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十七章 重返三院

第十七章 重返三院

  “什么?”吴宗一把把字条攒起来胡乱塞进兜里,急匆匆地跑过去。

  吴宗把手放在小安的额头上试了试,果然,小安的额头烫的有些吓人。

  “水,”吴宗一下就慌了,他比谁都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发烧意味着什么:“拿水,拿水降温!”

  方老二也知道这时候发烧意味着什么,加上吴宗这么一说竟然一时间愣在了原地忘了动。

  “水!”吴宗吼了一声,嘭地一声拍了一下桌子:“用水把毛巾打湿了降温!”

  “哦哦哦,”吴宗这么一吼,方老二总算反映了过来,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原地转了两个圈乍着手:“水,水,水在哪,毛巾在哪?”

  “那边是卫生间,”吴宗指着大厅深处:“我去找药。”

  说罢吴宗一路跑上二楼,来到二楼的储藏间。

  哐!

  吴宗一脚踢开储存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狼藉,大堆的啤酒和成箱的香烟七扭八歪地堆放在地上,食物也乱七八糟地扔在地上。

  原来,那个光头领着俩人在这里住了将近一个月,早就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了。

  吴宗皱了皱眉,窜进像垃圾山一样的物资堆里找着抗生素,但是找了半天别说抗生素,甚至连半片药都没找到。

  药呢?吴宗在喘着粗气琢磨着。

  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堆香烟和啤酒上。一瞬间,他好像知道自己一早让林骁准备的药都去哪了。

  吴宗深吸了一口气,从牙缝里低声挤出三个字:“方老三。”

  “方老三,”吴宗又加大音量喊了一句。

  “诶诶诶,这呢,”方老三听见吴宗在喊自己,赶紧登登登跑上二楼:“怎么了。”

  “药呢,”吴宗指向储藏间面无表情地看着方老三。

  方老三顺着吴宗的手看去,正看见他们用药品换来的香烟和啤酒。

  “这个,这,”方老三根本不敢开口说他们觉得药品在末日里没有屁用,于是就全换成了香烟啤酒,甚至还有两包白.粉,支支吾吾了起来。

  看着方老三的样子吴宗在心里暗骂一句,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由得怒火中烧,双手克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他恨不得立马宰了这两个人。

  方老三眼看着吴宗手腕处的短刃滋了出来,吓得咕咚一声跪倒在地:“这不是我们的注意呀大兄弟!都是那个秃脑袋指使我们的!你别杀我!”

  “蠢货!”

  吴宗怒火中烧,上前采住方老三的头发一路把他从二楼硬生生拖到一楼,一把扔飞出去。

  方老三被摔到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哎呦了一声,但还是不敢站起来,顾不上疼痛的胯骨一咕噜爬起来又跪在地上。

  吴宗没看他,转身打开一楼的储藏柜,把光头没有脑袋的尸体拿了出来,像提着一只死鸡一样抓在手里,右手腕骨利刃刺出,顺着尸体的脊椎狠狠一割,瞬间皮肉就翻开了。

  接着,吴宗两手抓住翻开的皮肉双手发力,像撕抹布一样猛地往身体两侧一扯!

  强化后的身体赋予了吴宗超强的爆发力,只听嗤啦一声,尸体后背上的的皮肤像是一件被扯烂的衣服一样被吴宗硬生生扒了下来!

  咚。

  吴宗一把将血肉模糊的尸体扔向方老三,血肉模糊的尸体滚到方老三脚边吓得他惨叫一声,手脚并用地往后爬去。

  但吴宗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两步上前用沾满了血的一把抓住方老三的脖子,把狰狞的脸贴近方老三的眼睛:“我出去找药,如果我回来发现小安有个三长两短……”

  吴宗顿了顿,指着被扒了皮的尸体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活着扒了你俩的皮!”

  说完,撂下已经吓得满脸泪水的方老三大,提上汉剑大步走向门口,拧开了门,又转身抬起汉剑指着方老三警告道:“别想跑,敢跑我保证你们比这还惨。”

  方老三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画面,他发誓自己看见了吴宗眼里闪烁的实质性的凶猛红光。

  关上门吴宗快步跑向自己那辆奔驰重卡,他现在必须得回到第三医院,从那边找到抗生素,他现在只能期盼小安只是普通的发烧,这样一来只要能退烧就能救回来她的性命。

  千万不要以为躲过第一波真菌感染就能高枕无忧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真菌也在不断强化着感染能力,可能昨天你还是一个健康的人,一觉醒来就可能因为感染真菌一命呜呼,变成逛游在大街上的丧尸。

