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七十章 原油仓库

第七十章 原油仓库

  “还有多远?”

  吴宗看着两侧划过的一排排秃树开口问道。

  “应该还有个十一二公里”仇默耸了耸肩:“没办法,得绕开大路。”

  吴宗也知道,如果不把大路绕开的话,光是普通丧尸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也不知道现在世界上到底还剩多少人,”仇默看着后视镜。

  “一半?”吴宗开着车,目不斜视:“甚至比那还少。”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约摸又开了有半个多小时,进入了一个小乡镇。

  本来这个小乡镇的小路就算不上宽敞,加上吴宗一行开的都是大卡车就显得路更窄了,况且还下着雪,吴宗不得不将车速缓了下来。

  仇默看了看左右的建筑,坐起了身子:“前面左拐应该就是了。”

  在得到吴宗的授意后,仇默拿起了对讲机:“全体注意,前面左转,减速缓行。”

  吴宗轻轻带了两脚刹车,将车速缓到了三十迈以下。

  卡车长龙缓缓地拐过了一个弯,接着,吴宗看到了目标点——这是一个小炼油厂。

  几个巨大的储油罐和蒸馏塔星罗棋布,交错纵横的管子衔接起了这个民营炼油厂,大雪下,整个炼油厂静悄悄的,但吴宗还是能够想象得到这个小炼油厂曾经热火朝天的情形。

  如果猜的没错的话,很可能整个小镇子的经济都是由这个炼油厂供起来的。

  在仇默的指挥下,吴宗带着车队开了进去,七拐八拐停在了仓库门口。

  “到地方了,都注意点,”仇默一手拿着对讲机,另一只手从腰间抻出了手枪:“前三车进去搬,后四车戒备。”

  说着话,仇默跟吴宗打开了车门跳下了车。

  天上的雪似乎下的越发的大了,雪花打在挡风玻璃上发出细密轻微的哒哒声。

  随着仇默的吆喝,只见后面的卡车上也都下来了人,每个人手里都握着枪械。

  像谷雅美中的G18c自动手枪应该是自己买的,而像平山会那几人手中则是清一色的MP5SD,应该是帮会里面统一购置的。

  但是不管是谷雅美的还是平山会的,只要是枪,哪怕是你自己买的也一律在城里面禁用,需要全部上交给枪械管理处,经过批准后才能从管理处取出来,以便于出城防身。

  仇默站在仓库门口点了点人——吴宗、谷雅美,双胞胎还有那个平山会领头的,算上他自己一共六个人,倒也应该是够用了。

  至于那个刘老师,仇默实在是懒得听他絮叨,索性就让他在车里面睡着吧。

  由于吴宗害怕暴露,所以这趟出城所有而统筹安排都交由仇默出面,而吴宗自己则会在暗地里指挥仇默的行动。

  “大家伙手脚麻利点,”仇默环视了一圈众人。

  “得嘞,”平山会领头的人叫军子,此时也对仇默言听计从。

  这对于他来说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人家花钱雇他们,自然事事都要听人家的,而谷雅美和双胞胎则是对吴宗非常忌惮,所以整个队伍由仇默当头倒也没人发出质疑。

  接着,仇默看向了后车的四个平山会司机,指挥道:“你们四个,两个人在外围巡视,一个人在门口接应,一个人找制高点警戒,都拿着点对讲机,保持联系,一旦发现有异常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发出警告,东西咱们还能回来再拿,命就有一条,明白了吗?”

  “明白!”

  四个人对于仇默的安排表示同意,同时心中对于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男人增加了些好感,因为仇默从一开始的各项安排全都有条不紊,每个人分工明确,的确颇有领导能力,不像一些散兵游勇一样,见到好东西一窝蜂一样上去就拿,拿完了就跑,根本没有半分的组织纪律。

  要知道,看起来‘组织纪律’这四个字有些上纲上线,但是末世的法则却恰恰就是如此,一窝蜂式的洗劫的确快,但是一旦外面稍微有点情况,所有人都得交代在这,在之前的出城队伍中有不少队伍就是因为这个变成了行尸走肉中的一员。

  交代完了,仇默走向了仓库大门,将半个身子顶在了大门上,朝着吴宗招了招手:“搭把手。”

  吴宗走过去顶住另一侧的大门,接着只听仇默喊道:“一、二、三,走!”

