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十九章 李冰的推断

第十九章 李冰的推断

  “行动小组?”吴宗从李冰的讲述中知道行动小组似乎对强化人有着特殊的防备和敌视,这样一来可能问题就出在孙立这个行动小组组长的头上了。

  “你是说孙立过来带走了他们?”吴宗一边装着抗生素一边说道,同时脑子在飞速旋转着。

  “嗯,不过不是孙立亲自来带的人,”李冰点了点头,偷偷打量着吴宗:“不过也跟孙立亲自过来没什么区别,过来带人的是小组的副组长,我看人们都叫他黄雀,不知道到底是代号还是真名。”

  李冰停了停,接着回忆说:“当时黄雀的态度很好,似乎说是为了安全起见,但是那个女孩像是很生气,还骂他们简直不配当军人。”

  “他们当然态度很好,”林骁像是在跟李冰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强化人在他们眼里就是个炸弹,他们当然不敢拿枪指着一颗随时会爆的炸弹。”

  “之后就在两方僵持的时候,大朵大朵的乌云冲进了楼里,所有人都被冲散了,”说到这,李冰还是心有余悸:“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吴宗已经装好了满满一背包药,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一次性医用品。

  吴宗听李冰说完,背上了沉重的背包,转过头看着李冰,却没说话。

  突然的缄默一时间让李冰有些无所适从,她不知道吴宗在打什么注意。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人还是个强化人,动动手指就能制服自己,李冰难免把事情往坏处想,在末世,失去了道德和法律的束缚,人类这种生物干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

  “你要干嘛,”李冰往后退了两步,两只手有些无所适从,挡着胸也不是挡着腿也不是,两只眼转来转去想找之前那柄被打掉的手术刀。

  吴宗看着慌乱地李冰,心中有些好笑,这女人居然首先在意的是那个,殊不知就在刚刚其实自己已经动了杀心。

  但吴宗转念又想到刚才的对话,这女人应该不属于孙立或者魏博士任何一方,她所知道的情况不少,但仔细一琢磨就会发现她所知道的情况完全是无关痛痒的边缘信息,根本没有触及到核心,杀掉她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况且这女人似乎真的没什么恶意,加上她还是个医生,应该会对小安的病情起到帮助,吴宗思考了几秒随即便放弃了就地杀掉这个知道自己底细的女人。

  “你想多了,”吴宗放松地摆了摆手:“我没时间耽误那么长的功夫。”

  吴宗这话说的有点内涵了,李冰听了不禁小脸一红,有些羞愤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一时间有些尴尬。

  好在吴宗及时找了个看起来不那么蹩脚的理由,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我刚才只是在想能不能信任你。”

  “结果呢?”李冰嗫嚅着说道。

  “结果就是,”吴宗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团,打开送到李冰的面前:“我想请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意思。”

  李冰接过纸条,皱皱巴巴的纸条上只用马克笔写着三个字母,底下还有一个留言人的名字。

  “Z-A-S?”李冰跟着纸条上的字读了出来:“应该是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

  “应该是地名,”吴宗补充道。

  考虑到林骁当时被追杀的情况,吴宗断定这应该是林骁所要去的某个地方的缩写。

  “嘶,”李冰吸着气思索着:“我好像最近在哪见过这个缩写。”

  接着,她闭上眼仔细的回想着这个缩写的来源,一边嘟嘟囔囔道:“地名,地名,最近看到的地名。”

  过了一会,她猛然睁开双眼,看向吴宗:“我想起来了。”

  吴宗眼睛一亮:“哪?”

  “Z-A-S严格来说不算是一个首字母缩写,而是一个国际约定俗成的组织机构缩写格式,它不是由三个单词组成,而是四个,”李冰把纸条对着吴宗指着说道:“A应该是Academy,研究院;S应该是Sciences,科学;而Z,我猜应该是ZhongJing的首字母。”

  “ZhongJingAcademyofSciences”李冰说出了它的全拼,接着说出了那个全国人民都耳熟能详的中文名字:“中京科学院。”

  中京科学院,作为国家最高科技研究发展和最高学术机构坐落在中京。

  而中京,作为国家首府,几乎蝉联全国人口流量冠军,大量的流动人口给这座城市带来了许多高端人才,促进着城市发展。但在末世爆发后这种规模的人口流量显然成为了最危险的负担,吴宗甚至想都不用想都知道那种遍地丧尸的情况有多险恶。

  “如果这个纸条跟你的朋友们有关的话,我想我解释的应该没错。”李冰又看了看纸条,接着肯定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吴宗想不通为什么林骁要逃往中京。

  “我刚才说魏博士是世界卫生组织干事对吧,”李冰说道。

  吴宗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明就里。

  “她是以基因与疾病预防控制院士的身份加入的世界卫生组织,”李冰看着吴宗的眼睛,肯定地说道:“她就是中京科学院的人。”

  “我想你的朋友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去往那边,”李冰小心翼翼地说道。

  吴宗点了点头,卡上背包的腰扣,转身从上到下扫了一眼李冰说道:“把高跟鞋脱了”

  “啊?”李冰楞了一下,接着一抹绯红从白皙的脖子一直染到耳根,有些惊恐地说道:“你不是,你不说……”

  “高跟鞋声音太大了,”吴宗翻了翻白眼,心说我就长得那么像个流氓吗:“被丧尸发现了会很麻烦。”

  “哦哦,”李冰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踢掉脚下的高跟鞋。

  吴宗走到门前,抓住了把手,试了两下却不知道该怎么转开,一时有些尴尬,只能回身问李冰:“这玩意儿怎么开。”

  这边李冰正在找储存架,准备拿上一个便携医药箱以备不时之需。

  听到吴宗这话,猛地转过身来,不可思议地问道:“开?你把它关上了?”

