:“你今天必须死。”

  “亲弟弟?”大汉的威胁没有对吴宗产生丝毫影响,吴宗反而玩味地看着大汉:“他在外面横行霸道的时候提起的可不是你这个亲哥哥,而是表哥。”

  “哼,”大汉冷哼了一声:“我这没本事的亲哥你都弄不了就甭谈他表哥了。”

  “那他表哥又是哪一号,我倒是挺有兴趣。”吴宗眼见着手下拎着的菅田开始抽搐了,知道谁来也救不活了,索性蹲下身把腿一盘席地而坐,拧了拧脖子说道:“不如说出来听听。”

  “平山会二爷,李山,弄得过吗?”络腮胡子眯着眼不屑的说道:“真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能弄过平山会?”

  吴宗听罢哈哈大笑:“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

  接着吴宗止住笑声,身子前倾指着一旁奄奄一息的菅田盯着大汉问道:“知道这人是谁吗?”

  络腮胡不是傻子,通过两人刚才的对话多少猜出来一些,倒在地上这个日本人是个间谍,应该是专门来监视吴宗的。

  他知道,这个吴宗不管从哪方面讲,应该都不简单。

  不过这并不能阻挡他的决心,要知道,现在占据主动权的可是自己,只要自己稍稍一动手指,整个仓库里的人都得被炸死。

  “老子管他是谁,”大汉满不在乎,眼中露出一丝狂热:“老子今天就是要你的命来的,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

  “好,那你过来拿吧,”吴宗两手一摊,身体后仰,两只手撑着身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着大汉说道。

  大汉听到这话抬枪就想毙了吴宗,但是光亮一闪他却赫然看到吴宗的手里一把明晃晃的手枪正在指着自己。

  自己绝对没有他快。

  大汉不由得一阵后怕。

  “你把枪扔了!”大汉扬了扬下巴,示意吴宗把暗中的手枪扔掉。

  “还挺机灵,”吴宗说着话站起了身。

  接着,他活动了一下脚踝,回头看向了旁边的仇默。

  “还给你,”

  说着话,吴宗把手枪扔给了仇默。

  所有人都盯着手枪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弧线,直奔仇默。

  大汉的眼神也不自觉地跟着手枪飞向了仇默。

  接着,大汉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幅年轻的脸庞,仇默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

  啪嗒——

  仇默根本就没有接枪!

  就在两人视线相交的一刹那,络腮胡只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过去,喉咙一阵发紧,跟刚才吴宗勒住自己的感觉一模一样,双手不由自主地往回一缩,恍惚间就想去拉扯喉咙间那根其实并不存在的武装带。

  嗒!

  说时迟那时快,吴宗脚下一蹬,飓风般冲到络腮胡面前,机械臂精准地扣进手枪的扳机后面。

  大汉这时也醒了过来,食指紧紧扣下扳机,但是无奈合金的机械臂在扳机后面卡着,相当于给枪上了个保险。

  大汉抬手就想打吴宗,但是就凭他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是吴宗的对手。

  只见吴宗一下磕掉手枪,同时另一只手抓住大汉抬起的拳手,一个反剪将大汉拧了下去,接着脚下又是一踹,只听咔嚓一声,伴着惨叫声大汉的另一条腿侧着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角度,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杀我?”吴宗膝盖顶着挣扎的大汉,把脸贴近了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天王老子来了也杀不了我。”

  大汉回头瞪着眼咬牙死死盯住吴宗,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这么多油,大爷二爷也不会放过你。”

  正说着,大汉的眼中突然一闪,视线看向吴宗的身后,嘴角咧出了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吴宗赶忙顺着大汉的眼神回头看去,正看见菅田次郎的手枪抬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自己。

  “次郎!”

  谷雅美也发现了菅田次郎手中的枪,上去就想阻止他,纤细的手指刚蹭到了枪管。

  嘭!

  枪响了。

  吴宗在看到菅田次郎拔枪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不好,脑袋稍稍往旁边侧了一点,加上谷雅美在一旁稍稍蹭到了枪。

  枪管中的子弹旋转着尖啸着直奔吴宗,弹头像是刀戳豆腐一样瞬间没入吴宗的后肩,接着又从肩胛前面爆射而出,夹带着旋拧的血珠嗖地一声打在地上,擦除一串火花不见了。

  子弹带来的空腔效应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吴宗的肩胛下面的肌肤被破开了一个足有三指宽的孔洞,一片血肉模糊。

  呃。

  子弹带来的冲击力打得他身子一歪,吴宗低吟一声,半个身子立马就麻了。

  菅田次郎牙关紧咬,眼圈通红,目眦尽裂,恨不得一口把吴宗吃掉,他见自己一枪没打死吴宗,再次扣住扳机,想替兄报仇。

  吴宗此时也已经有些失控了,尽管他是一个强化者,但是挨上一枪的滋味也绝不好受,只见他回身盯住菅田次郎,几乎和他同时抬起了手臂。

  嘭!

