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十四章 出声就死

第十四章 出声就死

  夜色逐渐降临,太阳只剩了一丝光晕停留在地平线上,月亮已经隐约可见。吴宗抱着小安奔跑着,地平线的余晖照在他们的背上,在冗长又静默的迎宾大道上拉出很长的影子。

  宽阔的双向十六车道上倒着不少已经散架的高大灯杆,不少七扭八歪的私家车停在路中,像死掉的钢铁兽群一样上面铺了一层薄薄的尘土,零散的几个丧尸缓慢地移动着,喉咙中像是不知疲倦地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吴宗想找一辆卡车,他必须赶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赶到林骁家,因为他知道,晚上的丧尸不仅视力会与白天持平,而且还更有攻击性,在如此宽阔平坦的地方被夜间的尸群发现只有死路一条。

  “哥哥,它们怎么全都不动了?”小安坐在吴宗的臂弯里指着汽车问道。

  “它们,”吴宗一路跑来稍稍有些气喘:“它们累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但是警察叔叔会把他们抓走的,”小安显得有些担心,她不止一次地听爸爸跟自己讲过,乱放在路边的车会被警察叔叔抓走。

  “是吗?”吴宗故作吃惊,逗着小安:“那咱们开着前面那辆大车快走吧,不然一会警察叔叔要来了。”

  说着,他指向不远处一辆大卡车。那是一辆奔驰重卡,纯黑的厚重漆皮上覆盖着尘土却也遮掩不住它的光泽,看起来应该还是辆新车,重型车头后面拖着一截集装箱,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小安被吴宗一脸吃惊的表情逗得咯咯地笑了起来。

  吴宗又回身看了看身后,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去了,他抱紧小安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卡车。

  令人惊喜的是看起来司机跑的很仓促,甚至连钥匙都没拔下来,这省了吴宗不少事,他重新拧开钥匙。

  随着一声轰鸣,奔驰重卡高达五百五十马力的发动机像苏醒的野兽重新运作起来,吴宗把小安放在副驾驶上,替她绑好了安全带。

  此时路上的丧尸也被这里的发动机声音所惊动,像发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敏捷的穿梭过车海,迅速向他们靠过来。

  随着汽车的启动,汽车音响中同时传出了施特劳斯著名的春之声圆舞曲,婉转欢快的协奏交响与外面沉闷压抑的末日格格不入,像是在冰雪中盛开的玫瑰。

  吴宗松开手刹车,朝着后视镜里的丧尸们摆了摆手:“拜拜了您内!”

  接着一脚油门,奔驰重卡像一头出栏的斗牛一样,把扑到车前的两个丧尸撞飞,伴随着小提琴协奏,轰鸣着绝尘而去。

  一路上的路况很复杂,许多车辆都废弃在路上,很难想象灾难发生不到一个礼拜,城市就已经变成了这样,这也足以证明这场危机给人了社会造成了多大的冲击,废弃的车辆让吴宗不得不绕了两条路,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到。

  林骁的家在远郊的一座小山上,是一幢独栋别墅,这里是集雨市的富人区,一幢幢独栋别墅顺着幽转曲折的柏油路星罗棋布在半山腰上,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当然价格也高的吓人,在没有灾变之前,这里可能是吴宗最想住的地方了。

  离着二百米,吴宗就把车停下了,为的就是与住所分离开,避免汽车启动时带来的动静给藏身处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吴宗抱着熟睡的小安走在静谧的曲折柏油路上,他再次掖了掖小安的羽绒服帽子,让她在寒冷的冬夜里尽量暖和一些。

  拐了一个弯,林骁家的别墅就出现在吴宗眼前。

  豪华的三层独栋别墅在夜色下显得越发的庞大,欧式建筑独有的浮雕线条延伸到黑暗中,沉重的云杉木大门上均匀的包裹着透亮的包浆,像一只竖着的巨大眼睛在月光下隐隐发亮,整栋别墅看起来就像个克苏鲁怪物瞪着眼睛矗立在半山腰上。

  吴宗发现三楼里面似乎有隐约的灯光传出来。

  有人?

