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三十章 我怎么下来的?

第三十章 我怎么下来的?

  沉默很容易让人失去时间概念,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十分钟,也可能是一个小时,吴宗终于回过了头,看了看方老三,张了张嘴。

  他想说‘不怪你’但说不出口。

  最终他什么也没说,犹豫了一下,拉开了车门,失魂落魄地走向远处的大车。

  “你干嘛去?”李冰招呼住了吴宗。

  吴宗停住身形,回头看了看李冰:“找林骁。”

  “一起去!”李冰说着就想拉下手刹跟上吴宗。

  但吴宗却摇了摇头:“我自己走吧。”

  李冰和吴宗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通过一件件的事情,李冰也渐渐对他有了一些了解,他坚毅果敢,冷静睿智,杀伐果断,这份心智是常人远远不可企及的。

  但现在,她发现在吴宗的眼睛中居然有着一丝乞求的神情。

  他似乎只想逃离这个高速路口,逃离这个小安死去的地方。

  “你……”李冰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他。

  吴宗摆了摆手,接着回头继续走向了远处的大车。

  李冰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吴宗一步步走向远处的大车,像是在沙漠中失去方向,形单影只的骆驼一样,疲惫又绝望。

  就在吴宗的背影只剩下不足巴掌大的时候,李冰突然听到后座上传来了一声费力的吸气声,像是突然被通开的水管一样,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非常清晰。

  她赶忙回过头,发现方家两兄弟也猛然抬起了哭泣的脑袋,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怀里的小安。

  还没等三个人反应过来,小安的喉咙里又传来一声绵长的呼气声音,随着这一吸一呼,她的脸色一下从酱紫中缓解了过来。

  李冰感觉自己的感官在一瞬间都麻木了,由于激动,浑身都抖了起来,嘴唇哆嗦着,废了好大的劲才轻轻呼唤出两个字:“小安?”

  小安的呼吸慢慢趋向均匀,接着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周围三张激动惊讶的脸庞,虚弱的对李冰开了口:“姐姐。”

  听到这一声话语后,仿佛劫后余生一样五味杂陈的情绪涌上心头,方老三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方家兄弟一起抱着小安娇小的身躯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闺女啊……你吓死……呜呜呜……”

  李冰的眼泪也顺着脸流了下来,她哆哆嗦嗦地一把推开车门,对着吴宗已经登上大车的身形,扯开嗓子喊了一声:“吴宗!”

  她太激动了,这用尽全力的一声甚至让她都破了音,她的嘴唇已经哆嗦成一团了,面容甚因为狂喜和激动都有些扭曲了,她拼了命的喊着:“小安!小安没死!小安活了!小安活了!”

  这种失而复得的狂喜让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弄花了她姣好的面容,但现在她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她只想叫回吴宗。

  吴宗已经登上了这辆大车,此时的他用万念俱灰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如果没有柒柒和林骁,没有上一世的记忆,没有所背负的这些东西,他一定会选择抱着小安的尸体找辆车点着了跟她一起解脱,但他不能,他只能像个年迈的老人一样哆哆嗦嗦地找着大车的接引线,重新发动起这辆巨大的渣土车,去追寻这场灾难的终极。

  但就在他即将关上车门的一刹那,他听到远处传来了李冰的哭喊,他清楚地听到从李冰那近乎撕裂的嗓子中喊出的四个字——小安活了。

  一瞬间,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吴宗感觉混舍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猛地转回头,正看见李冰在车边挥舞着双手招呼着自己。

  他愣了两秒,确认这不是自己的臆想后,飞也似的从车上纵身而下,狂奔着朝皮卡跑去。

  李冰看到吴宗跑回来,几乎高兴得都要从原地跳起来了,她看到吴宗拼了命的跑着,手臂朝自己挥舞着,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心情。

  但就在吴宗跑到一半的时候,李冰却看到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而从身后拔出了枪,指向了她这边。

  黑洞洞的枪口就直直地指向她的脑袋,她根本不明白吴宗为什么要这么做,刚要开口惊呼,枪响了。

  嘭!

  李冰闭上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倒下,等她再次疑惑地缓缓睁开时,吴宗已经跑到她切进了。

  只见吴宗拿枪的手一把把她搂回身后,接着再次抬手,手中的枪又连响三声——嘭嘭嘭!

  被吴宗扔的转了个圈的李冰这才发现,就离自己所站的位置不到两米的距离,躺着一个丧失,脑袋上一个红色的弹孔赫然在目。

  原来吴宗朝自己挥手是因为刚才自己身后有个丧尸!

  她一时太过激动了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身后的变故,如果不是吴宗手里有枪可能自己已经被咬了。

  李冰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紧接着,她看到随着吴宗枪响,四面八方的野地里,废车后,一个个丧尸的脑袋钻了出来。

  和它们一起冒出头来的,还有很多野狗,它们有的没了下巴,有的没了半个脑袋,哈喇子混合着黑红的液体滴落在地上,看起来非常恶心。

  不出十秒,这些怪物已经密密麻麻地把他们围了起来,连丧尸带丧尸狗约莫至少得有百十来,都抽搐地看着他们,嘴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鬼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这么多鬼东西。

  嗷!

  随着一只丧尸狗的嚎叫,这些怪物像是得到发令枪的运动员一样突然朝他们冲了过来。

  吴宗立马把李冰塞进驾驶位,自己则一头钻进副驾驶,啪的一声把手刹按下去,大声吼道:“跑!”