  看着李冰难以置信的表情,吴宗觉得自己此时像个做错了事被家长发现的孩子,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中坏了什么事,挠了挠头,试探性的说道:“对,对啊,出什么大事了吗?”

  李冰直起身面色有些复杂,说道:“大事倒说不上,那个门很长时间没有上过油了。”

  “我之所以一直虚掩着它,就是因为它打开的时候会很响。”李冰面露难色:“比你掰护栏的声音还要大一些。”

  这事已经够大了。

  吴宗暗自懊恼,责怪自己手怎么就那么欠。

  但自责归自责,总归是要迈出这一步的,小安还在那边等着药呢。

  “有什么办法能让它小点声吗,”吴宗一边研究着门锁的结构,一边问道。

  李冰有些沮丧地回答道:“没有,哪怕我们现在有铰链油也得打开它才能上。”

  “行吧,”吴宗点了点走,经过一番观察他已经知道这扇门该怎么开了。

  他握住门的把手,将锁扣反转了两圈,只听一声轻微的咯隆声,厚重的大门里自动锁扣解开了锁死的钢条。

  “你们医院真该好好翻新一下了,”吴宗深吸了一口气,他又想到了黑漆漆的取药大厅上那个小窗口。

  说罢,吴宗浑身绷紧,两手死死抓住把手,精细的控制住自己的力道慢慢推动大门,咧着嘴等待大门的噪音。

  吱嘎——

  陈旧的大门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如果是在人声鼎沸的平时,这个声音并不会显得都多大,但现在,在这个空旷寂静的大厅里,这一声响动不亚于在图书馆里敲了一声锣,刺耳的声音响彻整个取药大厅。

  这一声响动实在太大了,吓得吴宗赶紧收住手,咧着嘴小声说道:“你不说就比我掰护栏的声音大一些吗?”

  为了预防意外,李冰的确很长时间没把门关死了,而且这一个月里她都是靠着库房里的药品和一些私藏的小食品度过的,一个月这门都没怎么动自然加剧了它的老化,所以比李冰印象中还响也不足为奇了。

  吴宗停下动作,接着刚打开的门上这一条细缝仔细听了一会,见外面没有什么异常这才继续抓紧了把手。

  “我直接推了啊,”吴宗对身后的李冰说道:“如果有什么问题直接跑。”

  说罢就想用力推开门,但却被身后的李冰拽住了。

  “怎么了,”吴宗有些莫名其妙。

  只见李冰有些难为情,扭捏了一下指了指自己脚下。

  顺着李冰指的方向,吴宗看了过去——原来,脱掉高跟鞋的李冰没有其他的鞋子,只能光着两只脚丫,就这么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寒气直接透过脚底让她的双腿都有些发抖。

  虽然李冰没说话,但吴宗倒也不是个钢铁直男,他立马明白了李冰的意思,把背包掉了一个方向,背在胸前,接着朝李冰指了指自己的后背:“上来。”

  李冰倒也没推脱,他知道吴宗作为强化人背着自己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抿了一下裙子楼主吴宗的脖子跳上了他的背。

  “呼,”吴宗没时间管背后传来的温热,呼了一口气双手绷紧猛地一顶门!

  吱吱吱嘎——

  随着一声绵长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吴宗用最快的速度推开了大门。

  在大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吴宗听到了同时来自四五个方向,从丧尸喉咙里发出来那瘆人的‘咯咯咯’声,这个破门还是声音太大了。

  反正已经被发现了,吴宗此时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他飞身登上大理石台子,无所顾忌咣咣两三脚就把栏杆踹出了一个大洞,背着李冰一下窜出去,轻盈地落在地面。

  接着吴宗把汉剑横在胸前,拔腿就往门口跑。

  但还没跑两步,迎面就撞上来一个丧尸,在黑暗中吴宗根本看不了太远,丧尸的速度快,吴宗的速度更快,一人一尸就像是迎面相撞的两辆汽车一样,等吴宗看见丧尸的大嘴时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噗嗤——

  好在是吴宗提前把剑横在了身前,丧尸最先撞上的不是吴宗,而是汉剑的剑刃,锋利的剑刃一下就把丧尸的半个身子豁出了一个大口子,一个不稳,丧尸像是被扔掉的装满建筑废料的麻袋一样栽在了地上哧溜溜滑了出去,重重撞在墙上。

  这么突然的一撞吴宗也没来得及反应,但是他却只是踉跄了两步,没像丧尸一样摔在地上,这无疑给了他一个先攻的机会。

  吴宗太了解丧尸了,他知道那一剑对于人类来说的确足以致命,但对于丧尸来说根本不叫事,它们会不顾一切地朝自己再次发动攻击,直到自己扎穿它们的脑袋,或者它们咬断自己的喉咙。

  “闭眼,”吴宗往上耸了耸后背上的李冰,提醒了她一声,同时立起剑锋,一个箭步朝刚爬起来的丧尸扎过去。

  接着,丧尸做出了一个诡异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