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二十七章 你应该怕我

第二十七章 你应该怕我

  一个人影站在货箱门口,夕阳映在他后背上,拉出的阴翳覆盖住了瑟瑟发抖的绿毛,像是腾跃而起的孤狼即将扑杀自己的猎物。

  这人正是吴宗。

  他慢慢走向在地上哆嗦成一团的绿毛,不急不缓,脚下的军靴踏在货箱的铁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像是敲响的丧钟。

  能够这么明目张胆的站在这里,绿毛心里清楚,他一定是把所有人都杀了,只剩下了自己。

  他嘴里发出啊啊的恐惧声,手脚并用地向后爬去,试图离吴宗越远越好,直到他的后背撞上了铁板,他才意识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他已经退无可退。

  这人还是不紧不慢地朝自己走来,除了脚步声没发出半点别的声音,而且因为逆光,绿毛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就像是一团滋生于深渊的影子一样朝自己靠了过来,无形中巨大的压力让绿毛感觉自己已经濒临崩溃。

  “别杀我!”绿毛实在受不了这种可怕的威压了,突然翻身跪了下去,鼻涕眼泪流了一脸,大喊着:“大哥,不,爷爷,你别杀我,你别杀我,我错了。”

  说着脑袋像是捣蒜一样,朝着身下的铁板磕个不停,发出咚咚的声响,一边磕头一边求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吴宗走到他的切近蹲了下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开口说道:“我不杀你。”

  “什么?”绿毛一下就停止了哭喊,不可思议的看向吴宗,一时间楞在了地上。

  “我说我不杀你,”吴宗又重复了一边,接着说道:“不过有条件。”

  “您说您说,”绿毛得知自己居然不用死以后简直欣喜若狂,把头点的像鸡啄米一样:“您说什么我都答应,当牛做马我也在所不辞!”

  吴宗似乎对绿毛的态度很满意,点了点头:“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说。”

  “您问,您问,”绿毛卖力地点着头,一脸谄媚,像是这样就能讨好吴宗一样:“我知无不言。”

  “刚才他说曾经有一队军车从这里过去了,”吴宗指了指一旁被铁管子插在地上的死尸:“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大概,”绿毛仔细回想着:“大概半个多月之前,有一队军车从这条道上过去的,因为太多了,具体多少量我数不过来了,不过估摸着少说得有四五十辆。”

  说到这,绿毛似乎还心有余悸,应该是从来没见过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

  “去哪了知道吗?”吴宗接着问道。

  “这我可没胆子问,”绿毛缩了缩脖子:“不过这条高速一般都是去中京的,我估摸着他们也差不多。”

  吴宗听完暗自思索了起来。

  一般军车一辆坐八到十二个人,而末世这种极端情况下,车辆数量可能会压缩,假设十五个人一车,四十车就是六百人左右。

  一个营还多的兵力前往中京?

  吴宗最先想到的就是孙立的‘特殊行动小组’,只不过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前往中京。

  保护?亦或是……

  吴宗摇了摇头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中京军区常驻的陆军就得上十万,更别提现在这种特殊时期,如果孙立真动了什么歪心思,用区区一个营的兵力妄想做动作,无异于以卵击石。

  吴宗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希望到中京的时候,一切能有个答案。

  想罢,吴宗站起了身,从地上拿出一条还算干净的棉被裹上昏迷的小安,把她抱在怀里,顺手把方老三拖出了车厢,

  然后回来又扛起迷迷糊糊的方老二,往货箱门口走去。

  但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却变故突生!

  只见绿毛眼睛里露出一摸凶狠之色,一下子扑在小龙的尸体脚下,抓起自己那把亮银的手枪,枪口对准了吴宗的后心扣动了扳机!

  咔。

  绿毛预想中的枪声并没有响起,取而代之的是撞针空击的咔哒声。

  这不可能!

  这枪是绿毛自己的,他再熟悉不过了。自己明明记得这把枪里应该还剩下两发子弹。

  咔,咔,咔,咔。

  绿毛像着了魔一样疯狂扣动着扳机,嘴里发疯一样的大喊着:“我打死你!打死你!我不怕你!”

  吴宗没管身后的绿毛,而是先把方老二慢慢靠在货箱门口,这才转身看向歇斯底里的绿毛。

  “没有这个?”

  说着,吴宗朝绿毛摊开手掌,一只亮银色的弹夹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不得不说你的戏太假了,你连看都不敢看我。”一边说着,吴宗一边重新朝绿毛慢慢走去:“不过也刚好让我成功表演了这个小魔术。”

  原来,在吴宗询问绿毛的时候,身后的手就已经把地上那把枪里的弹夹卸掉了,因为这里面实在比较昏暗,加上绿毛的眼神完全被吴宗的气势压的一直看向一旁,根本就没注意到吴宗身后的小动作。

  绿毛一把扔掉枪,转身想挟持一个人当人质,却发现.货箱里已经没有人可以供自己当挡箭牌了。

  吴宗不声不响地已经把所有人转移到外面去了,如果是平时,绿毛一定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吴宗转移人员的行为,但这时候他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根本就没注意到吴宗的意图。

  吴宗对人情绪的把控实在高超。

  “我不怕你!”绿毛困兽犹斗,声嘶力竭地吼叫道:“我要杀了你!”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绿毛的腿很是不争气,根本站都站不起来了。

  “你应该怕我,”吴宗摇了摇头,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枪,咔嚓一声装上弹夹,拉上枪栓。

  接着,他走到从医院背出来的背包边上,拉开拉链从里面找出了一支针剂:“你实在不应该打那个小女孩的主意。”

  “嘿嘿嘿,”听到这话,绿毛停止了怒吼,转而发出了邪笑:“我就是打她的主意了,哈哈哈,我不禁打她的主意,我还要玩……”

  哐!

