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致命进化 > 第一章 我重生了?

第一章 我重生了?

  痛。

  很痛。

  吴宗感觉自己像是被封闭了所有神经,只有锥心刺骨的疼痛如此的真实。

  从凹陷断裂的后脑开始,这种极端的疼痛一直蔓延到折曲的腿骨,他知道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已经碎的差不多了,皮肉上绽开的伤口遍布了他整个身体,大小不一的伤口正在汩汩地往外流着血,他就像一条被鱼叉捕获的强壮金枪鱼一样躺在透骨寒冷的冰面上,身下能让他得以呼吸的是由鲜血所汇聚的猩红小水滩。

  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跨越两级挑战被称为全能的‘天父’本就是有去无回的决定。

  他费力地吸了一口气,小声地唱起了歌。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他断断续续地唱起《送别》来,他的肺里面已经渐渐渗入血液,吸气的时候还有滋滋啦啦的声音,宛如一个破烂的收音机。

  像是拨开叠着重重尘沙的棺椁一样,太多年了。

  那还是他第一次和柒柒在学校的开学典礼上表演,他拉着手风琴,柒柒唱着歌。

  ‘她多美啊’吴宗想着‘就像一只百灵鸟一样’。

  那时候的天是蓝的,没有厚重昏黄的核爆粉尘;那时候的草是绿的,不会被灌溉上鲜血;那时候的街边还有推着车的老奶奶卖着香草冰激凌,而现在的街边除了破碎的水泥隔离墩和斑驳的铁丝网就只剩下游荡着的腐烂尸体。

  还有柒柒。

  吴宗挣扎着微微抬起头,这几乎要了他的命,他还想最后再看一眼躺在自己胸口的柒柒。

  本来精致美丽的脸庞现在只剩下了一半,惨烈的颅骨龇在破碎皮肉的外面,漂亮的脸颊已经被扯碎了,模糊的血肉糊在她外露的整齐牙齿上,这里的温度太低了,她的血肉上已经结了一层细细的冰碴。

  尽管如此,他依然觉得柒柒那么美丽动人。他哆哆嗦嗦地伸出手盖上柒柒已经残缺破碎的半张脸,像是怕她着凉一样。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他的歌声没停,但是不断吸入肺部的寒流正在将他肺里的血沫冻成冰碴,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今宵……别……”

  他最终还是没有唱完。

  在生命的最后一秒,吴宗在心里问着自己。

  ‘自己曾做的一切,值得吗。’

  他没有等到答案。

  公元2030年,南极聚落,纳瓦冈冰盖上空的漫天大雪被无际的丧尸冲散,呼嚎疯狂的尸潮踏平了人类最后的聚落,全球七十五亿人口无一幸免。

  在地球上存在了七百万年,被称为‘人类’的物种和它所创造的最后的文明,被这场大雪一同掩埋在了冰盖之下。

  短短十年内人类被彻底清除,新的物种登上舞台。

  “我们来看下一道题,1942年,欧洲战场上的哪一场战役被称为二战的转折点?”一片无垠的寂静漆黑中,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吴宗,你来回答一下。”

  吴宗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的面前不是南极的冰天雪地,反而是一大摞厚厚的书本试卷。

  人都说死之前会闪回一生中最怀念的时光看来是没错的。

  吴宗在心里嘀咕着。

  “吴宗同学?”男人的声音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快高考了就先和周公商量商量别再下棋了吧。”

  随着男人的话,教室里的学生们都笑了起来。

  接着,吴宗感到一个手肘拱了拱自己,一个悦耳的少女声音低声呼唤着自己:“吴宗,起来了,老师叫你呢。”

  这个声音吴宗太熟悉了。

  是柒柒!

  他“腾”地一下坐直了身子,扭头看过去。

  吴宗正对上少女精致而白皙的脸庞,一双薄唇涂着亮晶晶的唇膏,高挺的鼻梁上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带着些许的埋怨。

  少女被吴宗吓了一跳,接着拍了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有些抱怨地小声说:“你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

  看来上天在最后的时间中还是眷顾自己的,吴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在闪回中还能看到十年前的柒柒。

  “柒柒,”吴宗睁大了眼,少女的身形在他的瞳仁中像是苍凉无垠沙漠中最后的绿洲,颤抖的手伸向柒柒那如同天鹅一般的白皙脖颈:“我……”

  啪!

  还没等吴宗说完,柒柒一巴掌打在吴宗的手背上,害羞地红着脸嗫嚅道:“你干嘛呢。”

  “咳咳,”老师清了清嗓子,倒也开明:“吴宗同学,秀恩爱完全可以等下课。”

  教室里的学生们哄堂大笑,搞得柒柒一张大红脸很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吴宗看着看戏的同学们,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个课堂上没有饥饿与死亡,也没有阴谋和暴乱,这里有的只是善意的同学,和善的老师,还有自己的一生挚爱。

  有将近八年了?或者十年?吴宗在心里算着,自己都没有像这样轻松地笑过了。

  不如就再做一回十年前哪个好学生吧,他站起来终于回答了老师的问题:“1942年7月17号一直到1943年的2月2号,历时六个半月,欧洲战场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成为扭转二战局势最为重要的一场战役。”

  “标准答案,”老师点了点头:“请坐。”

  但吴宗却并没有坐下,他开口招呼住了走向讲台的历史老师:“老师。”

  “怎么了?”历史老师回过头看向吴宗。

  这位历史老师在平时讲课的时候会时不时穿插自己对于历史和政治的简介,他的课程从来不流于表面,在讲解课程中也会带领学生们在历史的背后探寻那些人性的反思和生活的智慧。

  不夸张的说,他的一些观念深深地影响了吴宗这一生价值观人生观的形成。

  吴宗走出座位深深地向老师鞠了一躬:“学生非常感谢恩师对我的栽培。”

  这一句话反而让老师愣了愣,接着摆了摆手:“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倒谈不上不上栽培二字,不过还是谢谢你。”

  吴宗笑着点了点头回到了座位上,坐下以后托着脸看着柒柒。

  “你老看着我干嘛呀,”柒柒刚才害羞的小红脸刚下去,又被一直看着自己的吴宗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怪。”

  “不怪,”吴宗摇了摇头,接着有些怅然:“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这么看你一辈子。”

  “流氓,”柒柒扭过头娇嗔一句,一边伸出手用力地拧了吴宗的大腿一下。

  “疼疼疼,”吴宗倒吸了一口凉气,龇牙咧嘴的小声叫唤。

  他刚要开口接着说些肉麻的话,却突然反映了过来。

  疼?

  我怎么会疼?

  我不是死了吗?

  “柒柒,”他迟疑地拍了拍柒柒的肩膀,意识到了什么:“你再掐一下我。”

  “你到底怎么了,”今天的吴宗太奇怪了,别是学习压力太大出现什么精神问题了吧,柒柒显得有些担忧。

  虽然不懂吴宗要干嘛,却还是轻轻掐了他一下。

  轻微的痛感,通过大腿外侧的肌肉神经传达到吴宗的大脑告诉他这是真实的触感。

  他一下坐直了身体拿过柒柒的保温杯倒水喝了一口,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食道一直流进他的胃;他又低下头摸了摸地板,瓷砖冰凉的触感顺着指尖蔓延上来。

  他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猜测。

  看来这一切都不是死亡前的闪回。

  “我重生了。”