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五十三章 踏入中环

第五十三章 踏入中环

  末世致命进化第五十三章踏入中环一辆高大的雪佛兰索罗德行驶在公路上,吴宗打一上车开始就再也没有松开过油门,这辆搭载V8发动机,高达428马力的钢铁巨兽如同一头潜伏在浑浊水下的尼罗鳄一样,沉稳地朝着岸边靠去。

  街上四处游荡着行尸走肉,索罗德的前杠和前轮的翼子板上已经看不出原本车漆的颜色了,发黑的血迹布满了它巨大的进气格栅,显然一路过来撞飞了不少丧尸。

  车载导航已经没有用了,但是好在是地图还有,吴宗沿着地图指示的线路一刻未停,本来一个小时的车程,吴宗兜兜转转绕过无数丧尸聚集区,用了整整将近三个小时才勉强开进了中环区。

  越是靠近中环,吴总越是感觉出来汽车的颠簸,他缓下车速看去,只见本来平坦的路面变得坑坑洼洼,甚至有许多深坑,饶是索罗德高大的车架还是免不了刮到了几次底盘,好在车不是吴宗的,他倒是也不心疼。

  很明显,这些大小不一的坑是热武器造成的,虽然没有经历到,但是吴宗也能都想象得到在这里究竟发生了多么惨烈的一场战斗。

  他甚至还看到了地面上坦克履带轧出的痕迹。

  事实上凭借着目前人类所持有的热武器,大炮飞机坦克齐上阵与尸潮打个势均力敌毫无问题,甚至比起只知道吃的丧尸还更胜一筹。

  但是怕就怕在真菌是通过空气传播的,放眼世界谁也不可能有国立将全国都布置上高密度空气过滤器,况且即便铺上了过滤器,也未必有用。

  从真菌爆发到现在,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或者机构能够完全抑制这种真菌。

  人类物种就像是患上了已经扩散的癌症,不可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一日不根除真菌,反攻就一日无从谈起。

  总不能今天变异一个亿就杀一个亿,明天变异三个亿就杀三个亿,那样人类迟早还是完蛋。

  吴宗在车舱里左摇右晃,就快感觉自己都要被晃吐了的时候,在远处,一个红白相间的栅栏出现在了天际线。

  不得不说,丧尸的出现极大地减少了空气污染,原本整日不散的冬日雾霾此刻已经烟消云散,天空变得无比透亮,整个城市也变得清晰了不少,如果放在以往,就凭中京的污染程度,吴宗再开个三五分钟也看不到那个显眼的路障。

  看到了希望,吴宗不禁加大了油门,索罗德呼啸着开往了红白路障。

  随着车辆的接近,吴宗看到在路障的边上,有着一个二层楼高的简易钢架,支撑起了上面一个不足十平米的简易房,形成了一个简易哨岗,在路障的两侧,绵延的双层铁丝网牢固地扎在地上,一眼看不到边。

  吴宗选的这条路是一个非常偏僻狭小的羊肠小道,能在这种道路上都设卡足以见得整个中京内环的防御严密度了,如果没记错的话,高层院距离这边应该还有不近的路途,不知道到高层院附近将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想着,车子已经开到了路障切近,吴宗清楚地看到简易哨岗上的轻机枪架了起来。

  吴宗缓缓地踩下刹车,将车稳稳地停在了路上,接着打开车门,双手高高举起站在原地。

  只听军靴踏在铁梯上的声音有规律地响了起来,接着,一个身着深绿色军大衣的身影从哨岗上面的顺着梯子爬了下来,站在了路障里面。

  “哪来的?”里面的军人问道,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军大衣的内侧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集雨市的,”吴宗没有多说话,有什么答什么。

  军人点了点头,上前走了两步将手中的盒子递了出来:“身份证有吗。”

  “有,但是丢了。”吴宗说着迎了上去。

  从军人手里拿过了小盒子打开,发现里面原来是一根体温计。

  “量量。”军人扬了扬下巴示意到。

  “哦,”吴宗应了一声,将冰凉的体温计塞进衣服里,寒冷的触感让他不禁哆嗦了一下。

  这边见吴宗配合地将体温计塞进了衣服,军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登记本问道:“姓名。”

  “吴……宝示”吴宗嘴里一滑,将自己的‘宗’字拆开了:“宝贝的宝,告示的示”

  他留了个心眼,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因为他很清楚行动组的人一定知道自己的姓名,而且知道自己是强化人,虽然不知道李冰口中的那个副组长黄雀要把自己带走究竟有什么意图,但是直觉告诉吴宗,那绝不是什么好事。

  行动组手眼通天,没准自己这边刚透漏真名没准下一秒就被带走了,他是来找林骁的,不是找死的。

  吴宗反应很快,军人并没有发现他心里的小九九,继续问道:“性别。”

  “啊?”吴宗一愣。

  “啊什么啊,”军人用笔敲了敲登记本:“问你性别,男的女的。”

  “男的啊,”吴宗道,心说自己长得那么不像是男的吗。

  像是看出了吴宗心中的不解,军人吸了吸鼻子解释道:“例行询问,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就是了。”

  “哦,”吴宗点了点头,心说这应该就跟警察局做笔录一样:“明白了。”

  “年龄,”军人拿笔在登记本上画着。

  “十九,”吴宗答道。

  “十九?”