  李冰本来都已经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稀里糊涂地被吴宗塞进了驾驶位,被吴宗这么一吼才反应了过来,手忙脚乱地踩下离合,直接挂上了三挡。

  吱——

  随着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尖叫声,一团白烟从车下升了起来,饶是这辆皮卡还算坚强,一个猛冲,直接撞飞了几条已经扑上来的狗,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丧尸狗的速度很快,趁着皮卡还没有完全起步,几个蹿越就登上了皮卡的后斗。

  这边李冰正费力的控制着皮卡的方向,突然间,她边上的玻璃发出一声闷响,她下意识转头看去,真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和她隔着一扇玻璃对视着,已经烂掉的脸皮下,露着牙龈的血红牙齿还在敲着。

  “啊!”李冰被吓得尖叫了一声,手中方向盘一个不稳当,汽车像是喝多了一样左右摇摆了起来。

  好在吴宗眼疾手快,及时上手把住了方向盘,这才稳住了皮卡,没让他们再次倾翻在大马路上。

  不过这么一甩也把趴在车身上的那个丧尸甩了下去,只剩下了一道血手印还留在窗户上。

  他刚要开口让李冰专心开车,只听后排座位的窗户又是一声闷响,同时哗啦一声爆裂开来!

  接着一张流着哈喇子的血盆大口,穿过破碎的玻璃洞直接就朝着方老二咬了过去!

  嘭!

  吴宗回手就是一枪,子弹擦着方老二的头皮洞穿了探进来的血盆大口,从这只丧尸狗的脑袋后面飞了出去,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丧尸狗的脑袋从玻璃洞里打了出去。

  不过这一声枪响在狭窄的车厢里实在太刺耳了,一时间李冰都觉得自己听不见声音了,耳朵里只剩下嗡嗡地耳鸣声。

  “我要聋啦!”李冰大叫着,因为听不清自己说的话声音,她的音量下意识地变得很大。

  “他差点死了!”吴宗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指了指方老二,一边退出弹夹检查剩余子弹一边大声回到。

  “你们先别吵了!”方老二也大声说道,一脸惊慌地看着皮卡的后斗一边朝吴宗示意到:“后面还有!”

  吴宗用膝盖把弹夹磕进去,又拿枪面蹭了一下裤子把子弹上膛,接着把手枪叼在嘴里,摇下玻璃,单手抓住自己这边的车窗上沿对李冰含混的说了一声:“开稳点!”

  接着,只见他单手一较劲,整个人像是被吸出去了一样滋溜一下消失在了座位上,顺着狭窄的窗口钻到了车身外面。

  现在皮卡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百多迈,但是他们还不能停下,因为谁也不知道一旦他们在这边停下会不会钻出来更多的丧尸,况且他们后面的丧尸大部队还能影影绰绰看见身形,他们现在就是在跟死亡赛跑。

  速度带来的气流呼呼地吹在吴宗的身上,即便已经接受过两次强化,但是失去了一只手的吴宗仅凭一只胳膊的力量吊在车身外面也有些难以为继,车外的景物像是加速了的幻灯片一样快速闪过,超快的风速所带来的气流压力让他感觉呼吸都有些阻滞。

  后面车斗里剩下的两只丧尸狗也察觉到了车门外的吴宗,呲起了呀咯咯咯地叫了起来,跃跃欲试想要上前扑咬他。

  自己必须在它们发动攻击前先把手腾出来,要不然就是个活靶子。

  想到这,吴宗两腿用力,单手把身体向上一拉,整个人翻到了皮卡车顶上,半跪半爬在车顶上,慢慢往车斗匍匐过去。

  就在吴宗翻上了车顶刚一动的时候,后面的两只狗几乎同时也动了,只见他们向前一蹿,后腿一蹬车帮,借力再次一蹿,矫健地登上了车顶,紧接着身形没停,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吴宗咬了过来!

  吴宗着实没想到这两条狗攻击欲望这么强烈,拿着枪的手下意识就朝其中一只扣动了扳机!

  嘭!

  这条狗一声惨叫,脑袋直接被子弹打出一个窟窿,像一个被扔出去的砖头一样,摔在路上滚飞了出去。

  但与此同时,另一条狗也到了,吴宗甚至已经通过它长大的嘴巴看见它腐烂的喉咙了。

  吴宗调转枪口,猛扣扳机。

  咔。

  好死不死,枪卡壳了。

  吴宗再次抬手,用基因金属利刃刺向丧尸狗,但是却已经来不及了,狗的牙齿甚至已经碰到他的脖子了。

  完了。

  吴宗的脑子就剩下了这两个字。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吴宗之感觉身体一轻,接着匪夷所思地透过车顶重新掉进了车厢里,砸在了方家兄弟的身上。

  而那个丧尸狗的嘴也狠狠咬合起来,咔嚓一声,咬到了空气。

  在空中的丧尸狗想要再次张嘴,但是已经晚了。

  吴宗还是经验丰富,在掉下来的一瞬间并没有像普通人一样第一时间惊慌或者惊奇,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丧尸狗,多年的厮杀经验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下意识的情况下不管周围发生了什么情况,永远只关注眼前的危险。

  噗嗤!

  吴宗没有给狗再次张嘴的机会,金属薄刃刹那间洞穿了丧尸狗的脑袋,接着一把把丧尸狗的尸体甩飞了出去。

  “我他妈怎么下来的?!”

  劫后余生的吴宗甚至没来得及喘口气,开口匪夷所思地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