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十八章 李冰

第十八章 李冰

  穿过通廊吴宗进入取药大厅,由于没灯,大厅比挂号处那边更加昏暗,大厅七米多高的顶棚处开的小窗口透进来的微弱光线只能让吴宗勉强看见自己周围。

  “等末日过去了我一定给政府写信要求在这边多开点窗户,”吴宗一边侧着脑袋慢慢往窗口摸着,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着。

  之所以侧着脑袋是因为在黑暗的情况下,人的余光能够避开盲点,比直视更能看清物体。

  足足两分钟,吴宗才摸过大厅凌乱倾斜的横排座椅,走到取药窗口。

  里面就是药房了,吴宗在心里想着,按道理来说,为了方便一般医院冷藏药品的库房都设立在药房后面,自己只要能进到药房就能够找到库房。

  但现在问题是所有取药窗口都用拇指粗的空心铝管闸了起来,只留下了一个仅能容纳一只胳膊的小口子用来递药。

  吴宗大概看了看铝管之间的宽度心里有了个大概想法,他只需要掰开三四根铝管就能开一个能容纳自己钻过去的口子。

  “防君子不防小人,”吴宗嘟囔着皱了皱眉,把汉剑挎回腰间。

  为了不出太大声,吴宗特意从地下找了一块被撕烂的病床床单裹在铝管的结合处,接着双手抓紧空心铝管慢慢用力往两边一掰,只听崩地一声,本身焊的就不太结实的铝管应声而断。

  尽管已经用布裹上了结合处,但是在如此寂静空旷的大厅里,这一下子还是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一瞬间,吴宗甚至自己都被这声突兀的响声吓了一跳,绷紧身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过了四五秒钟,吴宗听到大厅里没有任何异常的动静,这才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小声骂了一句街。

  要不是在这,依照吴宗现在的体能,五分钟能把这一整排窗口都卸下来。

  但就是这四根铝管,吴宗居然小心翼翼地掰了十多分钟,看着一人宽的口子他总算松了口气:“跟手工给他妈航天飞机点火一样。”

  说着,吴宗背上背包单手一撑台面,抓住栏杆蹑手蹑脚地从空子里钻了进去。

  咯咯咯。

  就在他一只脚刚跨过栏杆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丧尸叫声。

  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吴宗听到了,他感觉头皮都炸了,一下定在了原地——这声音就在他身后,估摸着离自己也就又四五米的距离。

  这玩意什么时候来的?还是一直都站在自己身后自己没察觉?

  吴宗定在原地,心咚咚直跳,感觉自己像是在玩小时候的‘老狼老狼几点了’一样,只不过这次玩的是命。

  他保持身体不动,试探性地扭动着脖子,看向身后。

  其实按照吴宗现在的实力来说,干掉单个丧尸在他眼里跟杀鸡没什么区别,但怕就怕在一声鸡叫引来成百上千只鸡,被一千只鸡追着啄的滋味绝对不好。

  一边想着,吴宗总算把目光转向了身后,但身后一片漆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现在只能赌一把,赌丧尸背对着自己,只是在瞎叫唤。

  事不宜迟,打定了主意,吴宗把心一横右脚迅速迈进栅栏,接着俯身撑住药房里的大理石台,双脚脚尖着地,蹲俯下去,紧紧靠在大理石台后面大气都不敢喘。

  咯咯咯。

  黑暗中那个看不见的丧尸又传来一声低沉的吼叫,接着吴宗听到了沙沙声,那个丧尸正在往自己这边靠,但速度并不快。

  吴宗没敢动。

  过了大约五六秒,丧尸已经挪到了栏杆的破口处,吴宗蹲缩在台子下面屏住了呼吸,他甚至已经听到头顶上丧尸牙齿撞击发出的哒哒声,应该是在寻找自己。

  吴宗蹲在里面,丧尸站在外面,一人一尸就隔着半人高的大理石台面这样僵持着。

  足足一分多钟,丧尸终于丧失了兴趣,沙沙地挪动脚步朝远处走去了。

  呼。

  吴宗小心翼翼的呼出一口浊气,又等了一会,确定丧尸走远了才猫着腰朝药房里面移动过去。

  就在刚才,吴宗虽然听着丧尸的动静,但是眼睛却一直没闲着,他发现在药房深处踢脚线的位置有一个绿莹莹的小灯还亮着,应该是‘紧急出口’的提示牌,不过壳子已经碎了。

  接着那微弱的光,吴宗看到小灯旁边就是一道防火门,应该是紧急出口。

  离防火门三四米的距离,并排着还有一扇门,这扇门应该是用纯钢打造的,看起来非常厚重,应该是恒温库房的大门。

  这种门锁死的话吴宗是绝对打不开的,但是吴宗却借着微弱的荧光看到厚重的大门似乎开了一小条缝隙。

  “天助我也,”吴宗摸到大门边上,慢慢推开厚重的大门。

  接着吴宗看到了十几列药品储藏架,上面整齐排列着各种各样的药品,架子上面蓝紫色的紫外线消毒灯照射着末世里最珍贵的资源之一,让吴宗感觉自己像是打开了山洞里的藏宝处一样。

  吴宗大喜,闪身进入库房,关上了大门。

  就在他刚关上大门的一刹那,只听门旁自己的视觉死角里传出一道风声,直奔自己的脑袋而来!