  军人抬头看了看吴宗,只见路障外面的这个人嘴唇周围胡子拉碴,身上裹着一件满是尘土的灰大衣,整个人表现得没有半点年轻人的样子,不禁开口再次确认道。

  他有怎能知道,吴宗是重生之人,心智自然远高于现在的年龄,加上末世爆发后吴宗的确没有时间打理自己的仪容仪表,这才显得老气横秋。

  “长得有点着急,”吴宗有点尴尬地赔了个笑。

  “是不太像,”军人低下头在本上记录着:“民族。”

  “汉,”

  “政治面貌,”

  “群众,”

  “学历”

  “呃,”吴宗一顿。

  学历这东西怎么说呢,按照书面来说,吴宗就是个高中学历,但实际情况却并不是如此,他所知道的各方面的知识要远远超出本科学历,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达到了非常专业的水准。

  “高中,”为了避免麻烦,吴宗还是决定按照书面说法回答了。

  “犹豫什么,”军人抬头看向吴宗。

  “因为我高中其实还没毕业呢,”吴宗耸了耸肩,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本来我应该今年六月高考。”

  “在中京有亲属吗?”军人继续问道。

  “没有。”

  “就你一个人?”

  “就我一个。”

  “怎么来的。”

  吴宗夹着体温计有些别扭的转过身,抬起手指了指身后的索罗德:“开车来的。”

  “行驶本驾驶证没有吧,”军人颇有三分笃定地说道。

  “有驾驶证,但是平时我也不带身上,”吴宗面露难色:“而且这车,我跟您说实话,这车是我在大马路上捡的。”

  吴宗刚才思考了一下,觉得没太大必要为了一台车撒谎,毕竟模式中丢弃的车子满大街都是,他笃定现在光是疫情和难民就已经够军警焦头烂额的了,他们没时间管这种破事。

  果然,只见军人冷哼了一声,有些自得地说道:“我一猜就是。”

  接着,只听军人一边在登记本上写着,一边说道:“下不为例啊,都是逃难的,情有可原,但是在这里面,”

  说着,军人抬起笔杆指了指身后的中环临时难民聚落:“不能这么干,知道了吗。”

  “知道了,”吴宗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把体温计给我吧,”军人啪的一声合上了登记本,朝着吴总伸出手来。

  吴宗从衣服里将体温计拿了出来,递给了里面的军人。

  军人看了看手中的体温计:“三十六度五,正常。”

  说着,一边甩着手里的体温计一边朝上面的哨岗挥了挥手。

  吴宗看到上面架着的轻机枪这才缓缓放了下来,接着,只听嘟地一声响,带着倒刺的钢铁路障打开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小口,吴宗顺着小口走了进去。

  “原地别动,”随着路障再次闭合,军人从背后抽出来一个探测仪,示意吴宗抬起胳膊。

  “哦对了,”吴宗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从拉开了背后的包。

  这个举动着实让军人心中一震,训练有素的军人直接就把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咔啦一声对准了吴宗:“干嘛。”

  吴宗慌忙抬起手:“我什么也不想干!”

  说着他另一只手缓缓从包里拿出来了两条烟,递到军人面前:“辛苦大哥了。”

  两条崭新的黄鹤楼。

  很早之前吴宗就说过,烟这个东西在末世下是一个不可再生的消耗品,毕竟没人会显得去种烟叶,所以这东西抽一根就少一根。

  此时吴宗拿出来两条黄鹤楼,要说军人不眼红那是不可能的,但只见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请你收回去吧,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你刚才也说了,都不容易,”吴宗一看这人的表情就知道有戏,举着烟的手没放下:“权当是我替城里的人谢谢你们一直坚守这里了。”

  军人张了张嘴,又犹豫了一下,这才上前拿过了吴宗手里的烟:“那我谢谢小兄弟了。”

  “应该的,”吴宗正色道,仿佛这不是一场行贿,而是表彰大会一样。

  俗话说吃人嘴短,军人收了两条烟,加上近距离一眼吴宗的确年龄也不大,于是便松懈了警惕,随便拿手持探测仪在吴宗后背和他的背包上随便晃了一下,见没有异常后便示意吴宗在这稍等他一会,自己上去和哨岗上的机枪手交代一声再带他走。

  看到通过了安检,吴宗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的确有些怕军人真的一板一眼地拿探测器扫描他,因为他的机械臂是铁的,虽然在此之前吴宗让张一用锡箔纸缠住了机械臂,用于抵挡X光扫描,并且还夹上了薄铅板用于抵挡金属探测仪,但是手臂被挡住了,手掌却不能做铅板夹板,不然光是肉眼就能看出来不对劲,如果刚才这个军人执意要对自己细致检查,吴宗觉得十有八九自己得被扣下。

  想着,这边军人已经跟上边的弟兄交代完了,过来拍了拍吴宗的肩膀:“咱们走吧。”

  “哦,好嘞,”吴宗点头跟上军人问道:“咱们是要进城吗。”

  “是,但是暂时还不能进城,”看起来拿两条烟还是很有成效的,军人一边走着一边跟吴宗解释道:“进城之前你得先在观察区停留七十二小时,如果没有任何身体异常才能够领取吊牌进入城区。”

  说着,军人走到一辆军用吉普边上,打开门坐进了主驾发动了汽车。

  吴宗跟了上去,把背包抱在怀里问道:“吊牌?那是什么?”

  “算是暂住证,”军人说道:“上面有你的编号,到时候千万别弄丢了,不然可不好补。”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驶向聚落,约莫开了有一刻钟,吴宗只感觉车身一顿,接着军人的声音从边上传来:“到了。”

  吴宗背上背包打开车门迈步从副驾走了下来,此时正直中午,刺目的冬日阳光吴宗眯了眯眼,吴宗抬手遮挡住阳光,抬眼望去——

  一个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雄阔建筑矗立在吴宗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