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九章 意外频发

第九章 意外频发

  没时间了!

  接受了强化的吴宗毫不费力的单手就把老虎拎了起来,站在窗台上一把甩上去。

  还没明白过怎么回事的老虎只觉得身体一轻就被扔了起来,忍不住惊叫一声,手忙脚乱中抓住绳子在半空中晃荡着。

  咔嚓!

  吴宗刚把老虎扔上去只听一声爆响,木门终于顶不住尸群的捶打撕裂开来,丧尸如同出笼猛兽一般疯狂朝吴宗扑了过来!

  本身宿舍就不大,加上丧尸的速度快极了,眨眼之间刚才在外面锤门的那个丧尸就已经扑到了吴宗切近。

  吴宗不敢停顿,双脚一蹬窗台身子荡了出去,堪堪避开扑杀过来的丧尸。

  速度带来的惯性非常大,丧尸来不及收住脚步,蹬蹬蹬趔趄三步嘭得一声撞碎了木质窗框直挺挺地飞出了窗口。

  林骁此时已经带着柒柒翻过了楼顶围栏,毕竟是强化过的身体,带着身材苗条的柒柒对于林骁来说简直轻而易举,他放下柒柒探身向楼下看去,正看到一个丧尸几乎是和吴宗同时从窗口飞了出来,不同的是吴宗挂在了绳子上,而那个丧尸显然没什么智商,像是一个炮弹一样直直地扎出了窗口向楼下坠去。

  但是不出半秒,还在空中的丧尸突然眨眼之间消失了!

  “这什么鬼玩意,”林骁被惊了一下,抬眼迅速一扫,一个熟悉的玩意儿映在他金黄的瞳孔中。

  一下子林骁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知道了为什么那个丧尸一瞬间就消失在了空中——

  一个黑灰相间的变异壁虎正趴在距离吴宗不远的地方,嘴里还嚼着那个倒霉的丧尸,两只眼睛咕噜噜的转动着。

  吴宗离得近,一跳出来就看见了这个棘手的瘟神,好在那个倒霉的丧尸替自己挡了一击,这才让自己没有再半空中就被卷进那个恐怖的血盆大口中。

  虽然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吴宗左手反抓住绳子,脸朝下,双腿半蹲身体呈九十度踩在墙上:“别动,也别往下看。”

  他提醒在自己身后更靠上的老虎。

  不用他说老虎也不敢往下看一眼,他怕自己往下看一眼恐高症发作,一个头晕抓不住绳子就会掉下去,而掉下去最好的结果就是摔死。

  一时间只剩下了涌动着的尸潮那瘆人的呼嚎声。

  吴宗像一个登山桩一样钉在了墙上一动不动,他在等,等林骁。

  林骁从背上摘下军弩,将钢箭别进击发槽里,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瞄准了那只大壁虎。

  咚咚……

  咚咚……

  林骁感觉自己的心跳速率在逐渐降低,目之所及一切都渐渐慢了下来,他扣住扳机。

  “小心!”突然间,身后的柒柒从林骁的背后窜上来,拽住他的后衣领猛地一拉,直接把毫无防备的林骁拽倒在地打了个滚。

  林骁一下就感觉眼前的事物猛然回归了正常的速度,手中的军弩也脱手而出掉在地上,紧绷的弓箭受到震动一下把弩箭击发了出来,只听一声尖啸,锐利的弩箭擦着林骁的头皮钉在了身后的墙上。

  紧接着,一张满是腥臭血液的大嘴扑到了林骁面前。

  天台上居然还有丧尸!

  几乎是下意识,林骁右腿猛地向上一蹬,强化身体的爆发力远远超出了林骁的意料,这一脚直接把这个丧尸踹飞起来,在空中画了一个七八米的弧线重重地砸在地上滚了出去。

  林骁心中一喜,转身就要捡弩,但是他忘了丧尸是没有痛觉的,只见丧尸一骨碌手脚并用爬了起来,四肢同时发力猛地一弹,七八米的距离,丧尸居然不到一秒就又蹿了回来,直直的朝林骁扑了过来!

