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十二章 失踪

第十二章 失踪

  “呃……”

  吴宗一个激灵缓缓睁开眼睛,四肢的无力感和轻微的疼痛通过神经第一时间传达到苏醒的大脑中。

  看着昏暗的白色隔音板子搭建的天花板和镶嵌在其中的节能灯管,吴宗花了两秒确认了自己还没死,至少暂时还没死。

  他想撑着身子坐起来看看,手刚一撑床板,却发现自己像是被束缚住一样抬不起胳膊。他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转着圈打满了绷带,活像一个即将被下葬的木乃伊。

  “有人吗?”吴宗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独立病房中吸音板的效果格外的好,吴宗的声音瞬间就被消磨殆尽。

  他又加大了声音:“柒柒?林骁?医生?”

  依旧没人应答,只有身边的心率监测仪在嘀嘀地发出细微的声响。

  一阵死寂让吴宗的心悬了起来,铮一声手腕处的利刃刺出,吴宗挑开身上的绷带坐了起来,接着一阵头晕袭来,让他险些又一头栽倒。

  吴宗缓了一会四下看了看——

  房间里很昏暗,他隐约看见墙上的静音挂表指向五点三十,看起来应该是下午了。

  手臂上的输液管连接着自适应营养供给器——一种在一八年由阿斯利制药公司研究出的高端智能生命维持系统。

  不过储液似乎已经空了,甚至因为压力变小自己的血液已经通过输液管回流了一小截。

  我躺了多久?

  吴宗皱了皱眉,拔掉针头,穿上拖鞋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继续呼喊着:“你好?有人吗?”

  一边说着,他一般走到门口,伸手去拧门却发现没拧开,他晃了两下把手才发现们已经被锁死了。

  “什么情况?”吴宗自言自语地转动着把手下面的锁。

  随着咯哒一声,从里面锁上的门被拧开,吴宗慢慢地转动把手想要拉开门看看外面的情况。

  就在门把手刚转到一半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门上的长条玻璃外,猛地把身体贴在门上,头撞在玻璃上发出嘭地一声闷响。

  突然出现的黑影吴宗吓得一激灵,退了两步,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个黑影其实是一个士兵,带着头盔紧紧地贴在竖长条的玻璃上,由于天色比较暗,这人像是在贴着狭小的窗口往里看。

  “大哥你吓我一跳,”吴宗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拍着胸口再次走到门前,一边开门一边抱怨道:“怎么不开灯的你们,怪吓人的。”

  说着,左手按亮门口的灯,打开了门。

  随着节能灯亮起,惨白的光打在士兵的脸上,照亮了他那黑洞洞已经没有眼球的左眼眶和已经漏出黑红肌肉组织的脸,血红的牙龈漏在外面,两排整齐的牙齿正在有规律的撞击着发出哒哒的响动,喉咙里发出了咯咯咯的声音。

  丧尸!

  吴宗在看见士兵的脸那一刹那就反映了过来,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股凉气顺着脚底直冲天灵盖。

  打开门的刹那间,丧尸迅速扑了上来,但吴宗毕竟经验丰富,在看见这个士兵不是活人的一瞬间,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同时手腕处的利刃刺出,形成肌肉记忆的身躯几乎没过大脑就摆出了一个防御突刺形态,利刃的尖朝上对准丧尸的下颌,等着丧尸扑过来。

  噗嗤。

  一声刺破血肉的声音响起,丧尸如同吴宗预想的一样正好扑在自己的刃尖上,锋利的薄刃像是切豆腐一样穿过丧尸脑袋的层层肌肉组织,将他的大脑刺穿,沉重的身躯挂在吴宗的刀刃上不动了。

  唰啦,短刃缩回手腕,丧尸士兵的身体应声跌倒,砸在地面上。

  走廊中一阵寒风灌进病房,把只穿了一件病号服的吴宗冻得抖了抖。

  他走上前把士兵拖进来,轻轻地关好门重新锁上,又把灯关上,房间里重归寂静昏暗,只有呼啸的寒风吹动着病房的窗户发出微微的响动。

  吴宗把士兵身上的衣物都扒了下来套在自己身上,接着把只剩一条内裤的士兵扔到独立卫生间里坐回床上,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现在的局面。

  坏消息是刚才从士兵手腕上摘下来的战术手表表明了,自己已经在这里昏迷了将近一个月了。

  自己幸运的没死,完全是靠那个生命维持仪器和自己强化的身体素质挺过来的,吴宗活动了一下四肢,又深吸了两口气,显然强化核所附带的肌体修复能力已经让他破损断裂的骨骼基本长好了,除了还有些痛感以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了。

  肚子里已经打鼓了,吴宗打开床头柜意外的发现里面居然还有几个香蕉和苹果,可惜的是都已经烂了。

  床头写着‘集雨市第三医院’,他又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除了个把缓慢移动的丧尸在没有任何活物,整个三院被厚重结实高达五米左右的双层钢丝网围了起来,显然之前那个特殊行动小组明智的占据了拥有大把医疗资源的医院,把这里当做了临时基地。

  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里只剩了我一个人?

  柒柒呢?林骁呢?老虎呢?

  吴宗拧紧了眉头思考着,这绝不是一次简单的尸变,退一步来讲即便这里遭到袭击,柒柒他们也一定会把自己带走,哪怕是最坏的情况,大家都都没有退路了,依照柒柒的性子死也会死在自己身边。

  但是病房里一点血迹都没有,甚至连打斗的痕迹也没有。

  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让他们消失了?他们又去哪了?

  吴宗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正在此时,床头柜上突然发出了一阵滋滋啦啦的声响,虽然很小,但在寂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清楚。

  那是从士兵身上摘下来的太阳能对讲机。

  吴宗连忙回头拿过来对讲机,把声音尽量往上调大,接着,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伴随着电流声模模糊糊地传了出来:“妈……好……呀……妈妈……”

  虽然这声音断断续续地,但吴宗还是辨认出来这是个小女孩的声音,正在叫妈妈。

  这楼里还有人!

  吴宗眼睛一亮,或许能问问楼里幸存的人这三天到里发生了什么,没准能够找到柒柒他们的线索,想到这,他起身下床把对讲机挂在肩上。

  但是猛然间,吴宗想到了一个问题,刚才自己听到活人的声音一时兴奋居然没想到——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应该是隔着一个门传到对讲机中的。

  这也就意味着有一个和刚才袭击自己一模一样的丧尸士兵就在她门口。

  正想着,肩上的对讲机里突然响了!

  哐!

  伴随着电流声,一声撞击的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来,虽然很嘈杂,但再傻的人也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丧尸在砸门。

  吴宗看了看自己病房那扇三合板的脆弱木门,心中一紧,他清楚这个破门甚至还没有老虎他们宿舍的那个结实,用不了多长时间丧尸就能锤爆它。

  要没时间了。

  吴宗把背包的腰扣卡死,左右活动了一下,不得不说这身作战服还挺合身,确定身上没有绷挂之处吴宗快步推开病房的门,像一只矫健的狸猫钻进昏暗的走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