  咯隆隆隆——

  随着沉闷的响声,仓库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一丝光亮顺着仓库大门的被推开的缝隙照射进了库房。

  透过飞扬起的尘土和飘落的雪花,众人看到了这个被尘封的仓库的内部,全都不由得长大了嘴巴——

  一桶桶原油整齐地摆放在库房当中。

  饶是在外面常年跑车,见多识广的军子也愣在了原地,嘴中喃喃道:“这么多原油……”

  他总算知道仇默为什么那么有底气跟他们说只要这趟能拉完,酒随便喝了。

  这他妈得多少钱啊。

  仇默看了一眼吴宗,发现吴宗正在盯着军子,眼中闪烁着审视的光芒。

  接着,吴宗也看向了仇默,只见仇默摇了摇头,示意他这个军子暂时还没有起贪念。

  吴宗撇了撇嘴,不置可否,因为他发现摆在明面上的原油只是一小部分,这里的原油一共不超过三百桶,上百吨原油一定不止这些。

  果然,仇默开口了:“这只是一部分,地下还有更多,如果咱们都能运回去,我保证给大家伙的酬金再翻四成。”

  这话本身就只是给平山会的说的,本来吴宗和谷雅美根本就没打算要酬金,他们只不过是想去内环而已。

  其实本来仇默给平山会开出的价就已经不低了,这一下再翻四成,只见军子的眼都开始放光了。

  “您这太客气了,”军子假装客气道。

  “出来一趟不容易,也希望大伙能够个本钱,”仇默到也会说话。

  “这哪是本钱,”军子哈哈大笑:“这连棺材本都够了!”

  说着,军子上前率先扳住了一桶原油,把桶平着放倒在地上,接着,将桶滚出了仓库。

  见军子动手搬了起来,其他人也都上手开始一桶一桶地往外运了起来,一时间本来寂静的仓库里脚步声伴随着原油桶滚动的声音响了起来,一桶又一桶的原油不断地被运送到卡车上。

  他们的卡车本身的载重限制在五吨,但是在一行人的‘不懈努力’下,硬是往上又连捆再塞加了多一吨。

  这样的话一百吨的原油两趟半就能运完,哪怕中间出点什么岔子让他们没法再回来,损失也会稍小一点。

  一行人热火朝天的干着,不过人类的体力终归是有极限的,不是所有人都像吴宗一样有着超人的体魄,所以一队人中间又换了两次班,足足折腾了将近一天,才把七辆解放塞满。

  而此时,天也已经擦黑了。

  “得,”仇默看着满满当当的大卡车满意地拍了拍车厢,发出嘭嘭的响声:“就这么多了,咱们先回前哨仓一趟,休息休息明天赶早再来。”

  所谓的‘前哨仓’就是为了诸如像他们这样出城寻找物资的人设立的一个临时储存点,因为如果要进城,免不了观察期和严苛的审查,而前哨仓则不需要,因为它设立在城墙外面,哪怕整个前哨仓都沦陷了对城里面也没有任何影响,它就像是挂在游轮上的救生艇一样,随时都可以被扔掉。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答应,因为他们也都知道,晚上在外面过夜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事情。

  一行人重新开上了解放,调转方向回到了前哨仓。

  自从上次‘出城潮’那次毁灭性的遭遇之后,前哨仓就罕有人至了,在这里守卫的两个士兵老远见着一个卡车车队过来还以为是什么突然袭击,慌慌张张地架起了机枪严阵以待。

  等车队到了切近仇默赶忙跳下了车,亮出了自己的‘狗牌’:“我们是出城的。”

  士兵走上来仔细检查了一下仇默的吊牌,并没有发现不妥,转而视线掠过仇默看向了车队。

  这么大的阵仗他们不是没见过,当初‘出城潮’流行的时候,出城的人中不乏有些大户,但是毕竟现在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态势,在明知道出城风险的情况下还能组织起来这种大型车队,相比这个叫做仇默的年轻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想到这,检查的士兵换上了笑脸,客客气气地对仇默问道:“这装的都是什么呀。”

  由于他们在装满了卡车之后用防水布裹上了卡车,所以士兵也没法看到他们这满满当当的七辆大解放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仇默看了看士兵,也没打算撒谎,低声说道:“原油,四十多吨。”

  “什么?”士兵猛地一拧头,吃惊地看向仇默。

  接着,士兵像是不相信一样一辆车一辆车的掀开了防水布的边角,挨个查探了一翻,在确定仇默确实没有撒谎的情况后,脸上的笑意更盛几分。

  “真是大手笔,”士兵朝着仇默挑了挑大拇指:“今天就先住在这吧,如果今天就想进城怕是城里一时半会也清点不完。”

  说着,士兵打开了路障,将车队放了进来。

  仇默看着一辆辆卡车在身旁驶过,心中也很兴奋,这些原油就是他母亲的命,也是他带给吴宗的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