  吴宗反应极快,下意识就是向左一偏头,握着汉剑的右手来不及把剑刺出去,只能用剑柄往上一提,想挡一下。

  说来也巧,剑柄正巧撞在袭击者的小臂上,袭击者吃不住痛感“哎呦”一声惊呼,手里锋利的手术刀应声飞出,当啷一声甩在地上划出去老远。

  听到这声惊呼吴宗不仅心中一惊。

  这里居然有个女人?

  不过诧异归诧异,手中动作可没停,他知道有的时候人比丧尸还可怕。

  只见吴宗右脚一个蹬腿,正踢在女人大腿上,即便吴宗收了力这一脚还是蹬得女人痛叫一声,身体一栽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紧跟着吴宗一个箭步上前,左臂把女人顶在墙上,右手横过汉剑,把剑刃架在了女人脖子上,低声喝问:“你是谁。”

  女人虽然疼的呲牙咧嘴的,但依旧能看出来她长的还算漂亮。

  随着吴宗贴近,女人总算是看见了这人到底什么样子,在看清吴宗长相的一瞬间,女人一下停止了挣扎,一双杏核眼瞪得溜圆,吃惊的说道:“吴宗?你没死?”

  “你认识我?”听这女人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吴宗不禁疑惑道。

  “你,嘶……”女人似乎想起来,但腿部被吴宗蹬的那一脚实在很痛,让她抽了一口凉气:“你先放开我,我对你绝对没有恶意。”

  吴宗想了想,松开了手,但撤回的汉剑剑尖却一直对着女人。

  “你这一脚可真重,”女人揉着修长的大腿:“不愧是强化人。”

  吴宗拧紧了眉头,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如此了解自己,不管怎么说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陌生人知道自己的底细,对自己显然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从刚才的一次接触他断定这个女人绝不是强化人,自己完全有能力眨眼之间杀掉她,不过在此之前得先看看是不是能从她嘴里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吴宗打消了顾忌,开口算是承认了:“你知道我是强化人?”

  女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叫李冰。”

  她本来是三院的主治医师,在末日爆发后孙立和他的行动小组接受上级指令接管了三院,将这里当做了行动据点。

  因为三院有着全省先进的基因测序仪和其他的专业仪器,一名叫魏凝雨的生物医学博士也随小组进驻了三院,据说主攻基因工程学,而李冰作为助手被分配到了魏博士身边。

  没错,李冰就是魏博士口中的副手‘小李’。

  接着,她把吴宗昏迷着被行动小组带到医院接受救治的事通通说了一遍,但她并不知道魏博士和林骁他们之间密谈。

  吴宗没有太多时间,因为小安还在别墅那边等着自己的退烧药,他一边听着坐在地上的李冰讲着自己昏迷后的事情,一边翻找着抗生素和退烧药。

  “你是说魏博士在私自做研究?”吴宗听李冰讲完停下了翻药的手回头看向李冰:“退烧药在哪边?”

  “对,”李冰点了点头,随即指了指左前方的储存架:“退烧应该是在那边。”

  “你不是说孙立极度防备强化人,并且一直在明令禁止这项研究活动吗?”吴宗挑着小儿退烧药问道。

  “与其说是孙立明令禁止,不如说是高层明令禁止,没有高层的命令,孙立也不可能有胆子下达‘格杀勿论’这样的命令。”李冰按摩着大腿,她看到自己修长白皙的大腿上已经出现了一块不和谐的淤青,不过疼痛倒是减轻了一些。

  “那魏博士还敢继续研究?”吴宗从储藏架上探出头疑惑地看向李冰:“她不怕孙立一枪毙了她?”

  “他不敢,魏博士是世界卫生组织干事,享受国家高层院待遇,没有得到高层允许给孙立两个胆子他也不敢胡来。”李冰尝试着站了起来:“你还要找什么药。”

  “抗生素,”吴宗已经找好了退烧药,一边往包里塞着,一边接着问道:“对了,你有没有看到我别的朋友,一个男生高高瘦瘦的,一个女生,很漂亮,都穿着校服,还有一个跟我一起被送进来的昏迷的男生。”

  李冰想了想,似乎想起来了:“有印象,那个高瘦男生是不是也是强化人,他的眼睛好像很特殊。”

  听到这话,吴宗心中一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去哪了?”

  “他们一直守着你,一直到行动小组找上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