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六十七章 奇怪小队战吴宗(下)

第六十七章 奇怪小队战吴宗(下)

  两个人你来我去,双手缠推卸扣。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和都已经困了的仇默不同,奇怪小队的那三个人都在直勾勾地盯着纠缠的两人,知道刚才势头正猛的吴宗此时已经落入了下风。

  吴宗想退。

  但是推手哪是那么好出去的,真正会太极的人缠推就像是沼泽一样,光用刚猛之力根本就出不去,晚清有一位太极宗师,手里托一只麻雀,不用栓绳,这麻雀根本飞不起来,因为每当它想飞的时候,脚底下踩不住劲,光用翅膀根本飞不起来。

  现在的吴宗就像是那只麻雀一样。

  吴宗脑子飞速旋转,突然间灵光一闪。

  只见他先是一个推手向前,不出意料,谷雅美一个缠卸便化了他的劲,接着谷雅美双臂骤然发力,夹住吴宗的腕子突然变速,猛地往前一顶!

  光这一下就足以让吴宗的手腕脱臼了。

  但奇怪的是吴宗像是已经提前预料到一样,借着谷雅美的这股推力猛然向后撤步而去!

  嗒!嗒!嗒!嗒!嗒!

  吴宗迎和着谷雅美的推力往后连退五步。

  谷雅美一下就猜到吴宗想要干嘛了。

  想以退脱手?谷雅美心中冷笑一声。想得美。

  吴宗这边退着,谷雅美不依不饶地往前推着。

  就在谷雅美见时机成熟准备在紧跟一步推翻吴宗的时候,吴宗却猛然收住了脚步!

  吴宗的腿收住了,但手却没停,他故技重施将谷雅美就势往怀里一带。

  谷雅美眼看胜利在望,哪能想到吴宗突然刹车,饶是她反应极快也有半秒松懈。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吴宗精准地抓住时机,挣开谷雅美的缠手,左手在腰间一寸一翻,捏紧拳头——

  嗡!

  只听一声风响,吴宗身形没动,左拳从腰间爆打而出!

  “掤填坎中满!”

  掤劲!

  腰间发力的掤劲可以说是太极中最为刚猛地一个劲力了,只见吴宗这一拳携裹劲风袭来,要知道吴宗的左手可是机械臂,这一拳砸实了把谷雅美的肝脾打爆了都有可能。

  但太极怎么也是谷雅美的本门,这一下虽然出乎她的意料,但她眼中的慌乱稍纵即逝,只见她以腰为轴心,上身一拧,硬是把身体扭成了一个将近一百八的诡异角度,双手顺着吴宗的肩膀像是抚摸玉石一样顺势而下。

  她怎么做到的!

  仇默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谷雅美这个超越人体极限的诡异动作。

  接着就在谷雅美的双手到达吴宗手腕的时候,只见她突然扣住吴宗的双腕,单腿横跨,同时猛地把吴宗往自己身后一拽!

  “捋要离中虚!”

  随着谷雅美一声娇喝,收不住力的吴宗像是一个破布口袋一样居然被谷雅美斜着扔了出去!

  哐!

  吴宗抢在地上,借势一个卸力前滚翻滚了出去,急忙翻身而起。

  眼见吴宗吃亏,谷雅美得理不饶人,只见她又踏两步,迅速贴到刚站起来的吴宗面前,双掌带风直灌吴宗双耳!

  吴宗退无可退,只得双手一架,堪堪挡住谷雅美这一记双风灌耳。

  但谷雅美被挡之后却并没有停下攻势,只见她曲臂成肘,借势直砸吴宗天顶!

  “肘是艮覆碗。”

  吴宗急中生智,一个‘铁板桥’躲过谷雅美这要命的两肘,见谷雅美还要上前再攻,吴宗双手画弧,虚抱于头顶,接着左右一分,生生推按开谷雅美的肘击。

  “按是兑上缺!”

  谷雅美眼见手上的攻势被化解,心生一智,前踏半步,腰间发力,带动脚下闪电般前点而出,再次奔着吴宗的当下踢来。

  “挤为震仰盂!”

  砰砰砰砰砰!

