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三十四章 至高博弈

第三十四章 至高博弈

  听到‘至高螺旋’四个字的时候,周国政显然身体一紧。

  “你不是说这是私人谈话吗,”周国政反问道。

  “当然是私人谈话,”欧阳看着周国政有些紧张的样子突然轻笑了一声,接着安慰似的朝他摆了摆手:“仅代表个人立场的谈话。”

  “我们上次都是不记名表决,”周国政没有正面回答欧阳的问题。

  周国政的回答非常巧妙,他侧面回应了欧阳的询问,因为两人都知道,不记名投票意味着保护每个代表的立场隐私,如果现在周国政回答了欧阳的问题,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都会或多或少的暴露出自己上次投票的立场。

  “国政你有时候太小心了,”欧阳显然对周国政的回答不甚满意,双眉微颦,颇有些抱怨地看着周国政。

  “特殊时期嘛,”周国政摊了摊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你也知道,这个计划……”

  他刚要继续为自己的回避开脱一下,却被欧阳打断了。

  “我上次投了反对,”欧阳盯着周国政说道。

  周国政一下就闭上了嘴,难以置信地看着欧阳,他万万没想到欧阳居然会如此长驱直入。

  “而且我这次一样会反对,”欧阳还补了一句。

  周国政紧张的站起了身,打开了欧阳办公室厚重的大门,像做贼一样左右看了看,接着带上办公室的大门重新坐回沙发上,瞪着眼睛严厉地低声诘问欧阳:“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欧阳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

  “你这是妨碍投票秘密罪!”周国政尽量克制着自己的音量,但不难听出来他话语中的愤怒和警告:“是会被判刑的!”

  他简直难以置信,欧阳这样成熟的政治家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先喝杯茶,”欧阳拿起了一杯茶递给周国政。

  周国政掏出手帕擦着头上的汗,摇着头将欧阳递过来的茶一饮而尽,接着起身匆匆说道:“我先走了。”

  接着,像是不放心一样,他又转回身嘱咐欧阳道:“你可千万别在找其他代表说这件事了,现在局势这个样子,稍有不慎就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拿住。”

  “所以我只找你说了,”欧阳对于周国政的反应丝毫不感意外,她甚至都没有站起来拦周国政,因为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下一句话能让周国政回来——

  “你知不知道‘至高螺旋’是谁提出来的。”

  听到这话,周国政正在往门口走的脚步一僵,接着如同欧阳所预料的一样转过了身:“什么意思。”

  “表面意思。”

  “科学院研究所提出来的啊。”

  “牵头的是谁?”

  “听说是基因工程研究院一个姓魏的博士,怎么了。”

  欧阳没有急于回答周国政的问题,而是缓缓站起了身,踱着步子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如同一头优雅又神秘的猫。

  她走到办公桌后面的书架前,背对着周国政,顿了顿,接着谨慎地开口说道:“那你知不知道这个魏博士是谁。”

  周国政被欧阳问的一头雾水,他不禁又走回了欧阳的办公桌前,疑惑道:“是谁?”

  欧阳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转过了身,把书扣在了桌子上,接着双手撑在了桌子上:“魏凝雨,基因工程学专家,耶鲁大学生物医学博士,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干事,还有……”

  周国政被欧阳说出来的这一串头衔弄得更加迷茫了,他摇了摇头,不解的问道:“还有什么?”

  欧阳做出了谈判中最具有进攻性的一个动作,她半倾的上身突然缓缓向周国政探了过来,两只眼睛盯住周国政,让他不得不和自己对视。

  这种极具进攻性的神态让周国政不由得有些心惊,他又掏出了手帕擦了擦汗。

  终于,欧阳再次开口了:“还有她是魏老的女儿。”

  一瞬间,周国政感觉像是突然被一柄大锤子重重地砸了一下,整个人都微微哆嗦了一下。

  这个消息无异于一颗炸弹在他的脑子里爆炸了,一瞬间,周国政呆呆的立在了原地,甚至连额头上的汗都忘了擦了。

  欧阳也不着急,她就这么看着周国政,等着他慢慢理解消化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良久,周国政才慢慢抬起了手,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珠:“你怎么知道的。”

  “我自然有我的人,”欧阳笑了笑:“这个消息百分之百的准确。”

  周国政缓缓坐下身,拿起了已经凉了的茶喝了一杯,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脑子开始转动起来,思考着这个消息所带来的对政治局势和国家局势的影响。

  周国政能够身居高位,自然也不是白给的,他很快就捋出来一些思路,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看向欧阳:“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我现在走是不是也没什么用了。”

  欧阳重新站直了身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周国政看着欧阳的样子,知道自己刚才是进了欧阳的套了,但他也没有懊恼,因为他知道这是因为欧阳把他当真朋友,才冒着如此巨大风险跟自己分享这个惊人的消息。

  他没有着急说话,而是端起了茶壶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

  嘶——

  周国政呷了口茶,咂了咂嘴,这才缓缓开口了:“你的意思是魏老得到了魏博士的授意?”