  这大大出乎了林骁的意料,他用刚捡起来的弓弩慌忙往身前一格,丧尸的冲击力把他撞飞,一人一尸滚去了四五米才分了开来,弓弩再次被撞飞了。

  虽然撞得浑身生疼,但林骁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丧尸也爬了起来,两只没有瞳仁的眼白盯着林骁,脑袋时不时抽搐式地扭动一下。

  见丧尸一时间停下了攻势,林骁不敢怠慢,他紧紧盯着丧尸,一边慢慢地往墙边靠去,刚退了两步,他只感觉后腰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心中立马反应了过来。

  ‘找到了。’林骁心中一喜,伸手就往后摸去。

  就在他伸手摸向身后的一刹那,丧尸也动了,但是像是拥有低级智慧一样,它这次没有扑向难对付的林骁,而是突然扭头扑向了一旁坐在角落里不敢出声的柒柒!

  “宗哥……我快……撑不住了,”老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他的胳膊已经开始微微抖了起来,饶是经常健身的他此时的体力显然快到极限了。

  吴宗的心也悬了起来,上面迟迟不见动静显然是林骁那边也出了问题。

  他们怎么了?尸潮已经到上面了?柒柒怎么样了?林骁自己能应付吗?

  一个又一个问题让吴宗的心乱了起来,他甚至不敢想象上面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

  ‘冷静点,冷静点,’吴宗小心翼翼的吐了一口气,努力暗示自己让自己平静下来。

  事到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吴宗背在身后的左手摸了摸握在手中的雷*管。

  这种老式的引线式雷*管最大的坏处就是需要手动拔开引线才能引爆,由于其强大的威力,这种引爆方式显得非常危险,所以现在一般都采用电子引爆的方式最大限度的保证安全。

  但也恰恰是这种拉线式的雷*管才让现在的吴宗有勇气拼死一搏,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呲——

  吴宗悄悄地在身后拔掉了雷*管的安全线,引线一下就燃烧了起来,吴宗在心里默默地读着秒,心中期盼着卖给自己这种私造雷*管的家伙可千万别骗自己,不然这玩意炸在手里直接就能把自己和老虎炸成一滩血沫子。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即便是大雪纷飞,吴宗还是感觉自己的鬓角流下了汗。

  五……四……三……二……

  一!

  吴宗动了,他掐住雷*管的左手一抖手腕,猛地把雷*管往壁虎的方向一甩!

  几乎是和吴宗同步,变异壁虎也张开了嘴巴,带着倒刺的尖锐长舌像一柄锋利的长矛直直地朝吴宗刺来!

  咚!

  丧尸一头撞在了吴宗给柒柒的背包上,发出一声闷响。

  在从丧尸嘴里救下林骁以后,柒柒就一直缩在角落里期盼这丧尸把自己当成一个不会动的建筑物,虽然她怕极了,但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丧尸,生怕再出什么闪失。

  见到丧尸突然朝自己扑过来,柒柒慌忙把背包挡在身前,纵然丧尸理她有一段距离,但丧尸的爆发力着实强悍,柒柒也是堪堪侥幸挡下了这一次扑杀。

  但问题是是柒柒没有被强化。

  丧尸有力的爪子胡乱的扑抓上来,两下就把柒柒厚实的羽绒服抓烂了,鸭绒像是被鼓风机吹起来了一样飞了出来,和着漫天的大雪一起飘在了空中。

  林骁甚至已经能想象到丧尸撕开柒柒的喉咙,喷溅的鲜血染红雪白鹅毛的画面了。

  但是他没有动,他知道现在上前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林骁深吸了一口气,盯住丧尸,手中握着那根弩箭,脑子里想到吴宗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如果你有把握扔准,飞刀都能钉穿它的颅骨。

  柒柒两下就抵挡不住了,身前的包被丧尸一嘴扯飞,丧尸已经张大了嘴朝她带着眼泪的精致而美丽的脸庞咬了过来。

  电光火石的一瞬,林骁出手了,他甚至没有时间把手臂抬到身后蓄力投掷,而是选择用婚礼上扬花瓣一样的方式,把下垂着的手臂向胸前一带,闪电般地把弩箭带了出去。

  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弩箭尖啸着精准地钻进丧尸的太阳穴,箭尖从另一侧刺了出来,带着强大的惯性把丧尸的脑袋笃地一声死死钉在了墙上。

  丧尸半跪着,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像是挂在晾衣架上的玩偶一样被插在墙上不动了。

  一击毙命!