  空中一阵踢打之声,吴宗闪转腾挪,不停用膝盖和脚面化开谷雅美的连踢。

  一时间场面焦灼不堪,仇默和奇怪小队的所有人都看呆了,两个人由刚才的推手猛然间变的如此火爆,两个人手肘腕腿脚,无所不用其极,简直是浑身上下都是战斗的部件,场中积雪纷飞,空中不断发出嘭嘭地闷响,一时间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搏斗。

  谷雅美连踹十数脚,一招连着一招,犹如江水奔腾不息。

  吴宗一时间被逼得有些狼狈,连退十步。

  但可敬的是奇怪小队的那三个人都自觉地为吴宗闪开了一条路,为的就是不打断这样绝伦的比拼。

  咚!

  吴宗一直在退,直到感觉身后装上了一个坚实的东西。

  糟糕。

  吴宗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了,他已经撞上这条死胡同的墙了。

  而这一切都在谷雅美的算计之中,谷雅美眼见吴宗如同自己所料的一样再无退路,谷雅美左脚前踏,身体猛然一拧原地转了一个圈,右腿画了一个完整的圆。

  嗡!

  蓄满了力的右腿猛地从下到上悍然抡向了吴宗的下巴!

  仇默下意识地咧着嘴闭上了眼睛。

  甚至连奇怪小队的那两兄弟也有些不忍直视,稍稍偏过了头,他们深知谷雅美这一脚的力量甚至能劈开青砖。

  就在所有人都为吴宗捏了一把汗的时候。

  只见吴宗突然朝着谷雅美笑了。

  谷雅美一看吴宗笑了心中顿时一沉,暗道不好,但收力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吴宗双手顺着谷雅美修长结实的大腿往上一托,同时脑袋轻轻一避,谷雅美这一脚蹭着吴宗的胸口踢了上去。

  只听哧啦一声,坚硬的军勾不仅将吴宗的单衫划开了一个破洞,更是将吴宗的胸口都蹭出来一长条的口子。

  不过吴宗那一托却让谷雅美这一脚稍稍偏开了一个小角度,将将没踢到他的脑袋。

  但这就足够了。

  只见吴宗罡步前踏,左手一扳谷雅美的大腿,身子猛然一抖,右肩悍然撞向了谷雅美的喉咙!

  “靠劲巽下段!”

  谷雅美只觉得自己像是迎面撞上了一辆疾驰的大卡车一样。

  嘭!

  咕噜噜噜——

  只听一阵翻滚的之声响起。

  仇默咧着嘴眯起眼睛看去——

  谷雅美捂着胸口躺在了地上,满脸的错愕与羞愧。

  所有人都傻了。

  吴宗太快了,加上寸劲所用的时间很短,就连谷雅美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吴宗用太极八劲中最终的一手‘靠劲’顶飞了。

  吴宗做出了一个太极收手势,走到仇默身边,从已经傻了的仇默手里拿过了自己的羽绒服重新穿上了身。

  “承让,”吴宗转过身看向地上的谷雅美:“不过你输了。”

  谷雅美刚要张口,只觉得胸口一紧。

  “咳咳,咳……”

  谷雅美转身趴在地上一阵咳嗽,缓了老半天才让呼吸变得均匀起来。

  她撑着墙面缓缓站起来,一旁的双胞胎也赶忙上来扶了一下谷雅美。

  谷雅美站起身,看着吴宗,接着朝吴宗深深鞠了一躬:“谢谢,是我输了。”

  仇默在一边没有看懂,有些诧异地看向九十度鞠躬的谷雅美,心说这日本人刚才不还心高气傲的,怎么这会突然变得又道谢又鞠躬的,难不成这小鬼子还真是得狠打一顿才肯老实?

  诚然,吴宗只用太极打败了自己的确让她心服口服,而且谷雅美清楚,这个人绝对不只会太极一种拳法,之前跟双胞胎兄弟打的时候,吴宗只用了膝腿,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泰拳,二番对战自己,吴宗又展示了他对于太极的精通,其底蕴之广,变化之多除了让谷雅美叹为观止以外,还有一丝好奇,她想知道这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人到底是如何能融会贯通如此多门的技法。

  然而让她感激道谢的,其实是刚才吴宗那一记靠劲。

  虽然看起来是磕向自己的喉咙,但是很明显最后吴宗收力了,而且将肩膀稍稍靠下了一些,撞在了自己的胸骨上,谷雅美本身就是学太极的,她很清楚那一下如果吴宗不留手,自己的喉咙恐怕早就被撞断了。

  吴宗摆了摆手:“咱们也别弄虚的了,本来我就一个要求,就是让你们帮我开大车,但是你非要打,现在我得加码了,没意见吧?”