  吴宗不禁喜出望外。

  他左右看了看按响了门铃。

  过了半分钟,吴宗听到了大门猫眼转动的声音,显然里面有人在查看外面的情况。

  “谁啊?”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厚重的大门里轻轻地传出来,显得有些含糊。

  门外的吴宗没回答,而是又敲了两下门。

  “谁?”

  门里的人提起了警惕,低声呵道。

  门外依旧没人应答。

  过了一小会,就在门里的人想要上楼的时候,外面的人似乎是等不及了,重重地敲了几下门。

  门里的人再次扒着猫眼看去,外面依旧是漆黑一片。

  “操的,”随着一声低声的喝骂,大门打开了一条缝,接着一个带着小绒帽的瘦弱男人探出半个脑袋左右看了看,一双倒三角眼睛贼眉鼠眼地四下扫了一圈:“妈的谁啊。”

  漆黑的夜色下,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三角眼不禁觉得有点后背发凉,急忙关上了门,不住的感觉心里头发毛,刚想跑上楼只觉得脖子一凉,接着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出声就死。”

  有鬼!

  三角眼简直要被吓得魂飞魄散,明明自己一个人下来的,怎么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刚要开口叫唤,嘴巴却被身后这人一把捂住。

  一张脸慢慢从三角眼的脑后浮现出来,像是从黑夜中孵化出的幽灵一样,一柄寒光四射的军刺正架在三角眼脖子的大动脉上。

  “我再说最后一遍,”背后的人压低了声音警告三角眼:“敢叫唤我就扎死你。”

  “喔喔,”三角眼浑身抖得跟筛糠一样,不住地点头,眼泪都快下来了。

  三角眼背后的人正是吴宗。

  原来,在按门铃的时候吴宗就留了一个心眼,他随便揪了一片小树叶粘上唾沫事先贴在了猫眼外面,这样里面的人看向外面才是一片漆黑。

  在听到门里的声音居然不是林骁之后,机警的吴宗蹑足潜踪迅速攀上两米多长的宽敞门沿,把绳索一头挂在门沿的顶端,另一头挂在身上,同时伸下去脚轻轻踢了两下门,为的就是拖住这个人。

  接着,没管里面的人说什么,吴宗像一只灵巧的猫一样凭借着强化的体能和协调性一只手抱着小安,另一只手单手攀住楼体繁复的雕纹路迅速爬上二楼,翻窗户进入了没人的次卧。

  他放下睡眼惺忪的小安,嘱咐她千万别出声,接着把挂在身上的勾爪顺着窗户扔了出去,由于另一头系在门沿上,勾爪借着惯性画了一个弧线撞在了门上,并且重重地弹了两下,像是门外的人在拍门一样。

  对于吴宗这个常客来说,林骁的家简直不要太熟悉了,趁这个空当吴宗迅速潜到了一楼客厅,从背后挟持住了三角眼。

  整个过程缜密迅速,不到三分钟,难怪三角眼把吴宗当成了鬼。

  “你们几个人,”吴宗把三角眼拖进黑暗中低声问道。

  “三……三个,”三角眼的确被吓到了,极力压低自己颤抖的声音,甚至都带了哭腔了。

  “干嘛的。”

  “小,小偷,我们偷偷跑进……唔……”

  没等三角眼说完,嘴巴便重新被捂紧了。

  因为吴宗听到楼上似乎有动静。

  果不其然,随着一声开门声,三楼传来一声低声的骂声:“老三你他妈干嘛呢?”

  “老三?”楼上的人叫了两声,见没人应答,只听一阵皮鞋的响动,一个方脸浓眉的男人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棒球棍子。

  下了旋转楼梯方脸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厅椅子上的三角眼,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刚想开骂,只感觉脖子一阵冰凉,一柄明晃晃的军刺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接着,一张脸如同幽灵一样贴上他的耳朵低声说道:“出声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