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五十六章 翻盘之人

第五十六章 翻盘之人

  一番小风波也算是给吴宗找了点事做,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嘟——

  随着一声响亮的哨声从登记楼的方向传来,72营房里的人,除了三哥,全都像接到投食的鲤鱼一样动了起来,穿外套的穿外套,拿东西的拿东西,大家都知道,这应该是要集合进城了。

  紧接着,旁边的营房里也七七八八的动了起来,整个临时观察点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满七十二小时观察时间的,都到广场集合,”拿着扩音喇叭的守军穿插在一个个营房间喊道:“满七十二小时观察时间的,都到广场集合。”

  吴宗跟着人走出营房,发现整个T口观察点的大部分人都急匆匆地往广场走去。

  “这么多人?”吴宗紧走了两步跟上之前提醒自己不要招惹三哥的那个秃顶中年男人:“大哥我问一下,咱们这么多人都是刚满七十二小时的?我记得我那天来没见这么多人跟我一起来啊。”

  “那肯定不是啊,”秃顶一脸喜气,虽然有些气喘,但是脚下依旧健步如飞:“基本是过一段时间组织一批进城,要是都按照七十二小时就立马送进城,那驻军那么点人不得活累死。”

  说着话两人随着人流走到了小广场上,他们已经算走的够快的了,但是当他们到广场时,整个广场已经人满为患了,人群摩肩接踵,互相拥挤推搡着往前拱去。

  “别挤了别挤了!”

  一声历喝从扩音喇叭中传出,人们寻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正站在一张桌子上,拿着扩音器说道。

  “别挤,好好排队咱们进去的就快,这么挤来挤去到天黑你们也进不去,赶紧自行排队,老人小孩排前面,”一边说着,军人挥舞着手臂指挥着拥挤的人群:“都排队,放心,都能进去。”

  随着军人的组织,人群虽然还是因为前后问题有些小摩擦,不过整体上倒是形成了两排长龙。

  吴宗懒得挤,一退再退,一路后腿居然被重新挤到了自己的72号营房门口,这已经是队尾了。

  吴宗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早知道就不那么着急出来了。”

  正说着,吴宗只见身边的门帘一开,一张还算熟悉的脸庞从里面钻了出来——是他隔壁床的年轻人。

  年轻人慢慢悠悠地从营房里出来,一抬头,正看见吴宗,不禁一愣,接着有些勉强地朝吴宗笑了笑:“好巧啊。”

  吴宗一直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奇怪,他发现这个年轻人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显得浑身不自在,身体的关节都有些僵硬,不禁心中疑惑,但是又不好开口直接问,于是也朝年轻人笑了笑,搭话道:“是挺巧的,我叫吴宝示。”

  说着,吴宗朝年轻人伸出了手。

  “我,我叫仇默,”年轻人显得有些紧张,稍稍跟吴宗碰了一下手就缩回了胳膊。

  吴宗此时心里除了疑惑其实更多的是感觉有些好笑,他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叫做仇默的人,实在是想不出来他为什么这么畏惧自己。

  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姓名之后算是打过了招呼,吴宗见仇默也没什么心思跟自己再聊会什么,便转过了身跟上大部队缓慢地往前挪动着。

  走走停停间,吴宗不断思考着这个奇怪的人——

  他为什么那么怕我呢?因为我把那个叫‘三哥’的小混子折磨疯了?

  显然不是。

  吴宗在心里否定到,他清楚地记得第一天刚到营房的时候,仇默看自己的眼神中明显就透漏着害怕。

  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在一开始就产生那么大恐惧的情绪。

  等等。

  素未谋面,无缘无故,恐惧,戒备。

  吴宗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么几个关键词,接着眉头一皱,猛地停住了缓慢移动的脚步,身体定住不动,闭上眼睛在脑中默念了一句话——

  ‘别试图读我思维了。’

  想罢,吴宗猛然转过身,眼神凌厉地看向身后仇默。

  只见仇默此时脸色煞白,即便现在是数九隆冬,他的鬓角上还是留下了一滴汗。

  吴宗一间仇默的样子,心中不禁一惊,心说看样子自己是猜对了。

  吴宗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仇默,压低了声音对仇默说出了三个字:“脑变异?”

  脑变异强化人。

  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强化特例,吴宗上一世一直到死,只遇到过三个脑变异的强化人,足见其特殊和罕见。

  他们不像吴宗和林骁一样通过注射强化核来获得超常的体质与能力,而是在第一次真菌爆发时候被先天感染了,但是这种感染却没有让他们尸变,反而是对他们的大脑进行了利用率的进化。

  要知道,目前来说人类的大脑其实已经基本开发百分之九十,但人类对于自己大脑的利用率却只占用了整脑的百分之十五到二十。

  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左右脑都不同步,举一个最表层的例子就是人类大多数都只有一个利手,要么是右利手,要么是左撇子,能够保持双手同时灵活运用的人只占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三到五。

  而这,仅仅是大脑利用最为浅层的表象。

  一旦成为脑变异强化人,左右脑利用会到达惊人的百分之五十,而这种利用率的提升会带来突破性的能力——

  这种人能够真实地感受到威胁与杀意,不仅如此,更加恐怖的是他们能够超脱刻板规律,零散读到任意一个人的思维,甚至能通过潜意识的暗示把控一个人的思维走向。

  但这种人的罕见程度已经不能用万众无一来形容了,甚至用亿中无一形容都不过分。

  吴宗猜测到这个仇默应该在自己刚一进入营房的时候就读了自己的想法,尽管吴宗嘴上不说,但是人的思维通常时候是无法控制的,所以吴宗断定他已经了解了自己强化人的身份,说不定还知道了自己其实是重生归来的。