  吴宗的机械臂率先开火了,只见菅田次郎的脑袋往后猛地一扬,一注液体从他的后脑飞溅出来,洒了一地。

  接着,只听咣当一声,菅田次郎的尸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拍起了一地尘土。

  紧接着,吴宗像是杀红了眼一样,枪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平山会剩下的三人一个又一个倒在了地上,一时间整个地下仓库烟尘四溅。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

  四具尸体的眉心处整整齐齐地开着一个小血洞,猩红的鲜血从尸体的后脑处汩汩流出,不一会便汇聚成了一个又一个小血滩。

  仓库中一片寂静,吴宗身上阴冷暴戾的气息让仇默的腿都在发抖。

  他就像是一头悍然捕食的尼罗鳄。

  “我,我不会说出去,”谷雅美看着吴宗的机械臂对着自己,颤抖着说道。

  的确,她出生皇室,身负荣耀,而且聪慧非凡,但她却从来没有杀过人,甚至都没有见过杀人。

  这时她第一次见到一个个活生生的性命在一瞬间消逝在自己眼前,紧张恐惧的心情让地上的血滩在她严重无限放大,一身眩晕感伴着强烈的恶心让她战栗不止。

  “喔,”她的眼中隐约闪烁着泪光,捂住自己的嘴尽量不让自己吐出来,同时用力地摇着头,乞求着吴宗不要杀自己。

  吴宗定定地看着谷雅美,停了一会,将机械臂缓缓放了下来,没说什么话,而是抓住了身下络腮胡的武装带。

  络腮胡万没想到吴宗居然这么狠,为了不泄密抬手就杀人,一间吴宗抓住了自己身上的武装带,络腮胡意识到轮到自己了,求生的欲望让他奋力挣扎起来。

  之前敢拿枪顶着油桶要和吴宗同归于尽完全是他的一腔热血和冲动,至少稍微一停他的勇气便瞬间消失殆尽。

  “别杀我!”络腮胡到这时候终于害怕了,因为过度吼叫的声带此时烨满了紧张的唾液,让他的声音显得嘶哑凄厉:“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奋力挣扎着,两条大腿带动着扭曲的小腿往前爬着,在地上发出嚓啦嚓啦的声响。

  吴宗拽住络腮胡的武装带,像是拽住了一条狗一样。

  接着,吴宗一把卸下他的武装带,三下五除二将他的手脚都捆了起来,接着用利刃在他身上割开了大小不一的十数条伤口。

  “哇——”

  谷雅美再也忍不住,直接吐在了地上,吴宗残忍的行径让她的胃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只几下,谷雅美就已经开始吐胆汁了。

  仇默则非常明智,他早就转过了身子,面朝门外,不看吴宗。

  吴宗冷冷地看了跪在地上呕吐的谷雅美一眼,开口说道:“如果你不想出去了就往里面靠靠,别把虫子引过来。”

  说着话,吴宗指了指里面浑身伤口,哀嚎着,被捆得像头烤猪一样的络腮胡。

  说完,吴宗走到另一个角落里,拍了一下躲在角落里发抖的刘老师。

  他这么一拍显然把刘老师吓了一大跳,只见他浑身剧烈地一抖,接着捂住自己的耳朵大声喊道:“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没看见!别杀我!”

  吴宗注意到刘老师的裆底下甚至都滴滴答答地流出了一滩水渍,而且堵着耳朵死命地摇头,看起来是被吓坏了。

  络腮胡的嚎叫声已经越来越小了,吴宗知道不能再拖了,只见他上去一掌打晕了刘老师,提在手里,接着走到了门边,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谷雅美。

  谷雅美眼见着吴宗走到了门边,急忙胡乱擦了一下嘴站起了身跌跌撞撞地也来到了门边。

  吴宗扫视了一圈剩下的这几个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接着,只见他抬起手,将腕间的利刃捅进门缝中,基因利刃锋利非凡,几下便切开了焊接处。

  “仇默你带着这家伙上车,”吴宗提了提手中昏迷的刘老师,接着说道:“谷雅美你去和我把车都串在一起,然后单开一辆车。”

  “我?”谷雅美指了指自己,小心地摇了摇头:“我不太……”

  没等话说完,谷雅美便看到吴宗那如寒冰的脸色,急忙打住了,改口道:“我试试。”

  “三,”

  吴宗点点头抓住了门把手,几个人都把自己能遮住的地方全遮上了。

  “二,”

  吴宗说话显得闷闷的。

  “一,”

  咔啦!

  吴宗猛地把门扯开,一瞬间,门外躁动的虫子闻到了仓库中的血腥味,呼地一下瞬间飞起,如同黑色的潮水一样猛地灌进地下仓库,汹涌地朝着死尸和里面还在呻吟惨叫的络腮胡盖了过去!

  “跑!”

  吴宗见虫子已经进来的差不多了,大吼一声。

  接着,几个人从门框中闪身而出,不要命地朝地面上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