  林骁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现在他才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满是冰凉的汗水了,他真的不知道柒柒出点什么差错自己该怎么和吴宗交代。

  吴宗!

  柒柒和林骁同时惊醒了,吴宗还没上来!

  两个人赶忙站起身想越过围栏看看吴宗那边的情况,还没等两个人站稳——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吴宗的位置响了起来,强大的音波一下就把大半个宿舍楼的玻璃震碎了,柒柒甚至感觉脚下的天台都微微地震动了一下。

  “阿宗!”

  吴宗扔出去的雷*管一瞬间就被敏锐的壁虎卷进了嘴里,吴宗见状也忍不住大笑一声:“傻逼!”

  还没等他话音落下,只见那只壁虎的身体像是被吹爆的气球一样迅速炸裂开来,猩红的鲜血像是下雨一样混合着烧焦的血肉炸的满天都是。

  吴宗立马就笑不出来了——他可能低估这根雷*管的威力了。

  随之而来巨大的爆炸声几乎要把他的耳膜震破,更要命的是那强力的冲击波直接让吴宗感觉自己像是被砸夯机捶到了胸口一样,爆炸带来的气浪一下就把他顶得飞了起来。

  毫不知情的老虎直接就被冲击波震晕了过去,好在吴宗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他。

  吴宗一阵眼花,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在剧痛中颤栗着,他强忍住胸口翻涌的感觉在空中抓紧绳子努力保持着平衡。

  由于被气浪震飞,他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还将迎来一次和墙壁的撞击,他只希望这次撞击不要把自己撞晕,不然掉下去肯定会被尸潮撕的渣子都不剩。

  撞击比与预想中来的要早,吴宗的耳朵嗡嗡作响,甚至没有听到撞击声,只感觉身体一顿,接着右肩膀一麻。

  糟了。

  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咯嘣一下,然后像是突然脱力一样,手一松身子极速地朝楼下坠去。

  我的胳膊断了!

  吴宗在感觉肩膀传来的那一下震动的时候就已经暗叫不妙,绝境下的他决定用一个最危险的办法保住自己和老虎的命。

  他左手松开老虎,转而用双腿夹住他,同时左手抬起死命抓住绳子,但惯性太大了,坚韧粗糙的攀登绳和手掌的摩擦让吴宗感觉自己的的左手像是捂住了一根烧红的木炭,饶是如此,吴宗也没敢松开半点手掌。

  他咬紧了牙关,腕骨处的金属利刃突刺而出,在墙面上刮出了一路火星加大着摩擦力,硬是往下滑了五六米才堪堪停住了坠落的趋势,停在了空中。

  他抬头看去,那一段绳子已经被自己手掌的鲜血染得斑驳不堪。

  但万幸的是没有栽进尸潮里。

  “吴宗!”林骁长出了一口气,抓住绳子开始把绳子往上拉,吼到:“在坚持一小会!”

  随着绳子一点点的拉动,吴宗和老虎终于被拽了上来,吴宗把晕死过去的老虎扔在一边,咕咚一声趴在了地上,林骁硬生生把两个大男人从三楼拉到六楼的楼顶,体力也透支了,倒在吴宗旁边大口的喘着气。

  柒柒见吴宗没死,忍不住趴在吴宗的胸口小声哭了起来,她真的吓坏了。

  所有人都没说话,只有阵阵的喘息声和啜泣声在大雪中弥漫着。

  此时那声巨大爆炸引来了更多的丧尸,除了门口涌动的大片丧尸,越来越多的丧尸正涌向这里,兴奋的丧尸体力如同无穷无尽,嘶吼着尖啸着,像是磕了药的瘾君子一样加入这场尸潮派对。

  此时的集雨市第二高中宿舍楼,如同被暗流卷动到深海的一叶扁舟,在它的下面密密匝匝发出呼号的人头居然如同无尽浪潮一样,一眼望不到边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