  重生的强化人。

  虽然这个名头看起来玄妙强大,但是吴宗知道如果让任何势力知道其中之一就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

  强化人这个名头因为自己多次出手,再加上黄雀已经知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严防死守的价值了,但重生者就不一样了。

  除了林骁和柒柒,世界上暂时还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这个名头要远比强化者更加危险,毕竟强化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但重生者,很有可能只有自己一个。

  对于刚刚经历灾难降临的人类来说,一个从上一世末世十年中穿越回来的人有多么重要自然不言而喻。

  一瞬间,吴宗身上强大的杀意波动下意识扩散开来。

  仇默腿都软了,他万没想到吴宗居然这么轻易地看穿了自己的能力。

  吴宗猜的一点也没错,仇默之所以那么惧怕吴宗,一是因为他知道吴宗绝不是一个强化核加身那么简单,因为他侥幸在逃难路上曾经凭借对危机的感知躲过了两个强化人,那两个人的实力跟吴宗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他清楚地意识到在现在这个时间段,吴宗的实力完全可以说是冠绝群雄,至少是他目前所感知到的最为强大的强化人。

  按捺不住好奇心的仇默私底下尝试了读取吴宗的思维,但却发现或许是因为实力强大的关系,自己只能零星读到他的一些思维碎片,虽然零散,但是经过他自己的整理和思考,隐约也猜到了吴宗最关键的秘密。

  也是最令他感到恐惧的第二个原因——这家伙居然曾经经历过了一次末世灾难,而且在那场灾难中,人类居然是以全面灭绝收尾的。

  仇默感受到吴宗身上的刺骨杀意,把心一横,心说我今天就算是不进城了也要逃跑。

  想罢,仇默身子一拧转身就要往营房边上跑去,在那里停着一辆军用吉普。

  吴宗虽然没有仇默那么强大的脑子,但两世为人,经验颇丰,一见仇默脸上变颜变色一早就知道这小子想开溜。

  仇默身还没转过去,吴宗这边便伸手嘭得一声抓住了仇默的肩膀。

  “你觉着你跑的出去吗?”

  仇默哭丧着一张脸对吴宗小声求饶:“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个逃难的屁民,什么大势力跟我都没有关系,我也不会把你的秘密往外说,我保证。”

  说着,仇默可怜兮兮地伸出三根手指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

  “啧,你这人,”吴宗一听就知道仇默肯定刚才又读自己的思维了,拧着眉头压低嗓子警告道:“我不是说不让你读我的想法了吗?”

  仇默都要哭出来了:“对不起啊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才这样没多久,我真控制不住自己。”

  正在两人窃窃私语的时候,一个巡逻秩序的士兵走了过来:“哎哎哎,干嘛呢你俩。”

  吴宗转头正看见士兵指着自己抓着仇默的手,赶忙放开了手,脸上赔笑道:“没有,这是我表哥,我让他一会进城赶紧回家,他非说跟他爸闹别扭,死活不想回,这不闹了些意见。”

  “嗨,”军人拍了拍仇默的肩膀,语重心长地教育到:“你这弟弟比你懂事多了,你再跟你爸闹矛盾你爸这时候也肯定急死了,赶紧先回家,我实话跟你说城里没什么可逛的。”

  仇默脸上憋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笑容,点了点头:“好。”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士兵往前走远了。

  他其实本来想跟士兵直接报告的,但是就在他刚要张口的时候,吴宗却利用他能读取思维的方式,在自己的脑子里一字一顿地默念了一句话,像是生怕自己读不清楚一样——

  ‘敢乱说话我现在就宰了你。’

  仇默看着士兵走远了,接着小声哀求吴宗道:“我真的不会出卖你,我求你大人大量放了我吧。”

  吴宗看着仇默,摇了摇头:“我不杀你,但是你也不能走。”

  “为啥。”仇默没听懂。

  “你读到了我曾经经历的一切吧。”吴宗问道。

  仇默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对。”

  “所以你觉得你能活多久,十年?”吴宗看着仇默认真地说道:“然后被大雪埋在南极的冻土里?”

  仇默被吴宗说愣了,他的脸上先是出现了一丝希冀,但紧接着低下脑袋摇了摇头:“哪怕只有十年,我也想安安稳稳的活十年。”

  接着,他再次抬起头看向吴宗,脸上没有了惊慌和恐惧,镇定下来的他反而露出一种无奈的平静:“我就是个普通人,我只想过安安稳稳的生活,哪怕只有十年也好。”

  吴宗看着一脸平静的仇默,叹了口气:“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

  仇默没想到吴宗竟然这样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不禁一喜,真诚地说道:“谢谢你啊,吴宗,阿不,吴……吴宝示兄弟。”

  自觉又失语了,仇默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吴宗笑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正色道:“答应是答应了,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

  “你说,”仇默点点头。

  “你绝不是个普通人,曾经我们有过一个大胆的猜想,但是最终因为再找不到任何一个你这样的人而无从验证了,”吴宗说道。

  “很有可能人类翻盘的希望,就在这。”

  说着,吴宗指了指自己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