  “有可能,”欧阳点了点头,但紧接着又摇了摇头:“但可能性不大。”

  “什么意思?”周国政不解。

  “首先来说魏老绝不是那种会被儿女左右意志的人,况且如果真是魏博士向魏老提出的意见,如果魏老保持中立意见,以他的性格一定会提出来这是自己女儿的研究计划,并且放弃投票权,主动回避。”欧阳一边踱步,一边分析着:“魏老行事一项讲求透明。”

  “所以……”周国政眯起了眼睛,皱紧了眉头看向欧阳。

  “所以恰恰相反,”欧阳停住了脚步同时看向周国政:“这项计划只可能是魏老提出来的。”

  沉闷而压抑的气氛笼罩了欧阳的办公室。

  “我一直隐隐觉得,这不是一场简单行动计划,”欧阳接着说:“直到我知道了魏凝雨是魏老的亲生女儿之后,我才明白了这场看似简单行动计划的本质。”

  “是什么?”周国政心惊于欧阳顶尖的政治嗅觉,开口问道。

  欧阳没有直接回答周国政的问题,而是引导着他的思路,开口说道:“‘至高螺旋’的第一条是什么还记得吗?”

  “当然,”周国政开口回忆道:“组建代号‘第一组’的最高行动小组,直接听命于最高领导成员。”

  “关键就在于‘领导成员’上,我一开始以为它指的是包含你我在内的高层院五大常驻。”说到这欧阳摇了摇头:“但如果这样说来的话,那么这个所谓的‘第一组’和东南西北四区的特殊行动小组就没什么区别了,那么它就失去了意义,不是吗。”

  欧阳看周国政惊愕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么隐秘的计划,为什么要让黄雀这个副组长来在会上提出,孙立呢?”

  周国政眨了眨眼,似懂非懂的说道:“孙立不是去南方协助控制局势去了吗。”

  “没错,他去南方了,名义上是控制局势,但实际上他是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去了,”欧阳点了点头:“所谓‘南方’,准确的是说金陵。”

  欧阳走到了办公室墙上的地图边上,看着中南区,接着开口说道:“金陵军区总指挥早就牺牲了,你想想现在金陵军区的总指挥兼任中南特殊行动组组长是谁?”

  “是……”周国政回忆了一下,接着如同醍醐灌顶,长叹了一声:“杜江云!”

  “稳住了中北,就相当于稳住了整个西北,稳住了中南,就相当于稳住了整个东南。”欧阳把视线从地图上移开,转向周国政:“孙立从属于魏老的嫡系,不然不可能坐上中北行动组的组长,甚至把中京都划分进了他的负责区。”

  “至于中南区组长杜江云,”欧阳意味深长的朝周国政点了点头。

  “他是魏老的学生。”周国政幡然醒悟,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没错,”欧阳肯定道:“虽然杜江云的整个人事划分和任命魏老从头到尾都选择回避,但放眼整个高层,没人不知道杜江云是魏老最得意的门生。”

  “而且,我还了解到一个信息,”欧阳停了停,接着说:“孙立这次南下金陵,并不是只身前往的,他还带了一个很关键的人。”

  “谁?”

  “杜江云的女儿,杜柒柒。”

  欧阳慢慢向办公桌后踱步而去,一边继续说着:

  “可能是为了避嫌,这个杜柒柒没有再金陵读书,而是去往集雨,在那边的第二高级中学在读,灾难爆发的当天孙立立即走马上任中北区行动小组组长,但是当时他第一时间居然没有坐镇指挥,而是亲自去了二中,在那里救下了杜柒柒,这不奇怪吗?”

  “他知道杜江云的女儿在那读书。”周国政抬起头皱着眉看向欧阳:“所以他特意去救下杜江云的女儿不是为了卖杜江云人情,而是为了给魏老拿到筹码?”

  欧阳点了点头:“或者说是保险,假如魏老这个老师镇不住杜江云了,那么杜柒柒就是这道保险。”

  说着,欧阳坐在了椅子上,面对周国政,双手再次交叉起来,开口说道:“暗地里授意魏凝雨制定计划,组建一支只受命于自己的尖锐部队,在手握中京驻军绝对指挥权的同时,着手掌握金陵军区,中北中南两大行动小组。”

  欧阳抿抿嘴,微微摇了摇头接着说道:“然后把计划放在我们面前放我们表决签字。”

  说到这,欧阳叹了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结论:“至高螺旋计划的本质其实是魏老准备的一场兵不刃血的和平演变。”

  “你的意思是……”周国政听到这已经完全明白了欧阳的意思,但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欧阳没说话,把手搭在了那本之间就被自己拿出来的书上,接着手腕一翻,把书正了过来。

  周国政这才看清楚这本书的名字,虽然心中已有答案,但一时间他头上的汗还是像是蒸桑拿一样流了下来,让他不得不掏出手帕在自己额头上擦了又擦,书封上的几个大字像是刺目的烈日一样让他睁不开眼——

  《乱世中的独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