  谷雅美身后的干瘦男人一听,不禁嘴角微沉,阴沉地瞪向吴宗,开口道:“我还没领教阁下功夫呢。”

  这个人的声音非常沙哑,就像是喉咙被砂纸打过一样,而且他的中文并不好,带着一股日本人说中文特有的生硬劲。

  谷雅美闻听回头看向干瘦男人:“神泷,不得……”

  “不用领教了,”吴宗很干脆地打断了谷雅美的呵斥,一边抠着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瞟向神泷,摇了摇头:“你也打不过我。”

  神泷听闻此言不由得怒火中烧,在他看来,吴宗有实力,但是气焰实在是太过嚣张了。

  噌!

  只听一声宝刀出鞘的声音,神泷不知道从哪里抻出了一把日本刀,刀刃直指吴宗,咬牙问道:“在下归海神泷,敢问阁下大名。”

  旁边的谷雅美愠怒道:“神泷!把刀收起来!”

  但神泷却决然地摇了摇头:“小姐,皇室威严,不容冒犯!”

  “啧,”吴宗咂了咂嘴,有些不耐烦:“大清都他妈亡了一百多年了,哪还……”

  说到一半吴宗才意识到不对:“哦忘了,你是日本人,这么说,你们还是日本的皇室成员?”

  “敢问阁下尊名!”归海神泷双手握刀再次说道。

  吴宗深感这个怪里怪气的日本人啰嗦,不耐烦地说道:“我的名不在榜上贴着呢嘛,你自己瞅瞅不就得了。”

  吴宗这话说的倒是没错,但是进了神泷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他深深地觉得这人就是在刻意的戏弄他。

  “找死!”神泷低喝一声,举起刀便向吴宗劈来!

  随着这声怒喝,只见神泷身形一晃,转瞬间便踏出了五步,速度远甚于常人,甚至话音刚落,神泷的刀刃就已经出现在了吴宗的头顶上!

  一字斩!

  日本剑道中最为简单纯粹的竖劈被强化的神泷发挥到了极致,迅雷般的刀锋挂着破空声直斩吴宗头顶,神泷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嗜血的狠意。

  然而就在神泷满以为自己这一刀绝对会把吴宗的脑袋直接劈成两半的时候,原本还在扣指甲的吴宗突然身形一虚,不见了。

  原来,就在刚才吴宗拿衣服的时候,仇默已经偷偷告诉了吴宗,神泷也是一个强化人。

  神泷大惊失色,下意识就想收刀转居合。

  但是已经晚了。

  吴宗根本不想与他缠斗,只求速战速决,调动全身的肌肉的吴宗,依靠三颗强化核加持的恐怖爆发力瞬间从神泷的面前转到了他的身后。

  吴宗跟神泷形成了一个背对背的姿势,只见他头都没回,反手抓住了神泷的脖领子,接着腰身较劲,身子一拧——

  嗡!咣!哗啦!

  众人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神泷像是一颗炮弹一样瞬间就被吴宗摔到了胡同尽头的墙上,生生将墙面的砖都砸碎了,整个墙体都微微凹陷了一块,溅起了一阵混合着泥沙的黑色积雪。

  场中一片死寂。

  谷雅美心中的震惊与恐惧无以复加——

  秒杀。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她知道吴宗刚才和她打太极时留手了,但她万万没想到吴宗的真正实力居然如此令人震惊。

  谷雅美甚至觉得‘震惊’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这人的实力了。

  简直是恐怖。

  她很清楚神泷是什么水平,她一度认为经过强化核洗礼的神泷配合上他精湛的刀法可以说是天下无双了,但万没想到,天下无双的神泷居然只出了一招就被他像甩铅球一样扔飞了。

  而这一招还是他有意让神泷出的。

  可以说如果他不想让神泷出刀,神泷根本就没有拔刀的机会。

  吴宗扫视了一眼奇怪小队的四个人:

  “现在,能好好谈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