  吴宗像一道黑色闪电一样眨眼到了绿毛切近,一脚踢在了绿毛的嘴上,直接把他踹飞了出去。

  军靴本身就不软,加上现在天寒地冻,底下的胶底非常坚硬,这一下子就把绿毛的嘴踹烂了。

  绿毛发出了一声惨叫,撞在了货箱的铁板上。

  “唔……”绿毛的嘴血肉外翻着,疼的他捂着嘴跪在地上呻吟着。

  “你应该怕我,”吴宗又重复了一句,慢慢咧开了嘴,用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绿毛。

  如果吴宗上一世的敌人看见了他现在这个笑容,一定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那就是逃跑。

  或者自杀。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代表着吴宗的愤怒已经到达了顶峰,滔天的怒火会吞噬他所有的理智,他一定会像疯子一样把你打的再也起不来。

  当然,如果是这样就完了的话那还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他绝不会让你轻易死掉。

  绿毛错就错在说小安那两句话上了,这种令人恶心的变态心理直接点燃了吴宗内心最深层的滔天怒焰。

  他走上用膝盖抵住绿毛的胸口,接着把手里的针筒扎在了绿毛的脖子上,将里面的液体推射进绿毛的肌肉里。

  一瞬间,绿毛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变的很快,整个人似乎变的精神了不少,但是身上的痛觉也同时在激增,让他忍不住嚎叫了起来。

  吴宗还是勾着嘴角,看着绿毛那恐惧又疑惑的眼神回答道:“肾上腺素,能让你清醒很长时间。”

  接着,他抬手捏住绿毛的颌关节,一用力,只听嘎巴一声,直接把绿毛的下巴捏脱臼了。

  不管绿毛的惨叫,吴宗自顾自地说道:“你真的不应该说话。”

  说着,两个手指捏住绿毛的门牙,手上慢慢用力,硬生生掰断了绿毛的门牙!

  “啊啊啊!”绿毛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身体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疯狂挣扎起来,脚下的棉被都被踹扯了,大团大团的棉花漏了出来。

  吴宗的动作很慢,他精准的控制着自己的速度,保证绿毛能够体会到最冗长的折磨与痛处。

  这时候的吴宗已经不是吴宗了,他是恶狼,是恶鬼,是从地狱中爬出最残忍的恶魔,总之不再像是人。

  成年人一共三十二颗牙齿,吴宗居然一颗颗都给绿毛生生掰断了,没错,掰断,而不是拔掉,那些不能掰断的槽牙吴宗就用枪柄一下下把它们敲碎。这一套吴宗实在太清楚了,他比谁都了解怎样才能让人体承受最大的折磨。

  绿毛的嗓子已经喊裂了,只能发出嘶嘶地气声,但是肾上腺素依旧让他很清醒,那种非人的疼痛依旧让他像被上满了发条的玩具一样挣扎着。

  他现在比什么时候都想死,但是他却死不了,也晕不了,只能活生生地承受吴宗残忍的手段。

  “哈热额,哈热额……”绿毛整个嘴已经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只能含混不清地一遍遍哀求吴宗。

  吴宗知道他在说‘杀了我’。

  其实现在吴宗转身就走绿毛也活不太长,这种毫无人性的折磨会对一个人的心理造成极大地创伤,尤其是在这种末世环境下,这种烙印在人灵魂上的恐惧和折磨完全会在短时间内把他逼疯。

  吴宗站起了身看了看手表,接着歪着头又看了看满脸是血的绿毛,开口说道:“本来我应该一根根劈开你的手指,把你摸过小安那只脏手的骨头一截截剔出来,但是我着急去中京,算你运气好。”

  听到这话,绿毛已经发散的眼神又重新凝聚了一些,仿佛现在死对他来说是一种奢求。

  但是他没注意到吴宗那标志性的假笑脸一直没有放下。

  只见吴宗抬起了枪,枪口慢慢对准了绿毛的裆部。

  绿毛再傻也知道他要干嘛了,用起全身的劲想往边上躲去。

  但是已经晚了。

  嘭!嘭!

  吴宗对着绿毛的命根连续开了两枪,打空了手枪里最后的两发子弹。

  接着,绿毛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用语言难以形容的凄厉惨叫,捂着下面,像一条被打捞上来的鱼一样在地上疯狂翻滚起来,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用上百个石头刮黑板一样刺耳。

  “你真的应该害怕我。”

  吴宗当啷一声把枪扔在地上,冷下了脸转身走出了充斥着惨叫的货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