  吴宗甚至不敢想象小安是因为感染了超级真菌才发烧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尸变的小安,虽然之和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相处了不到两天,但小安那乖巧懂事的样子,让两世为人的吴宗已经在心里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如果感染上超级真菌,只有一种办法能够让人体不会丧尸话,那就是注射强化核,这种东西能够充当仅有的一次抗丧尸话血清,但是正如他所说,这种强化是必须付出代价的。

  想到那种可怕的代价,吴宗的心沉了下去。

  吴宗一开始骗了柒柒和林骁,他其实知道注射强化核的代价。

  那种代价是人类远远不可能掌控的,但即便如此,许多人类还是如同飞蛾扑火一样妄图掌握这种从来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只为在末世里雄踞一方,在没有规则与约束的环境中尽可能的满足自己,妄图享受这末日下最后的狂欢。

  战胜人类的往往是人类自己的贪欲。

  吴宗发动了汽车,直奔第三医院驶去。

  集雨市第三医院,七层的平排主楼体高大雄壮,作为省立医院,来三院看病的人常年络绎不绝,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人满为患。

  而如今,曾经辉煌的三院在末日爆发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变成了如此萧条的景象,楼体脏兮兮的,不少窗口都已经破碎了,宽敞的防爆玻璃大门也在地上拍了个细碎,门口一辆救护车侧翻在地上,上面蒙上了一层脏兮兮的灰尘,围绕着整个三院,建满了高大的双层铁丝网,几个丧尸稀稀拉拉地围着空无一人的大楼缓慢地挪动着。

  吴宗慢慢地摸进大院,绕过丧尸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门口,脚下的碎玻璃被踩的发出轻微地咯吱咯吱的声响。

  一瞬间,丧尸们似乎察觉到了这种细微的响动,都停下了脚步,僵硬的头颅慢慢转向吴宗的位置。

  吴宗赶忙定在了原地,提了一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汉剑。

  但随即,一阵寒风卷起,吹过院里的秃树枝发出了呼号的尖啸,暂且吸引了丧尸们敏锐的听觉。

  趁着丧尸们把头都转向院里的一瞬间,吴宗脚尖点地,两个跨步钻进了医院黑洞洞的大门里。

  吴宗睁大双眼适应了两秒钟才让瞳孔扩张开,看清了大楼里的景象。

  他走到前厅门口嵌着布局图的合金架子旁边,架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倒了,斜着依靠在墙面上,上面的玻璃已经碎了,玻璃碴零散的洒得满地收拾。

  吴宗小心翼翼地搬动合金架子,把它摆正,轻轻地捏出那些碍眼的玻璃碎片放到一旁,整个过程细致有谨慎。

  他不知道这个医院里藏着多少丧尸,他必须在尽量不动手的情况下潜入药房。

  吴宗把脸贴上去,借着门口进来的光看清了布局图,他现在所在的是门诊大厅,门诊大厅往北走是验血室,走过验血室是一个宽阔的通廊,穿过通廊就到了取药大厅。

  不过看起来现在不能排号取药了。

  布局图上并没有标记出储存药物的库房位置,不过吴宗确信它一定不会离取药窗口太远,自己可以先去窗口那边看看。

  打定了主意,吴宗迈步轻轻地走向通廊。

  整个一楼里,除了有几个被锁死的房门里传出轻微地撞门声,吴宗一个乱跑的丧尸都没发现。

  这也是吴宗一直不明白的一个点。

  上一世也是这样,当丧尸群占领了一个地域之后就会迅速散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了“食物”的原因,丧尸们会有组织的迁移到另一个地方。

  这种有组织的迁移在初中生物课本里就讲过。

  “食物匮乏性迁徙”是一般生物都有的特性,当一个地方的食物不足以支撑种群,生物群就会有组织的转移到另一个食物丰富的地方。

  看起来挺正常,但问题往往隐藏在常理之中。

  人当然属于生物,但丧尸却不是,或者说无法界定它们是否属于生物。

  埃文斯博士的检测情况表明丧尸是没有智力的,他们的脑组织活力为零。

  换句话说,丧尸所有的举动都是依靠着中枢神经驱动肌肉组织进行自然反应活动的,而人类肌肉组织根本就不存在食物匮乏性迁徙种特性。

  这样一来平常就变成了反常,没有意识的丧尸在向某个特定的地点进发。

  这就好比你把一百个植物人放在一个病房里,第二天却发现所有植物人都集体躺在了食堂门口一样恐怖。

  他们是一群无意识却有组织的吃人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